<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1031_321446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泰坦之殤(二) 阿缺

                    2014-10-31 15:27:16
                         回到住處的時候,日暮已至,整個泰坦森林被暮色籠罩。
                      李川按下密碼,進得屋內,渾身癱軟下來,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了很久。他掏出放虺珠的盒子,放在一邊,然后走向浴室。他身上衣衫破爛,滿是灰塵,兼之渾身酸痛,著實應該好好洗一下了。
                      路過臥室的時候,他耳朵一動,停下身子,頓了頓,遲疑道:“阿芷?”
                      里面的動靜立刻消失了,似乎有人在刻意壓制,連呼吸聲都聽不見了。李川等了片刻,順手抄起腳邊的一根金屬棒,推開房門。
                      棒子從李川手里滑落,在地上叮當亂彈,清脆的聲音在臥室狹小的空間里久久不絕。
                      李川看到了一個穿著純白蕾絲鑲邊連衣裙的少女,在床邊盈盈而立,有些尷尬地與他對視。少女頭發披下,如瀑如流,在肩頭散成好看的扇形,她的眼睛清澈透亮,眸子里映出了李川呆若木雞的摸樣,她的五官在柔和燈光下,精致完美,側臉的弧線柔軟美好。少女背后的窗外夜空純凈得如同琥珀。
                      李川眼里的戒備和疲勞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溫柔,似乎有冰塊從他眼睛里融化,然后溢了出來,在臉上流淌。
                      少女似乎嚇著了,正要說話,李川卻失神地上前一步,喃喃道:“舒原……舒原,你來了……我以為我再也看不見了……”少女下意識地后退一步,背后抵到衣柜,吃驚地看著慢慢走過來的李川。
                      這一刻,李川的眼睛里泛著光,眼神迷離,夢囈般走到少女身前,張開左臂,輕輕抱住了她,道:“舒原,舒原……你知道我有多么想念你嗎?”
                      他的懷抱很輕,剛好擁住她,沒有半分多余的力氣,仿佛稍一用力,便會讓懷中少女像泡沫一樣碎裂。少女眉宇間有些慌亂,可在他環抱中,漸漸平穩下來。她嗅到了他身上傳來的氣息,閉上眼睛。
                      “不要再離開我了,好不好……我們離開聯盟,去向星空,聯盟和帝國的戰斗都不會干擾我們,我們去看美麗的星星……”他的聲音輕輕在少女耳邊環繞,溫熱的氣流拂過她的耳垂,少女心亂如麻,臉上潮紅。
                      “不要離開我了……”他說。
                      少女點點頭,柔聲道:“好的,你放心,我不會離開你的?!?/font>
                      這略帶稚嫩的聲音讓李川猛然驚醒,怔了片刻,他眼里的溫柔褪盡,一絲黑色逐漸彌漫上來。他的臉上雖然還殘留著淚水,但表情和眼神已經冷卻下來。少女看著這種變化,有些莫名,但是她本能地感覺到了危險。她從未見過李川這種眼神,像流血的狼一樣,布滿了近乎瘋狂的陰沉。她忍不住顫抖起來。
                      李川沒有動,他眼中的陰沉濃郁如墨,眼角不自覺地抽動。他的左手拳頭慢慢握緊,青筋暴起。少女終于受不了了,鼻子一抽,便哭了出來,“你干嗎啊,嗚嗚……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試著穿一下而已,我又沒有弄壞……”
                      李川依舊盯著她,好半天,才閉上眼睛,艱難地深吸一口氣,道:“把衣服換下來,出去!”
                      少女兀自哭泣,臉上被淚水覆蓋,在燈下泛著亮光,斷斷續續道:“不就是一件衣服嗎,你這么寶貝!我才不稀罕……”
                      “出去!”李川大吼一聲,震得果屋晃動,屋外棲息的夜鳥紛紛振翅飛出。
                      少女愣住了,呆了幾秒,轉身跑進浴室。她再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一身黃色衣裳了,臉上卻依舊淚痕斑斑。她把連衣裙放在床上,狠狠地看了一眼李川,然后跑出果屋。
                      屋內,李川站了很久,慢慢坐到床邊。保羅跑進來,蹭著他的小腿,他卻沒理會。保羅嗚嗚了幾聲,然后也沉默了。
                      李川拿起床上的連衣裙,放到臉邊,輕輕摩挲,裙子上還帶著余溫,以及一絲淡雅的香味。淚水再次從他眼中流出,落到裙子的下擺上,點點濕痕。
                      “舒原……”他輕輕道。
                      這一夜,李川一直坐著,直到夜色消盡,直到黎明噴薄,直到泰坦樹之間灑滿了碎金般的陽光,直到一陣混亂的嘈雜聲在外面響起來。
                      李川站起身,緩步走到窗前,抬眼望去,看到泰坦居民們都站到了樹干上,舉目向上看。他們目光的盡頭,一道流光徑自滑下,臨近泰坦城時減緩速度,懸浮在半空中。
                      李川木然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變化。
                      那是一架小型航艦,并無特別,但它外部鮮明地印著劍、天平、五指箕張的手、面容憤怒的面具,以及一顆滴血的心臟,看上去詭異非常。泰坦居民們的議論聲頓時小了起來,他們紛紛后退,卻又不愿回到家中,只露著頭,遠遠地打量那航艦。李川看到,他們大部分人臉上都流露著恐懼的神色。
                      航艦的側門開啟,一個高大的身影走出來,冷冷地巡視一眼四周。他臉上流著膿水,鼻眼潰爛,卻渾不在意,大聲道:“坎塔帝國生化部第六軍團使者來此,愿面見恒若星負責人!”
                                                    29508
                      泰坦城的會議室位于城中心一顆尤為巨大的泰坦樹頂端,由大如城堡的樹果挖空而成。自恒若星衰弱以來,這間會議室便不再啟用,而現在,圓環形的會議桌旁坐著兩個人。
                      茶香繚繞,阿黛爾·秦透過蒸騰的水汽,看著一直保持沉默的坎塔使者。她端起茶,輕抿一口,道:“使者到來,是有什么事情吧?”
                      使者點點頭,他臉上的膿水從額角流下,一直流到嘴里,使他的聲音聽上去有種古怪的沙啞,“我代表生化部第六軍團,來此向恒若星球進行勸降,希望恒若星能夠歸順帝國,做帝國在沙斯螺臂星系的后方陣地?!?/font>
                      “勸降?”阿黛爾愣了愣,“我以為憑恒若星的荒蕪貧瘠,是沒有資格加入這場戰爭的。使者大人,你看,恒若星早年因高能礦豐富,還算是有些價值,可如今,整個星球就剩下幾百個小城,里面都是些沒能力去往別的星球的人,以帝國如今的權勢,怎么會看上我們?”
                      使者依舊保持著端正的坐姿,直視阿黛爾,“幾天前,我們截獲了一個由恒若星發向羽京的信息,機械部的人對信息進行了解碼,里面說恒若星已經發現了新的高能礦,含量極其巨大。我們第六軍團一直在沙斯螺臂星系作戰,需要一個補給地。這就是我來這里的原因,我能告訴你的也就只有這些了,再多就超過了我能透露的權限?!?/font>
                      阿黛爾道:“新礦產?我沒有聽說過這個消息,整個恒若星上的高能礦早就被開采掉了,不會留有剩余的……帝國是不是弄錯了?”
                      使者瞇起眼睛,露出狹縫般的碧綠眼眸,寒聲道:“這種話,我不會想聽第二遍的!帝國的科技比人類聯盟要高出幾個層次,尤其是機械部,他們掌握這個宇宙中最先進的技術,破譯出來的信息不會有錯。你們探測不到礦產,不代表我們沒有辦法。如果你不愿意說出礦產的位置,沒關系,帝國自會派人來勘察,你們只需合作便好?!?/font>
                      “可是,恒若星屬于人類聯盟……”
                      使者打斷她,道:“這正是我來的原因——我希望,我們這次談話結束后,恒若星便不再屬于聯盟,而歸順帝國。否則,第六軍團便會來到這里?!?/font>
                      阿黛爾冷笑一聲,道:“這算是威脅嗎?”
                      “不,我沒有威脅的意思,只是想向你表明一下現在的形勢——你不會不知道我們第六軍團的事跡吧?”
                      “我知道,我并沒有老得聾掉。生化部第六軍團號稱‘帝國之矛’,兵力有近一千萬,戰爭開始至今,一直負責沙斯螺臂星系區域的戰斗,也就是恒若星的上方。這幾年里,你們曾獨力打下大角星、猴子星、斬鞍星等七個強盛的星球?!卑Ⅶ鞝柮鏌o表情地道,“你們是很可怕的軍隊?!?/font>
                      使者臉上終于露出了笑意,只是他嘴唇開裂,臉頰流膿,笑起來著實猙獰,“而且就整個戰局而言,現在也是帝國占了上風,我們屢戰屢勝,步步緊逼,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進入羽京了。勝利的天平總會偏向強大的一方。這個時候,恒若星能歸順帝國,無疑是一個明智的選擇?!?/font>
                      “但——恕我直言,以帝國的行事風格,倘若我讓帝國軍隊掌控恒若星,恐怕我的人民日子不會很好過。要知道,帝國在人民心中的印象并不好,尤其是在你們對占領的星球進行大規模屠殺之后?!?/font>
                      “這一點你放心,我們這次發動戰爭的目的,不是為了毀滅人類——當然,如果有必要,我相信大皇帝會考慮這一點的——我們是想進軍羽京,讓帝國的五神器標志再次撒滿整個銀河,光復第三次星際大戰前的榮耀。所以,對于歸順的星球,我們一般不會動用武力,前幾次的大屠殺,都只是因為有人類暴動?!?/font>
                      “那帝國有什么條件?”
                      “只有三個?!笔拐呱斐鋈L著鱗片的手指,“恒若星在名義上承認帝國的統治,年年繳稅;帝國可以派兵無條件地開產星球上的礦產,一旦礦場建立,恒若星的人民都有義務進廠采礦;在這顆星球上,所有與聯盟有關的人,都必須查出來,交由帝國處理!”
                      在戰爭時期,這并不算苛刻的條件,總比那些遭到徹底屠殺的星球要好。阿黛爾端起茶杯,手不停地在杯壁上摩挲,似乎在暖手。會議室一下冷寂下來,使者知道阿黛爾在思考,也不急于追問,只沉默地坐著。一縷茶香在他面前裊裊升起。
                      “尊敬的帝國使者,我只是泰坦一城的管理者,在這件事上,我做不了主?!边^了很久,阿黛爾用客氣而冷靜的聲音說道,“但是我可以召集其余城市的管理者,一起商量一下,然后答復你?!?/font>
                      使者站起來,沖阿黛爾點頭,道:“這樣也好,不過我時間不多,希望你們能夠快一些。我在休息室里等你們的答復?!闭f罷,他轉身往外走,身后的阿黛爾還坐在光線暗淡的會議室里,未曾起身。
                      使者出去后,一個高瘦的青年立刻來到他身前,彎下腰,恭敬地道:“使者大人,我帶您去休息室?!笔拐呖戳怂谎?,這個青年彎著腰,看不清臉,但是——
                         他右手袖子空癟癟的,隨風搖擺。
                      到中午的時候,恒若星其他城市的負責人才陸續到達,依次入座。阿黛爾坐在中間,看著眾人,道:“好了,星球上七十八個大型城市的管理者都來了,會議開始吧?!?/span>
                      所有人都不作聲,上百只眼睛齊刷刷地看著阿黛爾。
                      “既然沒有人先說,就我來吧,現在不是推讓的時候?!卑Ⅶ鞝柊聪掳粹o,全息投影立刻顯現出之前她與坎塔使者的對話,末了,道,“所以我想聽聽大家的意見?!?/font>
                      當影像顯示出坎塔使者時,會議室里的議論聲一下子大了起來,鄰座的都在交頭接耳。盡管他們來之前就大概料到了,但當真正看見這幾年來給人類世界帶來動亂的坎塔人時,還是震驚了一下。阿黛爾冷冷地看著嘈雜的眾人,不再說話。
                      嗡嗡的議論聲持續了幾秒,終于有個中年男人開口道:“秦,你掌管著恒若星最大的城市,應該知道星球上的兵力吧?”
                      “我知道,算上那些中小城市,士兵總數也不會超過三百萬,而且,我們的武器嚴重不足,連人手一柄鐳射槍都不能配齊?!卑Ⅶ鞝柌粍勇暽氐?。
                      中年人交叉著手,道:“能夠向聯盟求援嗎?”
                      “恐怕很困難,這場戰爭中,聯盟已經處于劣勢,接連輸掉了幾個重要的星系戰場。在沙斯這邊也被坎塔帝國的獸化部幾個軍團糾纏著,聯盟估計不會把有限的兵力派到我們這邊來?!?/font>
                      中年人道:“那我們還商量什么?”
                      “吳宇,你的意思是——向坎塔人投降?”
                      “那是自然,形勢比人強,坎塔人兵力比我們強太多,沒必要觸怒他們?!敝心耆藚怯羁聪蚱渌?,“再說了,恒若星早已沒有當年那么繁榮了,羽京的人恐怕都已經忘了我們,他們不關心我們的死活,我們也就不必為他們冒死跟坎塔人抵抗?!?/font>
                      “可是,我們畢竟是人類,是有尊嚴的,背棄同族,臣服異類……這樣不好吧,我們的孩子們都會嘲笑我們的?!币恢皇峙e起來,猶豫了一下,開口道。這話得到了一部分人的贊同。
                      “可是,我們沒有實力來保存聯盟那毫無意義的尊嚴。當年恒若星礦產豐富的時候,聯盟視我們如珍寶,后來礦被采盡,我們就沒了價值。聯盟還說過派一個星球總督來,但是,至今人影都沒看見,肯定是嫌恒若星窮,不愿意來。若說尊嚴,我們自礦產耗盡的那天起,就沒了尊嚴?!眳怯畲舐暤?,眼里盡是悲憤。其他人紛紛點頭,確實,聯盟的勢利早讓很多人心生不滿。
                      先前發話的人沒再吱聲。吳宇正要說話,卻聽另一人道:“要是日后聯盟贏得戰爭,追究起來,那怎么辦?”
                      一人道:“恐怕聯盟勝算不大,現今坎塔人全境出擊,幾年間就打下了聯盟近一半的疆域,我看不需要多久,整個銀河系都要成坎塔人的地盤?!?/font>
                      “可是,這話未免……”
                      “啪!”一聲拍桌聲猛然響起,所有人都安靜下來,轉頭向拍桌的阿黛爾看去。阿黛爾面不改色,頓了頓,開口道:“既然這樣爭論不休,那我們投票吧。對于坎塔使者的要求,是答應,還是拒絕,票數說了算?!?/font>
                      吳宇面上露出喜色,朝其余人環視一周,多數人在向他點頭,看來是贊成他的觀點。
                      投票很快結束,投票結果匯聚在阿黛爾面前的小屏幕上。她看著結果數字,木無表情,良久,她輕嘆一聲,道:“那現在,我宣布投票結果吧,是——”
                      會議室的大門突然被撞開,一個高瘦的人影站在門口,冷眼看著會議桌上的眾人。陽光從他背后照進來,他的臉藏在陰影里,看不分明,但隱約可見一道正流血的傷痕。他的背后背著一個盒子,衣衫有些破爛,右袖空蕩蕩的,被風揚起,上下飄動。他看著吃驚的眾人,道:“慢著,宣布結果之前,我有話要說——你們不能向坎塔人投降!”
                      他的聲音不大,卻足以讓所有人都聽得見。會議室里的人起初有些驚愕,隨即騷動起來,一個人站起來,大聲道:“你是誰,有你這個殘廢說話的份嗎?這是城市負責人在開會!”
                      “我是誰?”人影走進來,在眾人的目光中,他臉色絲毫不變,沉如死水。走到桌子邊上,他猛地掏出一塊黃金色澤的徽章,拍在桌子上,力量之大,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會議桌的晃動。
                         “我,前聯盟都城羽京南城軍區指揮官,管理三萬羽京守軍,領少將銜。我也是現任恒若星軍事總督,職責所至,能在一切情形下掌管恒若星球上所有軍事力量!”人影對著眾人,聲音有如咆哮,“我的名字叫李川!”
                                                     29509
                      兩年前的一個黃昏,一艘破舊的飛船降落在泰坦城中,那天所有人都圍在飛船附近看。等了很久,艙門才打開,一個瘦弱斷臂的年輕人走了下來,暮色在他臉上勾勒出深深的陰影,他看著周圍的人,臉上沉如古井,沒有表情。他什么都沒帶,只是單手抱著一個木箱,腳邊跟著一只很老的黑狗,低著頭,沉默地走過人群,走過無數驚疑的目光,找了一顆沒人要的泰坦果,便住下了。
                      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大家便只把他當作無家可歸四處流浪的人。這樣的人很多,戰爭開始后,經常有星球被整個毀滅,逃出來的人在無盡的宇宙中游蕩,遇到可以生存的星球便留下來。恒若星上的居民,一般不會太過為難這樣的人。
                      這兩年里,李川一直不怎么與別人來往,經常出門,有時候一去就是十幾天,回家了也閉門不出,唯一跟他關系好的人,也就只有年幼的阿芷了,那也只是因為阿芷貪玩,在城外遇險,被李川偶然救下。但阿芷也不清楚他的過往,他也從不談起。就這樣,李川如一顆塵粒,若有若無地出現在泰坦城民的生活里,一直存在,卻不曾讓人記住。
                      唯一真正留意過他的人,可能就是阿黛爾了。她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覺出了不尋常,這個獨臂青年身上有股不可琢磨的氣質,他的眼睛多半時候是無神的,但偶爾,阿黛爾會在里面看到濃郁得快要窒息的陰戾。這讓她緊張,因此也經常限制阿芷與他的接觸——但是,即使戒備,她也從來沒有想到過,李川竟會是聯盟派來執掌恒若星的總督!
                      所有人都被李川的話驚到了。阿黛爾伸手拿過徽章,仔細打量,然后點點頭,道:“確實是聯盟獨有的徽章,暗金打造,做不得假。背后有聯盟特殊語言,寫著‘蒼鷹撼天宇,榮譽即吾命’的字樣。這是鷹形徽章——你是聯盟劍黨一派的?”
                      “對,劍黨領袖斯柯道就是我的老師?!崩畲ㄒ蚕氩坏竭@偏遠的星球上,竟也有人清楚聯盟政治的派系斗爭。
                      吳宇把徽章拿過來,看了幾眼,干巴巴地道:“既然你是聯盟派過來的人,怎么前兩年不出來任職,現在才公布身份?”
                      “我不想插手恒若星上的事情。這是你們的星球,理應由你們掌管,我只是做監督工作,只要不出大亂子,我便樂得清閑?!崩畲ɡ淅涞乜粗鴧怯?,“但是,現在你們想脫離聯盟統治,投降坎塔人,這就越界了?!?/font>
                      “可是,你也知道帝國現在的實力……”
                      “我不管,我的職責是捍衛聯盟的主權。要是有任何人敢在這一點上動心思,我不會放過他的!”
                      “你憑什么?”吳宇站起來,這時他已經冷靜下來了,嘿嘿笑了一下,道,“看來你還不是很了解形勢。你現在面對的是恒若星上的領導人,這里面,沒有一個是聯盟的人?!?/font>
                      “不,你們每一個,都是聯盟的人?!崩畲牫隽怂捓锏耐{,確實,他只是一個人,只有一個徽章,而一旦他們打算叛棄聯盟,便連徽章都會失去最后的效用。但是李川毫不變色,也不去擦臉上傷痕里流出的血,跟吳宇對視著。
                      吳宇真正笑了起來,他相信在座的人里面,有大部分是支持歸順帝國以求平安的。他有恃無恐地走上前,輕拍李川的臉,道:“別說你是聯盟派的總督,就算是國會議員親自過來了,也沒有用。你還是趁早走吧,不然,待會兒,我恐怕真得把你交給坎塔人了,你也知道他們提出的三個條件?!?/font>
                      李川后退一步,把手伸進褲袋里,聳聳肩道:“這么說,你是真的打算背叛聯盟了?”
                      “當——”下一個字還沒有出口,火光在會議室里突然閃現,吳宇整個身子一震,接著便仰倒下去。他的眉頭處,有一個兀自冒著黑煙的小洞,腦漿和血液從里面涌出來。
                      所有人急忙向退去,只有兩人沒動——阿黛爾眼皮跳動了一下,卻依舊端坐著;另一個是李川,他把手里的槍揚了揚,大聲道:“依聯盟例法,在任何情況下,若有意圖動搖聯盟根基者,無論官職大小,皆以叛國罪論處,可立殺之!”
                      誰都沒有看清他是怎么拔槍射擊的,大家回過神來,只看到倒地的吳宇和眼神凌厲的李川。他們畏縮成一團,驚懼地看著李川手里的槍?!澳阒烂?,你殺了恒若星上第二大城的城主?!闭f話的是阿黛爾,她沒有驚慌的神色,連語氣都平淡如常。
                      “我知道,所以我并不指望我有什么好下場?!背龊跻饬系?,他把槍扔在會議桌上,“要是有人認為我不該殺他,可以拿起這柄槍殺了我,替他報仇?!?/font>
                      一個矮胖的管理者立刻撲到桌子上,把槍拿在手里,指向李川,顫抖著道:“你以為你殺了一個人,就可以嚇住我們嗎?我跟老吳是鐵哥們,現在我就要替他報仇!”
                      “等等,如果你想殺我,那再讓我說一句話?!崩畲ㄕ龑@槍口上前一步,鼻尖幾乎碰到了冰冷的槍管。
                      胖子卻比李川還緊張,下意識地后退,喘息了一聲,道:“這將會是你最后一句話?!彼氖种概龅搅税鈾C,但是抖動不已,試了好幾次才扣住。在李川不動聲色的逼近下,他有種自己才是被搶指著的人的錯覺。
                      李川等胖子把扳機扣好,才慢條斯理道:“即使殺了我,你們也不能歸順坎塔人了,因為那個坎塔使者的腦袋,現在正躺在我背后的盒子里?!?/font>
                      此言一出,眾人才真正大驚。此前無論李川怎么威逼利誘,他們都不曾把他當回事,就算他突下殺手,在管理者們眼中也不過是蠻勇而已。但現在,他們最后的退路都被切斷了,卻叫他們如何不驚?還有些人兀自不信,狐疑道:“你真的殺了他?”那個使者體格強健,身體被強化過,怎么看也不像會被瘦削的李川無聲殺害的樣子。
                      李川把背上的盒子取下來,拉開蓋,一顆膿血橫流的腦袋立刻滾了出來,正是那使者?!拔乙彩苄﹤?,不過,先撐不住的還是他?!崩畲ㄉ焓謴哪樕蟼凵蟿澾^,輕描淡寫地道。
                      會議室又陷入了沉寂,沒有人作聲。李川的目光緩緩從所有人臉上掃過,最后道:“放心,也不是沒有退路可想。你們現在依然可以殺了我,把我和這個使者的頭一起送到第六軍團那里,你們努力解釋,或許還有那么一丁點兒可能,軍團長亞虎會原諒你們——不過我聽說亞虎的脾氣跟他的光子炮一樣出名?!?/font>
                      見沒有人答話,李川繼續道:“除此之外,你們就只能聽下一個建議了。就是聽我的指揮,豎起戰旗,抵擋接下來第六軍團的炮火?!?/font>
                      “你是說,讓我們把整個恒若星上的兵力,全部交給你——一個剛剛見面,就殺了我們其中一個城市管理者的年輕人?”一人道。
                      李川點頭道:“這是你們唯一的選擇,我代表聯盟的直接旨意。我剛才殺了他,是為了維護聯盟的權力!如果再有人像他一樣敢意圖分裂聯盟的疆域,我還會再開一次槍,我不會猶豫。至于年齡,雖然我沒有超過三十歲,但我畢業于聯盟軍校,在當年所有畢業生中的綜合成績排名第六,我曾指揮過二十一場戰斗,十六勝三負兩平。在我的檔案里可以查到這些數據。我想,我有資格率領這里的軍隊?!?/font>
                      沒有人再吱聲了,所有人都在沉思。李川耐心地等待著,嘴角慢慢揚起一絲笑意,過了很久,道:“再告訴你們一件事,雖然我們兵力不夠,但并不是就沒有取勝的希望——我已經聯絡了沙斯螺臂星系的軍隊,只要我代表聯盟接手這里的軍隊,不久之后,他們就會派援軍過來?!?/font>
                      管理者們抬起頭來,詫異地看著這個青年。第一次,他們都有了一種挫敗感,在李川面前,他們所有的心思都似乎被看透了,李川的每一句話都針對他們的顧忌而說,令他們步步后退,優勢盡喪。雖然李川在話語間留了退路,可誰都知道,擺在他們面前的,只有一個選擇。
                      “現在你們可以宣布選舉結果了?!崩畲ǔⅦ鞝柨慈?,眉宇間不見一絲得意,依舊沉如古井。
                      眾人都喪氣地垂下頭,阿黛爾輕嘆一聲,道:“贊成拒絕坎塔人的是七十票,四票表示投降,四票棄權?,F在,恒若星馬上投入戰斗的準備中,我們依舊是聯盟的子民!”她面無表情地說著,伸手把計票屏幕上的“11:67”字樣清空。
                      李川敬了個軍禮,雖然用的是左手,但姿勢筆挺標準,語氣剛毅,“很好,十分榮幸與諸位并肩作戰!勝利將屬于我們!”(未完待續)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