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1104_321447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泰坦之殤(三) 阿缺

                    2014-11-04 10:41:38
                         阿芷坐在樹枝上,兩腿晃悠,看著夜幕在這顆星球上拉開。天空中黛藍一片,星星點點的光芒一閃一沒,好像無數只眼睛在窺視。偶爾有巨大的紅光在夜幕遠處閃現,整個天空都被照亮,隱隱有轟隆之聲,如暴雷電閃。阿芷抬起頭,睜大眼睛,瞪著萬千星辰。慢慢地,眼睛里泛出了淚花,將視線模糊。
                      已經很晚了,阿芷卻沒有睡意,奶奶也沒回來,好像在忙著調度城里的防御系統。整棵樹都靜悄悄的,只有枝葉的摩挲聲。身后突然傳來踩在樹干上的腳步聲,有人走了過來,停在阿芷旁邊。
                      “奶奶!”阿芷叫了一聲,回過頭,臉上的欣喜消失,“怎么是你?你來這里做什么?”
                      李川揚了揚手里的盒子,道:“今天是你生日,我答應給你禮物的,你打開看看?!?/font>
                      “誰稀罕你的禮物!你把它拿走,我才不要呢!”阿芷嘟著嘴,轉回腦袋。她的眼睛不自覺地向右下方斜,眼珠都快突出來了,也沒看清盒子的模樣。
                      夜幕下,她的背影有些瘦削,夜風大了點,柔順的黑發飄揚起來。李川有些失神地看著,語氣黯然:“那我走了。另外你奶奶今天很忙,可能不會回來了。你自己弄些吃的吧?!?/font>
                      阿芷有些急了,旁邊的聲息漸漸遠去,她的頭就是不轉過來,好像不聽她使喚一樣。夜寒降下來了,阿芷覺得有些冷,緊了緊衣服,眼淚悄然流出?!八来笫濉f走就走……”阿芷的嘴嘟囔著。
                      “我沒有走啊,我在你后面,你哭什么???”背后又傳來李川揶揄的聲音,似乎有些得意。
                      阿芷知道自己已然輸了,不再堅持,轉過身子,使勁地捶打李川的肩?!拔刮?,別再打了……你的勁兒可真不小。別打了……”李川討饒,把手里的盒子舉起來,“這個當我賠罪,你拿了,就放過我吧?!?/font>
                      “這是什么呀?”阿芷連忙接過盒子,還沒打開就問。她的淚水還掛在臉上,楚楚可憐,嘴角卻揚起高興的笑容。
                      李川道:“是虺珠,你說過的,我就給你弄來了?!?/font>
                      “我還以為是什么呢!原來是虺珠……虺珠有輻射,我要它有什么用?”阿芷有些不滿,卻不放開手中的盒子。
                      “我用粒子對撞器處理過了,不會有輻射了,而且它能每晚發光,穿了線,你戴上會更加漂亮的?!?/font>
                      阿芷取出,虺珠立刻在這凄寒的夜間發出柔和的光芒,如一盞燈,照得兩人的臉上朦朦朧朧?!拔?,真好看。那我就收下了,我原諒你了?!卑④撇豢蜌獾匕羊持榇髟诓弊由?,光芒一下子隱去,頓了頓,她猶豫地問,“可是,我有些好奇,昨天晚上你發那么大的火……那件連衣裙,對你很重要嗎?”
                        李川顯然不愿意談這個話題,站起身來,道:“來,我去給你做飯吃,讓你再嘗嘗叔叔我的手藝。保證今天你撐破肚皮……”
                       “好啊好啊?!卑④迫杠S起來,挽著李川的手,走進屋子里去。
                       李川猶自說著:“吃完了,我開車帶你到城外附近去看看,雖然有野獸,但是很多地方晚上看來會更加漂亮,有會發光的草,布滿了整個山坡;有個池塘的魚會唱歌,往往成千上萬聚在一起,在夜色下歌唱……”
                      “哇,這么好玩?我要去要去。叔叔你今天晚上怎么這么好???”阿芷眼睛里都是興奮的喜悅,笑臉盈盈,仰頭看著李川。李川沒有回答,好半天,才用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道:“因為……這是我能做好人的最后一天了?!?/font>
                       朝陽初升的時候,李川轉過頭,看見阿芷熟睡的臉。她靠在他的肩頭,睡意正沉,眼睫毛上有微微抖動的露水。李川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他替她裹好,拂去眼睫毛上的微露。
                       本來說好了要看五輪太陽同時升起的場面的,可阿芷還是熬不住睡意,兀自未醒。李川小心地把她抱到車子上,開回泰坦城,此時的泰坦城已經炸開了鍋,一片沸騰喧嘩,人們都從家里涌出來,互相商量著什么??吹嚼畲ǖ母】哲囷w過時,他們默契地閉上嘴,眼神奇怪地盯著李川。
                       李川把阿芷抱到床上,替她蓋好被子,然后來到會議室。這里已經被改造成了戰時指揮中心,一個巨大的星域圖在屋子中間旋轉,其上星光點點,坎塔軍隊的標志性紅色已經侵染了星域圖的大部分。恒若星被夾在白色和紅色中間,微小暗淡,像隨時會熄滅的燭火。
                       阿黛爾顯然一夜未眠,兩眼透著微紅,皺紋更加明顯了。她看到李川進來,疲憊地說:“戰勢分析已經備好了,這里將成為作戰指揮中心,由你負責。另外,我已經按你的命令吩咐下去了,讓所有城市的軍隊即刻趕到泰坦城來,但是……”
                       “他們沒有來,我今早在城里看了一下,沒有一個城市軍隊到。這是為什么?”
                       “希尤城的軍隊公然拒絕服從命令,不肯派兵來聽你指揮,其他城市的人就以此為借口,紛紛推諉?!?/font>
                       李川沉吟道:“希尤城?這個城市的軍隊指揮為什么這么大膽?”
                       “因為你昨天殺了一個叫吳宇的人,他原本是希尤城的管理者,而城里的軍隊由他兒子吳浩掌管。你殺了他父親?!卑Ⅶ鞝栭]上眼睛,按著太陽穴,“現在所有城市的人都在觀望,如果你不處理好希尤城的事,恐怕你的命令沒人會服從,即使你是聯盟直接任命的?!?/font>
                       李川點點頭,“嗯,我知道了,這個就交給我處理。你還有一件事要做——收集城市里的泰坦果漿汁,我要所有的?!?/font>
                       阿黛爾不解地看著李川,而李川全然沒有要解釋的意圖,只是道:“執行我的命令,然后你就可以去休息了。有需要的時候,我會再叫你過來幫忙的?!?/font>
                           “那我先走了?!弊吡藘刹?,阿黛爾停下來,看著李川,良久,顫抖著沖李川彎腰,“現在整個星球的命運都握在你手里了,希望你能好好對待?!?/font>
                                                    29632
                       午后的陽光被樹葉切割得零零碎碎,透過窗簾時,只剩下淡淡的光暈。尤斯端起面前一杯酒,蕩起來,酒杯里立刻充滿了淺紅色的漣漪。
                       這是希尤城的一處酒吧,開在樹果上,專供客人晚間來消遣用的?,F在客人不多,老板為了省電,只開了幾盞燈,樹屋里暗沉沉的。尤斯正喝著,突然聽到外面傳來腳步聲,然后,一個高瘦的人影走了進來,徑自坐到他對面。
                       “來,喝一杯……”尤斯有些醺然,沖人影舉起酒杯。
                       “你是尤斯,希尤城的軍隊副指揮?”人影用左手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顯然他并不常飲酒,嗆了一下。
                       尤斯瞇著眼睛湊過去,卻依舊看不清眼前的人影,他的臉隱在燈光照不到的角落。尤斯點點頭,“是我……你來這里難道不是為了喝酒,而是來找我的?”
                       “對,我希望你為我做一件事情?!比擞疤统鲆粡堈掌?,“殺了你的上司吳浩,就在今天,不管你用什么手段?!?/font>
                       尤斯的醉意一下子退去,眼睛睜開,“你是誰?你知不知道剛才這一句話就能讓你死在這里?”
                       “我叫李川,是現在恒若星上真正的負責人。我掌管星球上所有的軍事力量,你應該聽說過我吧?!?/font>
                       尤斯這才看清面前的人沒了右臂,袖子空蕩,“原來就是你殺了老吳。你居然敢來這里,你知道嗎,老吳的兒子已經準備好攻打泰坦城了,他對你可是恨得咬牙切齒?!?/font>
                       “憑他那個莽撞的腦袋和區區五十萬人?”李川的語氣有些鄙夷,“你沒有贊成他吧?”
                       尤斯嘆口氣,“這就是我現在在這里喝酒的原因。但他是我上司,我沒有辦法阻止?!彼氖植粍由裆胤诺奖澈?,啟動了通訊器。
                       “我要是你就不會這樣做?!崩畲\抿一口酒,笑道,“我已經屏蔽了這里的信號,即使你通風報信,吳浩也收不到。另外,外面全部是我從泰坦城帶來的人,現在至少有七柄槍對著你的腦袋,你要是想逃,得先想好?!?/font>
                       尤斯剛抬起的屁股又緩緩坐下,看著李川,舌頭發干,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已經說過了,你去殺了吳浩。這就是我想要的?!?/font>
                       尤斯搖頭道:“不可能,他是我的上級,我這樣無故殺他,違反了軍人的信條。你去找別人吧,你甚至可以自己殺了他?!?/font>
                       “不,我不能留下把柄,殺他的人,一定得是他自己的手下,否則沒有人會再支持我?!崩畲ㄓ痔统鲆粡堈掌?,慢慢把玩,嘴角的陰暗處扯出一抹笑容,“我自然不會讓你白干,你殺了他之后,不但希尤城的五十萬軍隊由你掌管,我還會把恒若星所有城市的聯軍的副統帥職位給你,如何?”
                       “呃……”尤斯眼角抽動,猶豫了半天,“我還是不能答應你,你現在可以殺了我,但是,要我去幫你殺害上級,罪過不小。我不想死了都讓人罵?!?/font>
                       李川霍然站起來,眼睛里光芒閃動,湊近尤斯,臉幾乎都挨在一起了,寒聲道:“聽著,你在試探我的耐心,而你現在知道答案了——那就是,我根本就沒有耐心。我現在只想聽你的回答!”他把手里的照片拍在桌子上,“這是你的家人,一個妻子三個小孩,他們現在正被送往泰坦城。如果在你接下來的回答中,我聽到一個——哪怕一個——我不想聽到的字眼,我就會下令殺了你,然后殺了你妻子和孩子,放火燒了你家那棵泰坦樹!我還會殺了所有跟你熟悉的人,你的鄰居和朋友,我會把他們的腦袋扔進澤斯原,讓龍怪們啃掉。你知道我做得出來!
                           “好,現在,我再問一遍,你到底去不去替我殺掉吳宇的兒子?”

                       臨近晚上的時候,星球上的軍隊陸續來齊,駐扎在泰坦城附近。
                       “總督,這樣做是不是不妥?我們把所有兵力聚在一起,萬一坎塔人直接攻打下來,我們很容易全軍覆沒?!庇人股泶┸娧b,肩頭還殘留著血跡。他的目光所及處到處是灰色軍服的士兵,密密麻麻,如蟻群般列著方陣,有次序地走動著。
                       “太少了,太少了?!泵鎸χ偃f軍眾,李川仍是微微搖頭,淡淡地對尤斯道,“坎塔人的兵力太強,要是我們分散了,跟他們在各個戰場上戰斗,必然會輸。兵力集中才有一絲贏的機會?!?/font>
                       “一絲?”尤斯咀嚼著這個詞,仔細去看李川的神色,發現他臉上古井無波,沒有透露任何心思。
                       李川轉過身,“軍隊調停的事就交給你了,你可以任命自己信得過的人,但是不要?;ㄕ?,否則你都不會活著看到坎塔人的到來。約束士兵們,沒有我的命令,任何情況下都不能發動攻擊?!?/font>
                       夜色到來的時候,整個泰坦城都安靜下來了,只有夜風在城市上空來回呼嘯。尤斯整頓軍務確實有一手,士兵們都靜靜地呆在營地里,枕頭下放著槍械,在極淺的睡眠中度過夜晚。
                       李川站在指揮中心的窗前,俯視泰坦城。宵禁的命令已經發布,整個城市沉浸在一片濃黑的夜色中,樹木站在一旁,軀干隱進黑暗中,只留下模糊的輪廓。這種情形讓李川覺得熟悉,在羽京,他的居所周圍也種滿了大樹,軀干高大,樹葉濃密,樹木在每個夜晚都會變成這樣沉默的巨人。
                       羽京……想起這個詞,李川的眼角就止不住地跳動,仿佛有什么東西正從他眼睛里跳出來。
                      “我會回來的,我失去的一切,我都會親手取回來?!彼?。
                       遙遠的星球軌道處,無數艘大型軍艦漂浮著,偵察機在艦隊中如蜜蜂往來穿梭,帶來從宇宙各個角落里收集到的信息。
                       亞虎是個高大健壯的生化人。事實上,戰爭未開始的時候,他瘦弱多病,往往被同齡人欺負,不敢還手。整個童年,他的名字幾乎沒被人叫過,取而代之的是“亞貓”的外號。后來帝國實驗室招募活體實驗,他第一個報了名,對他來說,死在實驗室里與活在欺凌里,前者更容易接受。結果出人意料,他是少數改造成功的范例之一,不但體能迅速增長,智力也獲得了驚人的提高。他直接被任命為軍團長,指揮一千萬軍隊,替帝國開拓疆域。
                       在接受任命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殺了那些欺負過他的人。他把他們一個個撕成兩半,讓血雨淋在自己頭上,那個時候,他的眼睛赤紅如血。
                       而現在,這種瘋狂的眼神又出現在了他的眼睛里,因為,他面前擺放著一個頭顱。
                       這是他派出去勸說恒若星歸順的使者的頭顱。亞虎的拳頭攥緊,手背上青筋暴跳,忍了半天,他終究一拳捶破了桌子。周圍的將軍們臉色慘白,大氣都不敢出一聲,他們了解亞虎的脾氣,要是遷怒到自己身上,可不是好玩的。
                       “小小恒若星,竟敢如此對待第六軍團的使者!”亞虎寒聲道,“他們真是不打算活了!”
                       在他的考慮中,恒若星偏居一隅,兵力單薄,且多年來跟聯盟沒什么往來,在帝國大勝的形勢下,應該會很明智地選擇向帝國投降。所以派出使者后,他幾乎沒有想過恒若星會拒絕的情況。但現在,恒若星不但拒絕了,而且還選擇了如此決絕的方式。
                       亞虎畢竟掌管著千萬軍隊,也不是血勇之徒,片刻的暴躁后,他冷靜下來,環視四周,“諸位將軍有什么看法?”
                       “直接派兵去恒若星,實行屠殺式進攻,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也給以后敢反抗帝國的人一個警戒?!?/font>
                       “不,這樣欠妥。畢竟那個信息里說恒若星上藏有大量礦產,這對我們很重要。一旦恒若星能作為能源基地,我們在沙斯螺臂星系區域的戰斗就有了源源不斷的保障,不出多久整個星域都會被我們打下。我們就率先完成了大皇帝的任務。憑這樣的功績,說不定大皇帝會把第六軍團也列進‘血牙百團’中?!?/font>
                       “可是若不教訓他們,別的軍團勢必會嘲笑我們心軟無能……”
                       爭議聲在亞虎耳邊響起,嗡嗡不絕,他的嘴角卻慢慢扯出一抹笑容。這表示他已經有了決定,別人的建議不再有用,將軍們安靜下來,看著亞虎。
                       “我們自然不能丟了威風,我亞虎在整個帝國的名聲可是用血建立起來的,但也要考慮到大皇帝的戰略?!眮喕⒌?,“我們放開其他戰場,全力進攻恒若星,但不必展開屠殺,征服他們就行。但是——礦產開采穩定后,我會殺了恒若星上每一個人,為我的名聲再增加一道血染的標記?!?/font>
                       這冷若冰霜的話,讓周圍的將軍們不寒而栗。
                       戰爭開始于兩天后。
                       大量飛船突破了恒若星的大氣層,在云間掠過,一時間,太陽的光輝都被遮蔽了。這樣規模的艦隊是恒若星上的居民從未見過的。他們抬頭望去,只見漫天密密麻麻的黑影,大小不一,迅速而過。天空里布滿了這樣不吉祥的嘯聲。
                       艦隊全部進入大氣后,開始向四周漂移。幾百艘飛船為一隊,撲向指定的城市,在城市附近投放士兵。這種多戰場同時進攻的打法,是亞虎最喜歡的,只需兵力優勢顯著,就能迅速占領大部分城市,并且測試出對方主要兵力的位置,精準打擊,快速攻占整個星球。
                       果然,成功占領城市的消息接二連三地傳來,每占領一座城市,亞虎面前的戰略圖上就亮起一個紅點。據報告,士兵們幾乎沒有遭到抵抗,只遠遠地射擊一下,城市就放棄了防御罩,恭順地迎接坎塔人。似乎太過順利了,亞虎皺起眉頭,看著不斷亮起的紅點,心頭似乎有陰影劃過,總覺得不對勁。漸漸的,戰略圖上被紅點布滿了,只有星球北端的一個城市標注點依舊暗淡著。
                       “這是哪個城市?”亞虎指著暗淡的標注點。
                       一個將軍上前看了一下,道:“是泰坦城,整個恒若星上最大的城市?!?/font>
                       亞虎盯著圖上的泰坦城,舔了舔舌頭,道:“既然知道這是星球上最大的城市,那你派了多少兵力過去?”
                       “三百艘飛船,共計五十萬兵力,是所有分隊中最多的一支。照道理說絕對能干掉一個城市的護衛軍?!睂④娨苫蟮?,“可它現在似乎都沒被攻打下來?!?/font>
                       “也沒有任何消息傳回來嗎?”
                       “是的?!?/font>
                           “我知道了。我說怎么其他城市這么容易打下,原來星球上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在這個泰坦城里了?!眮喕⑿念^的不安消失了,只要知道了對方兵力所在,他便不怕了,畢竟自己擁有近一千萬軍隊,占了絕對優勢,“傳下令去,所有軍隊放棄已經占領的城市,全部向泰坦城進發,天黑之前務必趕到!”
                       殲滅戰已經接近尾聲。
                       李川掃視戰場,滿地鮮血殘肢,有坎塔士兵的,也有人類的。慘淡的陽光照著血肉支離的戰場,穿不透濃重的血色,只留下淡淡的金輝。
                         士兵們正在合圍少量殘余的坎塔人,只有幾萬傷殘的坎塔人,驚恐地看著慢慢逼近的人類戰士。
                       半天前,這支五十萬人的軍隊在泰坦城附近空降,接著如潮水般涌來。他們早就聽說了,別的分隊幾乎不費什么力氣就拿下指定城市,所以以為眼前這座城市也不會有什么劇烈抵抗。勝利似乎輕而易舉,但當他們看到早已埋伏好的敵人從四周猛然涌出時,全都傻了眼。
                       于是戰斗開始。人類有超過三百萬的軍隊,盡管武器裝備落后了些,但絕對的數量彌補了這一點。激光和炮彈在整個戰場上呼嘯往來,炸開了一朵朵血色構成的花朵。李川在遠處觀戰,爆炸激起的亮光一閃一閃,他那隱在陰影里的臉,也跟著一明一滅。
                       圍殲戰很快結束,人類占據了人數與地理的優勢,以不到二十萬的代價,完成了對近五十萬敵軍的殲滅。
                       “將軍,你預測得果然不錯,他們會派一小部分兵力過來試探!”尤斯興奮地道。這是他擔任星球聯軍副統帥以來的首次戰斗,取得這樣的勝利,讓他一張臉都激動得通紅。
                       李川淡淡道:“這是亞虎的慣用打發,要預測出來并不難。不過,這樣以來,我們也暴露了軍隊集合的位置。這正是他想要的。很快他就會帶著全部兵力撲過來了,那才是真正的戰斗?!?/font>
                       尤斯的臉頓時白了下去,他知道第六軍團的實力,全部攻過來的話,會有近千萬裝備精良的士兵。在這樣的優勢下,任何軍事計策都會失去效用。
                       正想著,通訊器里傳來聲音:“報告統帥,殘余的兩萬坎塔士兵已經放下武器了,他們請求投降。請指示是否接受?!?/font>
                       “把他們的武器收集起來,然后再殺掉?!崩畲ê喍痰叵铝嗣?。
                       尤斯道:“為什么不接收俘虜,萬一……”他看了一眼李川,不再多說。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不要再對坎塔人抱有希望了,即使我接受了投降,到最后亞虎也不會放過我們。沒有退路可走了?!崩畲ㄞD過身子,“戰斗結束后,讓士兵們抓緊休息,補充體力,等待命令,很快就會有大戰斗了?!?/font>
                       因不知對方底細,亞虎命令投兵飛船在泰坦城外百里處開始投放士兵。
                       飛船懸浮在天空中,一個個大如城堡,整齊排列。亞虎一聲令下,飛船尾部的艙室咔嚓咬合,緩緩傾斜下來,次第下放。艙室在反重力引擎的作用下緩慢下降,落到地面山時,濺起了一圈灰塵。恒若星土質疏松,有兩個運兵艙落在地面時,著力不穩,陷進地下幾米。
                       艙室里的士兵安靜地看著艙門打開。
                       亞虎沒有待在遙遠的指揮艦里,而是來到地面,眼神凌厲地看著自己的士兵們。他手下全是生化人,雖都口眼歪斜,臉上爛瘡密布,膿水橫流,但個個身軀高大,肌肉健碩,眼神兇狠得如同猛獸。此時他們站成一百個方隊,整齊地分布在廣闊平原上,一股轟天撼地的威勢便撲面而來。
                       亞虎滿意地點點頭,照例他會在大戰開始前說上一大番話來鼓勵軍心,但現在,他只是放開喉嚨吼了一句:“兒郎們,去殺了他們的士兵,然后這個星球所有的東西就是我們的了!”
                           “吼!”怪物嘶嚎般的吼聲從軍隊方陣里爆發出來,整個大地都似震了一震。
                       李川也聽到了這一陣吼叫,但他依舊獨自坐在指揮中心里,盯著面前的大屏幕。
                       門外,所有的將領都焦急地等待著。他們已經知道了坎塔軍隊快速撲過來的消息,都在等著李川下達指令,但指揮中心卻像墳墓一樣安靜,沒有傳出任何話。有幾個人甚至懷疑李川是不是已經望風而逃了。
                       阿黛爾也等在門外。雖然她老成穩重,但在這大軍壓境的時刻,臉色也不由得有些發白。幾個將領小聲懇求她進去問問,哪怕是知道李川確實在指揮中心里,他們也能安心一些。但阿黛爾搖搖頭,示意大家安靜一些。
                       “報告,坎塔大軍已經走出了城西平原,離泰坦城不過七十千米。他們采用步行,如果搭乘飛船,幾乎瞬息即到?!蓖ㄓ嵠骼飩鱽眢@慌的聲音,偵查兵顯然也被坎塔軍隊聲勢浩大的陣容嚇壞了。
                       將領們齊齊向門這邊轉頭,凝神聽了良久,沒有任何聲息。指揮中心里,寂靜如死。
                       過不多久,又傳來報告:“坎塔軍隊行進至泰坦城五十千米外,開始設置攻城器械,休息半小時后又開始行軍,估計天黑之前就能趕到泰坦城。士兵們都在等待指示!”
                       依舊沒有指示傳出來,李川不說話,沒有將領敢擅自發布命令。他們額角都要冒出汗了,兀自等在門外,一個個的眼睛里都充滿了疑惑和恐懼。
                       第三個報告在一個小時后傳來了:“坎塔人采取了急行軍,已離泰坦城不過三十千米!請下指令!”
                       指揮中心的門霍然打開,李川出現在門口,道:“傳令下去!”
                       將領們紛紛舒了口氣,有人略帶興奮地道:“統帥,是不是要士兵準備戰斗?”
                       “不,敵人兵力是我們的幾倍,裝備也精良許多,貿然戰斗肯定會輸?!崩畲ê啙嵉亟忉?,然后道,“叫士兵們列成十個方隊,依次向南撤離!”
                       “什么?”“不行!”“怎么能在這個關口撤退呢!”命令一下,幾乎所有人都在反對,他們等了這么久,萬萬想不到會等到這個撤退的命令。
                       “那城里的百姓怎么辦,軍隊走了的話?”阿黛爾的神色沒有太過激烈,不過眉頭也皺起來了。
                       “放心,坎塔人需要恒若星上的居民來幫助開采礦產,不會輕易對居民們下手的。我們的軍隊一撤離,他們只會跟著我們?!?/font>
                       “可是,即使我們撤離了,定然也跑不過坎塔人。再說泰坦城南邊過了澤斯原,就是綿延起伏的山脈,我們會被堵在那里,讓坎塔人圍殲的!”
                       李川一揮手,悍然道:“我現在指揮著恒若星上的全部兵力!這是我的命令,你們只需要執行就可以了!去吧,叫士兵們帶上我給他們準備的物資,快速撤離?!?/font>
                       眾將皆無話可說,紛紛退下。
                       下面的士兵們得了撤退的命令,也十分不解,尤其疑惑的是,既然要撤離,就應該輕裝行進,但李川給每個人的軍資里都加了一個大罐子,足有二十多千克。這樣撤離起來,速度會拖慢不少。但軍令如山,沒有人敢提出異議,只是默默地背上沉重的軍資,列成方陣,往泰坦城南方撤離而去。
                           此時斜陽萬丈,淡金色的光芒照在這一支匆忙離去的軍隊上,仿佛給一張灰色大幕布抹上了光芒。三百萬的軍隊,在城外平原上,也只是一些奔跑的影子。
                          “他們的軍隊撤離了?”亞虎臉上難掩喜色。本來對方集中兵力這一手,還讓亞虎警戒了一下,以為對方的指揮也是個名將。此時前方來報,說他們的軍隊分十個分隊撤離,他才舔舔嘴唇,笑道,“原來也不過是個膽小鬼,吩咐下去,不用再奔赴泰坦城了,直接追上那支逃跑的軍隊,猛力攻擊!”
                        “軍團長,這,這會不會是個陰謀?”一個年邁的將軍總覺得有些不放心,猶豫了一下,進言道。
                       亞虎揮揮手,道:“人類有句古話,叫一力降十會,說的是在比武戰斗中,只要力氣大,對方的招式再精巧也沒用?,F在我們的兵力是他們的三倍之多,即使他們能布下陰謀,對我們的沖擊也不會很大。況且,現在他們匆忙撤退,士氣大減,正是一舉破之的好機會?!?/font>
                          亞虎不是僅憑蠻勇而已,這番話面面俱到,顯是早有準備。那年邁將軍找不到漏洞,只得點點頭。
                          臨近傍晚的時候,第六軍團追上了逃亡的人類軍隊。
                         “報告,第十分隊被追上,現在陷入了敵軍的圍殺!”通訊器里傳出嘶吼般的聲音,而后一聲慘叫傳來,李川便只聽得到吱吱的雜音了。他周圍的將領們都一驚,坎塔人的速度超出了他們的預計,無數道目光匯聚到李川臉上。
                       “不用管第十分隊了,加快步伐,我們繼續趕路,盡快趕到澤斯原!”李川臉上陰晴不定,他也沒料到坎塔人這般快,居然在天尚未黑時就趕上了他們。他回過頭,從望遠鏡的鏡頭里,他看到了士兵們在屠殺式攻擊下的慘狀——
                       在距離尚有十千米的時候,坎塔人就發動了光子炮,無數流光劃過一道道弧線,準確地落到第十分隊中,爆炸接連響起。夕陽斜暉下,爆起的土塵夾雜著隱約的血跡,宛若一蓬在平原上盛開的蓮。慘叫聲此起彼伏,第十分隊長親眼看見一個士兵在他面前被炸成兩截,上半個身子流著腸子,兀自爬動,去找被炸斷的下半身。這一輪攻擊,就讓第十分隊減少了近三分之一的兵力。分隊長遙望了一眼前方,李川帶著人繼續前行,顯然是不打算回頭反擊了,他苦嘆一聲,知道這個分隊已是棄子。
                       第十分隊不再往南前行,他們轉過身,撐起防護罩,列好陣勢,等待著坎塔人的到來。既然已不可能在坎塔人的攻擊下活命,那么拼死一擊,或許可以給前面的隊伍爭取一點時間。
                       防護罩開啟,雙方的高能攻擊都不再有用,接下來的戰斗就得拼實體子彈的射擊,到了最后,依然是古老的肉搏戰。
                       十千米的距離很快被坎塔軍隊跨越,視線的盡頭,漸漸蒙上了一層黑色。那是潮水般的軍隊,邁著整齊的步伐,向這邊洶涌而來。大地仿佛不堪重負,開始顫抖。分隊長額角沁出豆大的汗珠,握槍的手不斷地松開又握緊,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媽的,見到這么多的軍隊,這輩子也值了!”他大吼一聲,“你們怕不怕?”
                       “不怕!”回答他的是山呼海嘯般的吼聲。
                       “放屁!你們不怕?”分隊長也是一輩子帶領軍隊的人,聲音洪亮,“你們不怕老子可怕得很!這么多敵人,光沖過來就能把我們全殲,你們應該怕!可是,即使怕,也不能退!我們背后有整個星球的希望,我們多撐一秒鐘,他們就多一分希望!我們不能退!”
                       “不退!不退!不退!”士兵們吼得脖子上的青筋都暴出來了。
                       說話間,坎塔人已經進入了攻擊范圍。此時看去,才真正感受到千萬軍隊的威勢,一眼望不到邊的黑色敵人,戰車在步兵周圍轟隆隆行駛,揚起漫天的灰塵。即使隔著灰塵,仍能感受到坎塔士兵那暴虐兇狠的眼神,仿佛嗜血的野獸,目光直勾勾地落在人類士兵身上。
                       “娘的,被他們這樣盯著,真他媽不舒服!”分隊長大罵一聲,隨即下令,“開火,開火!把這些崽子們的腸子給我打出來?!?/font>
                       下一刻,呼嘯的子彈暴風驟雨般疾射而去,被擲出的炮彈帶著長尾濃煙,落到對方陣營里。一時間,血光在殘陽斜照下的平原上次第綻開,似乎很早以前這里就埋下了血色的種子,蟄伏千年,只為了在此時盛大綻放。殘肢斷臂再次紛揚如雨,灑在這片大地上。
                          但是坎塔人沒有停止沖擊的腳步,事實上,經過身體的過度強化,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喪失了對痛覺的感知。少了一條臂膀,與他們而言,只是身體不那么協調了,但分毫未減少心中的殺戮欲望。
                       一株紫色的花在漸晚的天色里舒展,暗送芬芳,根莖搖曳。于它而言,周圍的廝殺只不過是一陣混亂的聲響,就像春雨來臨前的雷聲。它依舊招展著自己妖嬈的身姿——直到一只帶血的腳將它踩進泥土里。
                       接著,千千萬萬的腳踩過它,花瓣跟泥塵和在一起,再也分不開。
                       在炮火的掩護下,坎塔人沖擊到了跟前,暗潮般的軍隊洶涌澎湃,瞬間淹沒了列陣的人類士兵??菜似骄砀邇擅孜?,在人類面前,如同洪荒巨人,他們甚至不屑用槍,只兩手就將人類士兵撕成兩半,然后在潑天的血雨中怒吼如狂。
                       但是沒有人類士兵后退,他們用戰車排成一列障礙,在后面死死抵住。其余人則不時冒出頭來朝離得近的坎塔人射擊。
                       在長久奔跑的蓄勢下,坎塔人的第一波沖擊撞到了戰車上?!稗Z”,厚重的戰車發出嘶鳴,生生被撞得往后橫移,在地上拖出長長的痕跡。抵在戰車后面的人類士兵,只覺五臟如遭雷擊,頭暈目眩,倒在地上,被戰車碾壓而過,血肉模糊。
                       一個坎塔人爬上戰車,不顧三米多高的距離,嚎叫著跳進人群里,兩手各抓住一個人類的腦袋,狠狠地對碰,兩個腦袋西瓜般破開。
                           “肉搏,肉搏,用刀子!”分隊長提著砍刀,猛撲過去,將那個坎塔士兵劈成兩半。還未收回刀,忽覺得頭頂一片黑沉,抬頭去看,只見無數坎塔人已經爬上了戰車,用赤紅的雙眼打量著腳下的人類士兵。
                       “第十分隊已經全軍覆沒!”
                       李川心頭微微一震,但依舊下令加速向南方行去。
                       黑色澤斯原在遠處如同夜色中的海面,暗沉沉的,有一種巨大的吞噬感。李川遙望了一眼,看來還得再跑半個小時才能趕到。
                       但不過二十分鐘,就有悲壯嘶啞的聲音在通訊器里響起:“報告,敵軍已經追上了第九分隊,估計難以幸免……統帥走好!”
                       “不用管了,我們繼續前行!誰敢停下來,格殺勿論!”李川看著周圍神情悲憤的將領們,咬牙道。
                       “可是,這樣跑只會白白浪費力氣,若不停下來,跟他們拼了,還能多殺幾個敵人!”一個將領不聽命令,轉過身去,卻被李川一把揪住衣領,硬生生地拖進戰車里。李川掏出槍來,指著他的頭吼道:“不準停下來,都給我繼續前進!”
                       李川滿臉通紅,眼睛血紅,握槍的手指不住抖動。誰都看得出來,他是那種說開槍就會開槍的人。將領們不再說話,只恨恨地看了他一眼,埋頭前進。
                       斜陽下沉的時候,他們已經來到了澤斯原,遠遠可見到如獸背拱起的山巒,在暮色降臨的時候顯得格外陰沉。天已經漸漸黑下來了。
                       士兵們長途奔涉,此時早已勞累不堪,速度大降。李川突然對周圍的眾將領道:“傳令下去,讓所有士兵把行囊丟下,全部扔掉,然后輕裝跑步,務必在天完全黑之前跑出澤斯原!”
                       “早知道就不要讓我們帶上嘛!”將領們再也忍不住了,紛紛抱怨。
                       “你們與其花力氣抱怨,不如留著它多跑幾步?!睂λ麄兊闹肛?,李川沒有絲毫慚愧,只是冷冷道。
                       于是士兵們終于扔掉了背上厚重的行囊,只提著槍,一個個拼命奔跑。他們出了澤斯原,在夜幕漸濃的平原上跑著,但沒過多久,他們都停下來了,全部呆呆地仰頭望著前方。
                          那些高聳起伏的山脈,將他們的去路完全擋住。
                       “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眮喕⑦h遠地看著被堵住的人類士兵,心中甚是快意。
                       那年邁的將軍見狀,一直懸著的心也放下來了?!败妶F長果然料事如神,這下他們被堵住了,我們必勝?!?/font>
                       亞虎點點頭,下令道:“令前方士兵放慢步伐,我要親自上前線指揮?!?/font>
                       當亞虎帶兵來到澤斯原時,發現了丟棄在原野上的大量物資。他抬抬手,讓軍隊停下來,想了一下道:“讓偵察兵上前查探,測一下這些物資的能量指數?!?/font>
                       偵察兵小心翼翼地上前,在每個行囊上測探,不久之后,他們放下心來,朝亞虎道:“軍團長放心,這些多是食物和飲水,以及一些帶感應裝置的通訊器材。他們丟得最多的是金屬罐,里面裝了液體,但是能量指數正常,屬穩定物質,不會引起爆炸?!?/font>
                       此時天色已沉,茫茫暮色開始籠罩下來,遠處的景物變得模糊,仿佛洇在墨水里。亞虎抬眼望去,人類的軍隊正慌亂地圍在山脈下,即使隔得遠,也能看出他們的恐懼絕望?!翱咕艿诹妶F的下場,正是絕望!”亞虎冷冷地哼了一聲,下令道,“繼續前進!”
                          暮晚昏暗之下,這支軍隊更加顯得可怕,他們的軍服比澤斯原的泥土更加濃黑,鋪天蓋地,仿佛滔天而起的黑色洪浪,在一望無際的原野上奔騰馳騁。
                        “他們來了……”尤斯臉色慘白,呆呆地望著迅速靠近的坎塔軍隊。
                       李川也轉過頭,眼睛藏在夜色中,更顯黑郁??菜婈牶芸炀瓦M入了澤斯原,這代表著他們徹底堵住了人類的退路,他們三面環圍,軍力集中,不斷逼近。人類士兵們都驚恐不已,不自覺地后退,仿佛自己是困在潮水漸漲的孤島上。
                       李川從口袋里掏出一個手掌大的方形小盒,上面有個紅色按鈕。他把盒子拿在手里把玩,半晌,突然問道:“誰帶了相機或是攝影機之類的東西?”
                       周圍的將領都一愣,一個脾氣急躁的跳上指揮臺,揪住李川的衣領,怒道:“媽的,要不是你做出撤離的決定,眼下也不會敗得這樣干脆!老子們都要被你害死了,你還想著那些個玩意!”
                       “???誰說我們敗了?”李川沒有絲毫慌張,掰開那將領的手指,搖搖頭,“那真是可惜了,你們要是沒有相機,那接下來的場面就不能記錄下來了,你們向別人炫耀的時候,就少了最直接的證據?!?/font>
                       “什么?炫耀?”眾將領更加迷糊,看著一臉遺憾的李川。
                       “就是炫耀這個!”李川按下手上小盒的按鈕,然后揮手直指坎塔軍隊。
                       隨著按鈕被按下,遠處的澤斯原上發生了一些小小的變化——那些被遺棄物資中的金屬罐,在感應裝置的作用下,前段的封口同時移開,液體流出來,迅速滲進干涸的泥沙里。
                       坎塔軍隊被突然從罐里流出的液體嚇了一跳,紛紛躲避,只是那液體色澤青碧,清香彌漫,聞著就讓人口舌生津。一個膽子大些的士兵將罐子抱起來,小心地喝了一口里面的液體,頓時頭清目爽,便再猛吸一大口。其余坎塔士兵見這不是毒液,也依樣把金屬管抱起,埋頭痛飲。
                          亞虎大喝一聲:“放下,這不過是飲料而已,等你們把人類軍隊干掉了,想喝多少就有多少!”他御下嚴格,一聲令下,所有士兵便都放下了金屬罐,繼續前進。金屬罐被扔到一邊,液體都流了出來,整個澤斯原幾乎都被浸濕了。
                       李川身邊的將領張了張嘴,喉頭發干,道:“難道這就是你讓我們看的?你想用酒賄賂坎塔士兵,讓他們喝醉,然后就不打我們了?”
                       “那不是酒?!崩畲ㄩ]上眼睛,手指一下一下地敲打著腿部,約莫十幾下后,雙眼猛然睜開,“開始了!”
                       仿佛為了印證他的話,澤斯原上突然響起了一聲沉悶的嘶吼,大地顫抖,泥沙簌簌抖動??菜勘念^一震,屏住呼吸到處張望,卻見暮色蒼茫,四野昏暗,荒原上除了這支軍隊以外,連棵樹都沒有。一時間,荒原上寂靜得連腳下的沙子互相摩擦的聲音都聽得見。
                       等等,泥沙在摩擦?亞虎閉上眼睛,仔細去聽,他周圍的人大氣都不敢出一聲。他們腳下的泥沙確實在高頻地抖動,仿佛大地之下,正有什么東西蠢蠢欲動。
                       “吼!”又是一聲嘶吼,這下坎塔士兵們聽清了,正是從地下傳出來的。
                       泥沙的抖動加速了,無數個漩渦開始形成,越來越大,泥沙不住地往下掉。
                       “不要慌!各自散開,別靠近這些漩渦!”亞虎也被突然出現的漩渦嚇了一跳,但軍團長的職責讓他冷靜下來,迅速調度軍隊。
                       漩渦太多了,幾乎布滿了整個荒原的中部,怕不下數萬個。泥沙被吞進去,漩渦慢慢擴大,互相連接,成了一個直徑數百千米的巨大黑洞。來不及躲開的士兵紛紛慘叫著掉了下去,瞬間消失在黑洞的陰影里,慘叫聲也戛然而止,仿佛連聲音都被吞噬。
                       其余士兵小心地站在黑洞邊緣,舉著槍,死死盯著里面,但黑暗遮蔽了一切。
                       那種不祥的感覺又出現在亞虎心頭,像揮之不去的陰影。他正要說話,卻被黑洞里突然發出的無數點幽綠光芒堵回去了。黑洞被那些幽綠的光點照亮,露出了里面藏著的巨獸!那是數十萬只身軀龐大的獸類,頭生三眼,大如水缸,額上長著尖角,脖頸長達五米,背有巨翅,宛如傳說中的惡龍!
                       “澤斯龍怪!”亞虎隱約聽說過這種惡獸,心頭暗暗叫苦,要是早知道這里竟是藏有數十萬龍怪的龍巢,他定然不會把軍隊全部開過來。
                       空氣中飄蕩著淡淡的清香味,但也無法抵消龍巢里涌出的惡臭,亞虎下意識地捂著鼻子后退兩步。龍怪們抽動鼻子,三只眼睛像是充血般赤紅,它們猛地齊聲嘶吼,張開翅膀,朝坎塔軍隊撲去。
                       “開火開火,殺掉這些怪物!”亞虎當先一槍,高能光束擊在不遠處一只龍怪的胸腹上,卻未能擊穿,龍怪怒嚎一聲,猛撲而下,將十幾個來不及躲開的坎塔士兵壓成肉泥,然后張嘴吐息,一股火浪噴出來,橫掃周圍的士兵。
                       火焰照亮了亞虎悲憤如狂的臉。他朝四面看去,只見龍怪們已經沖進了陣營,將自己的士兵們沖得七零八落。有的龍怪仗著皮粗肉厚,在士兵集中的地方肆意咆哮,橫沖直撞;有的龍怪則振翅低翔,在混戰雙方之上掠過,冷不防噴出一口火焰,便將身下數十個士兵燒成焦炭,連慘叫都來不及發一聲;還有一些龍怪,藏于地下,從土里伸出頭顱,咬住幾名士兵,迅速拖進地底。
                       坎塔士兵在最初的慌亂之后,也反應過來,端槍掃射。但龍怪皮厚如甲,渾身尖刺,受幾十次槍擊才會不支倒地。
                      這種場面是亞虎萬萬沒有想到的,從地下冒出的龍怪們個個狀若瘋狂,見人就殺。它們數量不到五十萬,遠不及坎塔軍隊,但每個都身軀高大,巨爪堅硬有力,難道這些士兵是經過肉體強化的,也擋不住龍怪的一踏一咬。最可怕的是龍怪的噴火,高溫火焰在如此近距離的搏殺上,簡直無可抵御。
                       整個荒原都被火焰照得一明一暗。
                       亞虎抓起通訊器,對著軍隊后方的戰車部隊吼道:“快用重型光子炮彈,瞄準怪物,給我打!”
                       “可是,現在怪物跟我方士兵混戰,過于密集,而重型光子炮威力太大,恐怕會傷到我方士兵!”通訊器的另一邊,傳來猶豫的聲音。
                       “按我說的做!不然我們會全部死在這里的!”
                       戰車部隊快速開進戰場,列成一排,炮口對準戰場上的龍怪們?!芭椤?,所有戰車同時開炮,數百道流光劃過不同的弧線,準確地落在龍怪身上,熾烈的白光一下子湮沒了龍怪和他周圍十米內的士兵,白光消失后,地上只剩一個大坑。光子炮是亞虎最愛的武器,威力巨大,別說龍怪,就是鋼鐵也能炸得灰飛煙滅。
                       這一輪攻擊,便讓數百龍怪斃命,也殺死了近五千亞虎自己的士兵。亞虎一咬牙,知道現在不是心疼的時候,大吼道:“再開炮!”
                       龍怪們怒吼如狂,如此駭然的攻擊,只能激起它們更大的兇性。它們也并不笨,靠近戰車的龍怪們紛紛棄了士兵,巨翅一揚,猛撲戰車。第二輪炮轟已然發出,空中的龍怪被擊中不少,但仍有幾百頭逼近了戰車,悍然吐息,高溫烈焰如長虹貫日,順著炮口噴進去,戰車里立刻傳來慘叫,里面的炮彈被引燃,整個戰車轟然炸開。還有的龍怪干脆在空中便收起翅膀,接著重達千斤的身體直接砸中戰車,戰車在這般巨力猛砸之下,瞬間變形。不過一會,所有的戰車都在龍怪的攻擊下變成了廢鐵。
                       “軍團長,您快走吧!這里撐不住了!”亞虎的副官一把抱住他,將他往身后的飛車上推,“我給你殿后!”副官眼見形勢危急,一頭龍怪被亞虎身上顯眼的將官服吸引了,正撲過來,情急之下,連稱呼也變了。
                       亞虎被推進飛車里,只來得及回頭看了一眼——那副官舉槍射擊,擊中了龍怪的脖子,但隨即便被狂吐而出的火焰吞沒了。
                       飛車在駕駛員的操縱下,疾速升空,連龍怪們也追不上。
                       已經有士兵知道戰局已定,不再奮戰,慌忙逃進其余的飛車里,匆匆離開戰場。有一輛飛車因為載人過多,上升不及,被追來的龍怪一口咬住后翼。龍怪脖頸用力,甩頭將飛車向下擲去,摔成一團火焰。
                       “停下來!我不能走!”亞虎看著自己的士兵們驚慌潰逃,兩眼欲裂,大聲道,“放我下去,我不能毀了第六軍團的名聲!”
                       “軍團長,第六軍團已經沒有了!”駕駛員用同樣的聲音吼道。
                       亞虎一愣,朝下看去,整個荒原之上,到處是沖天而起的火光,那是人尸和龍尸在燃燒。原先浩蕩無邊的軍隊,現在被分割成無數個戰團,出于恐懼,往往幾百個坎塔士兵會不自覺地聚在一起,而這正好給了龍怪一舉焚燒的機會。龍怪們損失也不小,空中不時有龐大的身影被擊落,重重地砸在地上。
                       慢慢地,勝利向龍怪們那邊傾斜,久戰之下,它們沒有絲毫力竭,依舊三目血紅,狂吼連連,毫不保留地把火焰噴在每一個還站著的坎塔士兵身上。
                       此時也近午夜,天幕上出現了點點星辰,星光照耀下來,亞虎只覺得整個身體漸漸寒涼下去。
                       “不!”他猛地大叫一聲,一拳打倒那駕駛員,操縱飛車向下降去,“我是第六軍團的領袖,我要跟我的部隊在一起!”
                       他把飛車停在一只正在啃咬士兵尸體的龍怪上方,抄起一把長近一丈的大砍刀,直接從空中跳下,揮刀直劈!挾著千鈞墜勢,他的刀精準地劈在了龍頭尖角的空隙,刀光一閃而沒,龍怪的頭顱竟被劈成兩半。
                       “??!”亞虎渾身浴血,舉刀狂叫。
                          他的叫聲吸引了附近的三頭澤斯龍怪,它們吞吐著火焰,慢慢向亞虎靠近。
                       “你們用不到六十萬的代價,消滅了坎塔帝國生化部第六軍團,整整一千萬部隊,這難道還不值得向別人炫耀嗎?”在所有將領目瞪口呆的時候,李川悠然道。
                       他們站在遠處,親眼看著軍容強盛的第六軍團在噴火巨獸的陰影下全軍覆沒的場景,心里震驚之余,也不由有些僥幸?!跋氩坏綕伤过埞诌@么厲害,只有幾十萬頭,卻能覆滅一千萬生化部隊。幸虧我們沒碰見它們!”尤斯慘白的臉色總算恢復了紅暈,咋舌地看著遠處漸漸止息的戰場。
                       此時勝負已定,將領們都放下心來,先前對李川惡語相向的幾個人,臉上掛著慚愧的神色,低頭不說話。李川沒有為難他們,只是下令讓全軍留在這里,千萬不要進入澤斯原,待天亮后再去清理戰局。最后,他道:“各位,你們剛才經歷了一場足以記載進史冊的戰役,第六軍團的覆滅,不但可以使恒若星球幸免于難,也使得沙斯螺臂星系的戰情得到緩解。聯盟的光榮榜上會有在場的每一個人的名字!”
                       尤斯興奮得握緊了拳頭,抬頭去看李川,卻驚訝地發現,李川的眼睛里黑郁平靜,沒有任何高興的神色。(未完待續)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