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1204_321452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千年瓷緣/楊穎

                    2014-12-04 11:36:17
                        靖康二年的一個夜晚,青兒進屋前,抬頭望了一眼天空,深藍的天幕上,一顆碩大的星星顯得格外奇異,它已經存在了好幾個月,即使在白天,其他星辰全都隱沒的時候,它依然高掛天空,像只詭異而不知疲倦的眼睛,冷冷地俯瞰著人世。
                        “天現異星,怕是人間的劫數??!”身后傳來阿爹的嘆息。
                        阿爹本是官窯的制瓷師傅,金兵攻入中原后,官窯盡廢,阿爹便帶青兒來到這偏遠的清涼村躲避戰禍。
                        天邊層云涌動,遮蔽了月色,夜風獵獵,吹得衣襟鼓蕩,寒意陣陣襲上心頭。阿爹拔腿進了屋,青兒也跟著進去,正要關門,卻突然看見遠處走來一人,身影隱在黑夜中,唯有一雙眼睛熠熠有光,像冬夜閃爍在天際的寒星,穿透濃黑的夜色,帶給青兒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請問周師傅在嗎?”那人走到門外,客氣有禮地詢問。
                        “你找我阿爹干什么?”青兒手中擎著一盞飄飄搖搖的油燈,警惕地打量著對方。來客是個頗為清瘦的年輕人,面帶病容卻目光極亮,笑容誠摯而充滿善意。
                        “我想跟他學手藝?!蹦贻p人說。
                        “這兵荒馬亂的,活著都不容易,還學什么手藝?”身后傳來阿爹不以為然的聲音。
                        “原來您就是周師傅!”來者趕緊沖阿爹行了個禮,態度十分恭敬,“正因為兵荒馬亂,所以才要想法子把汝瓷的工藝傳下去,難道周師傅忍心讓這門技藝從此失傳?”
                        “我的手藝不會傳給外人,你走吧!”阿爹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風突然烈了些,火光搖曳著,在年輕人失望的臉上投下如黑蝶一般凌亂的光影。青兒歉意地沖對方笑了笑,關上了大門。
                        門扇合攏的一剎那,她看見年輕人眼中的光芒瞬間暗淡下去,就像被勁風撲滅的燭火。
                        第二天清晨,曙光微露之際,青兒和往常一樣打開門,卻驚訝地發現年輕人正蜷著身子靠在墻角打盹。原來他并未離去,竟在門外守了一夜。
                        聽見聲響,年輕人急忙站了起來。初冬的天氣已頗有些寒意,他凍得嘴唇青紫,原本削瘦的面容越發蒼白,身上的長袍也顯得空蕩蕩的,單薄得像風一吹便可以揚起的柳葉。然而他的眼睛依然充滿神采,里面有種堅若磐石的執著,像暗夜那一點不滅的星光。
                        “我阿爹是個很固執的人,他既然不肯答應,你待在這兒也沒用,還是回去吧,這么冷的天,別凍壞了身子?!鼻鄡喝崧晞竦?。
                        年輕人卻只是笑笑,什么話也沒說。青兒拿根扁擔穿過兩個木桶,正打算去井邊挑水,年輕人卻不由分說地搶過水桶,挑了滿滿一擔水回來。
                        這時阿爹走了出來,瞅見年輕人,不悅地皺起眉頭,“怎么還沒走?”
                        年輕人垂手笑道:“我流落此地,早已無家可歸,還望師傅收留我,不學手藝,當個普通小工也行?!?/font>
                        “瞧你這弱不經風的模樣,哪里干得了粗活!”阿爹冷哼一聲,背著手走了。
                        年輕人不以為意地笑了笑,依然不肯離去。如此過了幾日,他人倒是勤快,瞅見青兒家有什么活,就搶著幫忙干了。阿爹原本對他沒什么好臉色,但見他機靈能干,又有青兒幫他求情,終于勉為其難地收下了他,手藝是不肯教的,只把他當長工一樣使喚,而他只知埋頭苦干,竟毫無怨言。見他勤懇如牛,青兒便取笑地喚他“阿?!?,他也欣然接受。
                        阿爹有時閑來無事,也跟他們講講以前在官窟制瓷的情景?!霸蹅內旮G的瓷器,工藝十分考究,釉色呈現出獨特的天青色,溫潤柔和,如珍珠美玉,隨光變幻,妙不可言!”
                        兩人聽得一臉神往,阿牛更是兩眼放光,問:“周師傅,您手藝這么好,為什么不再燒制汝瓷?這樣一件瓷器可價值連城呢!”
                        青兒也贊同地連連點頭,阿爹現在只燒些日常用的普通瓷器,賣不了幾個錢,僅能勉強糊口而已。
                        “傻小子,汝瓷要以名貴瑪瑙入釉。以前是官家提供原料,燒制的瓷器僅供御用,就連次品也要打碎掩埋,不許流入民間?,F在我雖然有這門手藝,卻到哪里去找瑪瑙?別再癡心妄想了!”
                        青兒和阿牛不約而同地嘆了口氣,一夜無眠。第二天一早,青兒發現阿牛不見了,告訴阿爹,阿爹也不以為意,說那小子知道學不了手藝,自然待不下去,走了也好。然而青兒心底不知怎的,竟隱隱有些失落,每日開門時,都會不由自主地朝墻角掃上一眼,卻再也沒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日子越來越艱難,宋室南遷后,戰火依然未熄,這動蕩不安的年月,普通百姓誰還愿用易碎的瓷器。眼見生活無以為繼,阿爹不得不叫上青兒,開墾了兩畝荒地,種點糧食維持生計。
                        日子就像被磨盤碾著,緩慢地磨去了大半年。有一天,阿牛突然回來了,還背著個碩大的包裹,進屋后便掩上門,叫來阿爹和青兒,神秘兮兮地打開包裹,竟是滿滿一包的瑪瑙。
                        “你打哪兒弄來的?”阿爹一臉震驚地問。
                        “實不相瞞,我曾得一位異人指點,學會了尋找礦脈的方法,這些瑪瑙便是我翻山越嶺找到的礦藏?!?/font>
                        “你既有這樣的本事,可享一世富貴,何必還要來跟我學手藝?”阿爹疑惑不解地盯著他。
                        “我仰慕汝瓷工藝,實在不忍心見它失傳,還望師傅成全!”見阿爹沉默不語,阿牛又懇切地說,“汝瓷一直被官家控制,民間會這手藝的師傅太少,再加上瓷器易碎,又需瑪瑙入釉,在這兵荒馬亂的年月,這門技藝要傳下去太不容易,難道師傅忍心讓千年以后的人們再也看不到汝瓷?”
                        聽了這句話,青兒眉心一動,望向阿牛的目光多了幾分奇異的光芒。
                        阿爹沉吟了半晌,方道:“我的手藝從來不傳外人。這樣吧,你娶了青兒,成了我家的人,自然就可以把手藝傳給你了?!?/font>
                        此言一出,兩人的臉頓時都紅了。青兒狠狠瞪了阿爹一眼,后者呵呵笑著說:“丫頭,爹還不知道你的心事?這大半年,你整天魂不守舍的,還不是在想著這傻小子!”
                        “爹!”青兒臉紅得像要燒起來,跺跺腳,一扭腰,跑回里屋去了。
                        阿牛卻怔怔地呆站著,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不喜歡我家青兒?”見他猶豫,阿爹喝問道。
                        “不,不是的,我很喜歡青兒,只是——”阿牛臉上現出矛盾掙扎的神情。
                        “既然喜歡,就別再廢話,難道你不想學手藝了?”阿爹瞪圓了眼睛,嚴厲地說。
                        阿牛身子一震,突然抬起頭來,似乎下定了決心,“我愿意娶青兒,多謝師傅成全!”
                        “還叫師傅?”
                        “爹!”阿牛響亮地喚了一聲,阿爹捋著胡須,瞇著眼滿意地笑了。
                        過了幾日,兩人拜堂成了親?;楹蟮牡诙?,阿爹就開始正式傳授他倆燒制汝瓷的技藝。
                        阿牛和青兒都學得格外認真,幾乎達到廢寢忘食的地步。兩人大部分時間都耗在窯中,仔細琢磨著每一道工序,手藝越來越嫻熟,半年以后,已經能夠燒制出比較像樣的瓷器了。然而阿爹看過他們的成品后,卻總是搖頭,說:“汝瓷講究‘青如天,面如玉,蟬翼紋,晨星稀’,你倆還差點火候?!?/font>
                        這日,阿牛在窯爐旁待了一整夜。天明時分,青兒找到他時,他的臉上糊滿了黑色的煙灰,卻咧開嘴角,笑得格外開心。
                        “青兒,你瞧!”他小心翼翼地將手中捧著的瓷盤遞給青兒。那盤青色淡雅、溫潤如玉,魚鱗狀的開片,釉面有珍珠般的亮點,正是瑪瑙的結晶體,形成寥若晨星的奇觀。
                        “太美了!”青兒愛不釋手地摩挲著,贊嘆不已。
                        “咱倆成親這么久,也沒送過你什么禮物。這是我燒出的第一個滿意的瓷盤,就送給你吧!”阿牛深深望著她的眼睛,輕聲道,“汝瓷可以千年不朽,我對你的愛,也一樣!”
                        “阿牛哥……”青兒心中一陣悸動,眼底浮起朦朧的水汽。
                        阿爹看過這件瓷盤后,驚訝地說:“好小子,沒想到你竟學得這么快,已經可以出師了?!?/font>
                        阿牛一愣,臉上霎時淌過復雜的神情。他望向青兒,眼中有難以察覺的不舍,“我覺得……我要學的還有很多?!?/font>
                        又過了幾個月,阿牛燒出的瓷器已經可以跟阿爹媲美了,然而他的情緒卻越來越低落,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每次青兒問他,他卻總是欲言又止。
                        這一天,阿爹不在家,門外響起貨郎的叫賣聲。青兒想著家里針線不夠用了,便叫上阿牛,陪她一起去瞧瞧。誰知那貨郎一見阿牛,竟然神色大變,驚恐地大叫一聲“鬼呀——”,扔了貨挑,跌跌撞撞地跑了。
                        阿牛臉色甚是難看,青兒小心翼翼地問:“阿牛哥,這是怎么回事?”
                        阿牛嘴唇動了幾下,想說什么,卻終究沒說出來。不一會兒,那貨郎就帶著一幫村民,拿著鋤頭棍棒等家伙,氣勢洶洶地朝這邊跑來。
                        “就是他!”貨郎指著阿牛說,“我以前在鎮上見過,他本是張員外家的少爺,前年病死了,家里正在做法事,尸體卻突然站了起來,把張員外一家嚇了個半死,然后就逃得沒影了。法師說,這叫鬼上身?,F在鎮上的人都在到處找這妖孽,沒想到竟躲到這兒來了?!?/font>
                        “快,把這妖孽綁起來,丟河里淹死,免得他再去害人!”村民齊擁而上,把阿牛綁了個結結實實。
                        “不,他不是妖孽,也沒有害過人,你們一定是弄錯了!”青兒哭著上前阻攔,卻被人死死拽住,其余的人則扛著阿牛朝村外的河邊走去。
                        突然,遠處的大地震動起來,伴隨著如雷的馬蹄聲和一片混亂的哭喊聲,“金兵來了,大家快逃??!”
                        霎時間,村里雞飛狗跳,村民們再也顧不上阿牛,把他往地上一扔,就紛紛逃命去了。
                        青兒手忙腳亂地解著阿牛身上的繩子,馬蹄聲越來越近了,金兵猙獰的面容已清晰可見?!扒鄡?,快逃,別管我!”他焦急地說。
                        “不,我絕不會丟下你!”青兒奮力解開繩子,阿牛一把拉住她的手,就朝后山跑去。
                        金兵已經發現了他們,利箭如雨般射來,“青兒——”他大叫一聲,把她撲倒在地,一陣劇痛從背后傳來,幾支長箭深深插入了他的后心。
                        他眼前一黑,空氣中有了異樣的波動,像是正醞釀著某種巨大的能量。
                        “阿牛哥!”青兒撲在他身上,失聲痛哭。
                        “青兒,答應我,一定要好好活著,把汝瓷工藝傳下去!”他吃力地說著,眼中盛滿濃濃的哀傷和不舍,“有件事我要告訴你,其實,我來自千年以后——”
                        話未說完,一股巨大的力量就將他猛地抽離了身體,依稀聽到青兒的哭聲,好像在說:“阿牛哥,等我,我一定會去找你!”然而那聲音卻越來越遠,很快便消逝在不斷變幻的時空漩渦之中……
                        “歡迎回歸!”耳邊響起一片歡呼聲,緊接著頭上的金屬罩子被揭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張熟悉而激動的臉。
                        “汝瓷工藝流傳下來了嗎?”這是他醒來后說的第一句話。
                        “沒有?!?/font>
                        聽到這樣的回答,他的心頓時沉到了谷底。難道,青兒依然沒有逃過那場劫難?
                        “任務完成了嗎?”有人急切地問,將他從黯然的沉思中驚醒過來。
                        “燒制汝瓷的技術,我已經學會了?!?/font>
                        “太好了!我們馬上給你配備幾位經驗豐富的制瓷師傅,你把學到的技術傳給他們,失傳千年的汝瓷就可以重現人世了!”
                        “你瞧!”一個同事按下遙控器,空中浮現出一個巨大的虛擬電子屏幕,他信手點了幾下,屏幕上出現了一張電子報紙的版面,“上周的一次汝瓷拍賣,竟然拍出了兩億美元的天價?!?/font>
                        屏幕上的圖片十分眼熟,他仔細一看,竟然是他親手燒制、送給青兒的那個瓷盤。剎那間,他心中百感交集,酸苦難言。時隔千年,當初的愛情信物依然不朽,然而他的青兒,卻隔著千年的時空,再也沒有相聚的機會。
                        一年以后,在汝瓷的故鄉汝州舉行了一場盛大的汝瓷展覽,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各大媒體紛紛對此事做了詳盡的報道。
                        因金兵入侵,長期兵災戰禍,以致位列北宋五大名窯之首的汝窯盡毀,技藝失傳一千多年。從南宋開始,人們就千方百計想要復原汝瓷工藝,然而十窯九廢,均未成功。
                        直到現代,科學家們發現了穿越時空的方法,于是精心訓練了一群時空穿梭者,讓他們回到過去,為人類找回那些失落的文明和技藝。
                        李堯便是穿梭者之一,這次的任務就是尋回汝瓷的制作工藝,或者以某種方式改變歷史,讓汝瓷工藝能夠流傳下來。
                        由于技術所限,人類尚不能將身體傳輸到過去,只能實現意識傳輸。出現在靖康二年的那顆異星,便是一個遠程信號中轉站,它提供的能量,能維持穿梭者的腦電波在過去的活動,而穿梭者把任務完成后,就通過它回到原來的世界。
                        被傳到過去的腦電波需要找個載體,他無意中進入了張家少爺的尸體,通過腦電波的快速掃描,他很快掌握了這具身體所擁有的一切知識,所以能夠完美地扮演一個古人,而不露絲毫破綻。
                        根據后世的資料,他在汝瓷的故鄉四處查訪,終于找到了青兒的父親。而愛上青兒,卻是他在那個時空唯一的意外。
                        他站在展廳一角,目光久久停駐在一個精美的瓷盤上,和他當初送給青兒的那個幾乎一模一樣。只是,物是人非,他可以復制汝瓷,卻再也尋不回失落在遙遠時空的愛人。
                        “阿牛哥!”身后突然響起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呼喚。
                        李堯渾身一震,驀然回頭,便看見一個身著紅色上衣、笑容甜美的女孩。
                        “你是——”他遲疑地問,心口不知怎的跳得厲害。
                        “一千七百年前,你曾送我一個這樣的瓷盤,”女孩指著陳列柜里的瓷盤,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你都忘了嗎?”
                        “青兒!”李堯激動得喊了出來,兀自不敢相信,一迭聲地問,“你,你怎么會——”
                        “我也是一個穿梭者?!迸⑸衩匾恍?。
                        剎那間,李堯什么都明白了。在他執行任務前,就聽說已經有個穿梭者到了那個時空,卻意外地失去了聯系,沒想到她進入的竟是青兒的身體。
                        “控制我腦電波的儀器出了點故障,所以我沒辦法跟總部聯系。本來以為會被永遠困在那個時空,沒想到你返回時釋放的巨大能量,竟意外激活了我的控制儀,所以我也跟著回來了,只是出了點誤差,比你晚了整整一年。
                        “我說過,會去找你,所以現在我來了?!?/font>
                        “我也說過,汝瓷可以千年不朽,我對你的愛,也一樣!”
                        不知是誰先流下的眼淚,之后便是甜蜜的擁抱。相隔千年,這個擁抱一如當初。愛,亦如當初。
                        在他們身旁,天青色的瓷盤流轉著瑩潤的光澤,如雨過天晴,見證著不朽!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