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1212_321455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絕對坍塌/墨小邪

                    2014-12-12 10:11:29
                        這是一個糟糕的周一。
                        我的狗把我的眼鏡藏在了拖鞋里,害得我踩碎了它;在我吃早餐的時候,我的兒子一個勁地邀請我參加他即將舉辦的吹泡泡糖大賽,我還沒來得及拒絕,一份該死的軟乎乎的泡泡糖就粘在了我的領帶上;我的妻子視若無睹,在跟她的閨蜜打電話,順便指桑罵槐地表達她對我不陪她逛街的不滿。我實在弄不懂女人這種生物,如果只是想買東西的話,為何不上網買呢?
                        一團糟的時候,電話響了。
                        “杰森博士,市區又出現‘天坑’了!”電話里,我的助手蒂娜說,“很多市民在市政府跟研究所前示威,指責我們監測不力。來了許多記者媒體……”
                        “這真是好消息?!焙喼备业难坨R、領帶一樣好。一大早聽到這樣的消息真是令人神清氣爽精神振奮。天坑天坑,全世界都在關注天坑,做不出預告的又不是只有我們一家!
                        “還有博士,小吳突然辭職了,只留了一封信?!钡倌妊a充道。
                        “哦,混蛋!”我終于爆發了。
                        小吳是我另一個助手,中國人。盡管作為倫敦出生接受過貴族式正統發音訓練的我聽不慣他那發音統統靠前的中式英文,但不得不承認小吳除了發音外幾乎就是“完美助手”的代言人。他擁有東方人特有的小心謹慎,有中國人那可怕的計算能力,以往這個時候他還能幫我承擔新聞發言人的工作。他平易謙和的個性很容易讓暴躁的示威者跟打過雞血似的媒體們安靜下來。我從未想過他會辭職,他一直像是亞洲版的拼命三郎。
                        “該死的?!蔽艺f,怒沖沖地出了門。
                        我的房子離市區比較遠,因為我的妻子在婚前曾經是一個喜愛寧靜的園藝愛好者。從我家開往市區需要二十五分鐘,途經一個廢棄的煤礦以及三個大小不一的天坑。其中有一個直徑一千米的天坑,可謂震驚世界。因為它一夜之間出現,然后吞噬掉了煤礦家屬區四百五十條人命。
                        天坑這個詞是中國人命名的。Tiankeng。2001年之前的天坑指的是小行星撞擊形成的天然遺跡或者地球漫長地質過程中形成的罕見卡斯特漏斗地形。但是自從2001年之后,突然之間出現的地面塌陷也統統被叫做“天坑”。
                        21世紀初,中國和危地馬拉突然成為天坑的高發地帶。危地馬拉成為高發地帶是因為他們的地表是一層火山灰,就像雞蛋殼或者小孩們玩的積木,下層結構一旦改變就極易坍塌;中國則是因為地表以下被人為掏空。
                        在那時的我看來,中國人算是自作自受。用佛教的話來說:他們自作聰明貪得無厭地挖掘資源,種下了惡因,最后也得了惡報。
                        誰知佛家的讖語并不是這樣簡單。
                        我轉了下方向盤,遠離窗口不遠處那個一千米方圓的黝黑洞口。我不喜歡那團無窮無盡似乎吞噬一切的深幽,打從心底里不喜歡。一看見它,我就覺得我的靈魂被它抓住然后無限下墜。
                        “嗡……”該死的手機這時候又響了。
                        “喂?”我說。
                        “博士,剛才道爾助理也辭職了!”蒂娜說。道爾是我另一個同事,一位生物學領域的佼佼者。
                        “謝謝你蒂娜,你簡直就是我的福音天使!”我說,“今天是什么日子?獨立日還是解放日?”
                        “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道爾看了小吳的辭職信。這封信……博士,要我馬上傳過來嗎?”蒂娜說。
                        “隨便,傳吧。反正不會有什么比這更糟糕了!”我說,然后惱怒地掛掉了電話。我知道這很失禮,可我已經壓制不住我的情緒。拖鞋眼鏡領帶辭職信,還有該死的天坑!老天,我也想弄清楚為什么我一定得跟天坑糾纏到一塊,我原本只是個無線電學家而天坑不是我的菜!
                        我承認我在無線電預警地震方面做出了點成績,我驕傲過。我終結了地震只可監測不可預測的神話。曾經的我也對預警天坑信心滿滿,我差點就認為自己會是帶領羔羊們走出埃及的摩西??墒俏义e了,在上帝的塌方游戲面前我就像是一個束手無措的傻子。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老天用無形的手在地上捅出一個一個的大窟窿卻找不到任何規律。沒有能量異動,沒有特殊波長,沒有任何預兆!像孩子們搭的積木,誰都不知道下一塊積木會從哪里抽走!
                        想到曾經的追求,我的心情益發煩躁。信手點開了今天的新聞,想要給自己憋得生疼的靈魂透個氣。一個柔和的女音說:“……位于市中心喬丹路沃爾瑪附近,目測直徑大約十五米,深不見底。據目擊者說,天坑的出現沒有任何征兆,也沒有收到有關部門的任何預警……”
                        見鬼,這幫媒體究竟想要怎樣?我們已經無數次地解釋過天坑跟地震不一樣!地震是地球快速釋放能量時產生的振動,它會產生地震波,而有些特殊的能量波在地震爆發前就可以用特定頻率的加敏無線電儀器捕捉,但天坑不一樣,天坑什么征兆都沒有。這幫記者總是這樣,一個個像是移動的TNT,給點火花就燦爛,唯恐天下不亂。
                                                     30019
                        前方的路突然變得擁擠。唯一的一條路上竟然堵了二十多輛車,鬼知道是什么時候開始堵的。我不得不把車停住,這才發現是一群穿著黑袍子的宗教分子在礦區天坑旁舉行儀式。自從天坑成為全世界最可怕的災害后,人類頭一次如此嚴重地喪失對腳下土地的安全感。與此同時,各種奇奇怪怪的宗教都開始宣稱天坑跟自己有關,有的說自己能制造天坑,有的說自己能制止天坑。
                        科學在這些宗教面前再一次顯得疲軟無力,事實上,很多時候連我都想把答卷直接交給上帝。
                        “嗡……”電話又響了。仍然是蒂娜。
                        “我被堵在思科郡的13號線,礦區天坑附近。一時半會到不了,你讓約克博士代替我跟媒體見面吧?!蔽艺f。
                        “不,博士。這恐怕做不到?!钡倌日f。
                        “哦,蒂娜,對不起,我為我剛才的失禮道歉?!蔽艺f。
                        “不是這個意思,博士,我們都知道你的壓力很大。我是想說……約克博士半小時前也辭職了?!钡倌日f。
                        “你一定是在開玩笑?!蔽艺f,今天不是愚人節。然后我想到了什么,問道,“他也看了小吳的信?”
                        “是的,是您說的,當您不在時,小吳、道爾、約克可以全權處理一切事務?!钡倌鹊?。
                      我捂住頭。老天,小吳哪里是留了一封信,分明是個坑!一個小時不到,我的得力助手們就全跳進了坑消失得無影無蹤!
                        “博士,我總覺得怪怪的。約克博士跟我告別時,就好像……好像要永別似的。博士,小吳的辭職信已經傳送完畢了。請您抽空看看吧?!浾吣沁呂腋湲斈热?,她好歹也能支撐幾個回合。另外警署跟政府的人都已經到了,說不定能安撫好游行者們的情緒?!钡倌瓤偸沁@么善解人意。
                        事情到了這一步,我已經沒有別的辦法。關閉電話的同時,我聽見車窗外有爭吵聲。幾個環保主義者跟穿黑袍子的宗教分子發生了爭執。環保主義者認為黑袍子往天坑里扔糧食是破壞環保,黑袍子則認為自己在拯救世界?!吧w亞母親吃飽了就不會發怒了。說不定還會把我的孩子還回來,她才五歲,她喜歡吃巧克力慕斯?!币粋€黑袍子虔誠地說。
                        我不敢去看那黑袍子掩蓋下的母親的眼睛,也不敢去看那母親一盒一盒地把巧克力慕斯丟進深不見底的坑里去。
                        我索性關上了車窗,關了窗才能給自己留個喘息的余地。
                        “我沒做錯。對嗎?我不需要難過?!蔽艺f。我不想去看窗外的人。我終于決定查看小吳的辭職信。這是一封全息立體語音信。我可以看見瘦小的小吳盤腿坐在一大堆凌亂的書稿報表里面,活像廢紙堆里的一只蟑螂——該死,那不是我的資料庫嗎?亂成這樣是一萬只哈士奇闖進了資料庫嗎!——小吳的表情很奇怪,我幾乎不知道用什么詞才能形容,他給我的感覺不像是一個活人,如果不是他捧在手中的中國茶竭力散發著裊裊茶氣,我一定會懷疑他是一具抽走了靈魂的尸體。
                        “你錯了博士?!毙堑牡谝痪湓捠沁@樣的。每個字都像錘頭重重地敲在我的心坎上。
                        “三天前,我看到你兒子在吹泡泡。泡泡糖一會變大,一會縮小,輕輕地顫啊顫啊,不斷地調整著自身的形狀?!毙怯幕暌话愕卣f,“我突然有了一個奇怪的想法……博士,我想調出所有跟地球膨脹系數有關的資料,包括地熱監控、應力數據甚至相關的地震數據。對了,您給過我這個權限。呵呵,沒想到,有人在我之前已經向地質研究所申請S號檔案,并顯示下載成功。很榮幸,我找到了它們,在我們紙質資料庫的角落。
                        “博士,我出生在中國,在我出生的那一年,四川發生了一場大地震,從那以后大小地震伴隨著我整個成長。有人說,上帝把地球調成震動的了,有人大大咧咧地說只不過是網絡發達了,大家對地震的消息接受得比以前多了。我從小就知道身邊不斷有親戚在地震中消失,三歲那年,天坑開始在我的周圍出現,趙爺爺的農田突然塌陷,李伯伯承包的自留山莫名其妙垮了半邊。村里人告訴我,考出去,城里不會有天坑。因為城市只會向農村索取,因為農村就像一個多子的母親,她已經撐不住了。然后有一天,我的村子在地震中垮了,我哭著發誓我要打敗地震我要讓鄉親能過上安穩日子。后來我真的考進了中國最好的地質大學,那是一個中國中部的城市,它不在板塊交接帶,我想我能安靜四年了,我錯了,城里一樣有越來越頻繁的天坑。有一天,我接到我好兄弟歇斯底里的一個電話,說他的家沒了沒了!等我趕到他家時才知道他的家掉進了天坑里,他本來是幸存者的,可是他掛了電話后就跳進了坑。我能理解他的悲哀,就跟我看見整個家變成平地時的絕望一樣。我出了國,只要我說我是中國人,朋友們想起的不是龍的傳人不是中國功夫,而是天坑。作為一個中國人,我自己都恨自己的前輩們貪婪浪費??呻y道所有的錯都在我們身上嗎?全世界都在鬧天坑,全世界都在責怪中國人。博士,您能懂這種恥辱嗎?
                        “博士,我追隨了您。因為在我心中你是掐住了地震喉嚨的英雄。您說天坑跟礦產資源過度挖掘有關,我就拼命地整理資料;您說天坑可能跟地下水枯竭或者改向有關,我就連續幾年堅持水文監測;您說天坑形成時說不定會有奇特的能量波,我就可以不要命地往多發地帶走,只為了多安置幾個監測儀!
                      “可是,博士,從一開始我們的方向就錯了,對不對?”小吳說。
                        他以一個中國人的標準姿勢喝了一口茶。這讓他看起來有了些生氣。
                        “一開始我們就錯了。您早就說過天坑跟地震不一樣。您最討厭你家兒子吹泡泡。博士,泡泡是怎樣的呢?一團小小的物質,在某種能量下受力膨脹,然后漸漸張大。呵呵,咱們的地球其實也不過是這蒼茫宇宙中的一小團物質,對嗎?眾所周知,地球的形狀并不是永恒不變的,就像您兒子口里的那個泡泡一樣,它會顫抖,它會改變形狀。
                        “所有的人都知道地球板塊漂移說,所有人都在猜測板塊裂開的力量來自哪里,是星辰引力抑或是地球的旋轉。其實,答案您已經知道——板塊裂開漂移的初力是來自地球‘膨脹’。就像孩子的泡泡糖,越吹,表面的圖案離得越遠,就像烏龜殼上的裂紋,不是嗎?
                        “地球是不穩定的。整個我們所知道的宇宙其實都由于四十六億年前的一場爆炸而誕生,并且一直處于不斷的前進中。就像夜空里的煙花,嘭!有的星星誕生,有的星星老去,有的星星因為各種原因在改變自己的狀態?!?,就算我們揚起一片水花,水花們在飛行中也會不斷地改變形狀的——地球也是。魏格納的學徒們是怎么說來著?地核內部的劇烈運動,導致地幔巖漿層的內部應力產生強大變化,內應力的變化使擴張和收縮壓力極不均勻,從而使陸地各大板塊不斷地產生下沉跟隆起。也就是說當地球以膨脹力量為主的時候,會造成一塊板塊‘轟’地裂成好幾塊,然后在球體表面漂移。中國有句話叫月虧則盈,盛衰循環周而復始。太陽有十一年一次的不穩定期,地球也一樣。地球也不過是宇宙一團物質,大自然的規律對于這一小團物質而言不能免俗。對于一個小泡泡而言,它有相對穩定的時期,也會有膨脹跟收縮的時刻,正如呼吸。博士,咱們前不久觀測到的天馬星云里的那顆星,短短一個小時內,就從一顆不起眼的小星燃燒成一顆一等亮星。萬事萬物都在變化啊。博士,重頭戲來了,既然地球不穩定,既然地球也有變化周期,那假如地球是一個氣球,收縮會產生什么現象——地核猛然縮小,不論較流層還是軟流層都向地核無限靠緊,地殼被架空,接著,地殼一些薄弱部分會瞬間被來自地球內部的強大吸引力吸進去,形成天坑,當收縮的力量進入臨界點后,便是整個地表的絕對坍塌。對嗎?”
                        我沒有答話,冷汗直流。等等,這只是一封信,我不需要答話。
                        “之后地球進入穩定期,再過許多年后,地球的地表再次裂開,氣球再次吹鼓起來,當條件適宜時生物又卷土重來。事實上,這樣的事情在地球上已經不止發生一回了。博士,您看您收集了什么?很多古生物資料呢,三葉蟲、海蝎,甚至還有K-T界線資料。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其實已經明白答案很可能是天坑——不對,地球內應力的循環往復造成的地殼坍塌——才是造成二疊紀大滅絕、白堊紀大滅絕的真實原因。至于被黎陽2009年證明的那顆撞過地球的小行星,也不是造成恐龍滅絕的原因,而是被密度突然增大的地球的強大吸引力拉扯過來的可憐蟲!它跟恐龍一樣,是地球‘呼吸’周期的犧牲者。而現在,又一個臨界點到了,再一次的文明滅絕已經無法避免了!對不對!”小吳說。
                        我閉了眼。
                        “我們不會有超人,也沒有《地心游記》里的高科技。我們只有眼睜睜地等著,等著絕對坍塌的一刻。到時候,所有的人,所有的文明都會擠成小小的一團,博士,你早就有所察覺了對不對?所以你一方面鼓勵我們不要絕望,另一方面卻又在拼命找讓你自己不斷絕望的資料。你希望能找到預測局部天坑的方法卻又明白遲早所有的一切努力都會歸于一個無法填補的坑。你脾氣越來越不好,我今天才知道你的壓力比我想象得更大。面對一個無法逃脫的結局,人類的所作所為十分可笑??赡銋s又免不了總想再試試,哪怕還有一線生機?!?/font>
                        愛因斯坦曾經說過一句話,世界上有兩樣東西是無限大的,一個是宇宙的偉大,一個是人類的愚蠢。
                        “博士,你錯了。你該面對現實的?!鞭o職信里的小吳說。
                        我苦笑一下。在大自然面前,我們原本就不過是一堆蠕蟲。我也想面對現實。我也希望能為除去腳下的定時炸彈做點什么??墒切且插e了,那個資料室并不是我一個人的收集成果,事實上,它已經換過至少三任主人。我之前的三名科學家都莫名其妙地死了。我想他們比我這個無線電學者應該更了解真相??墒敲鎸σ粋€無解的死亡末日,各國政府也只能無奈地選擇壓制信息。除了這還能怎么樣呢?難道放出消息,讓世界大亂嗎?還是造幾艘大船賣價值幾個億的船票?不,這是現實,不是科幻大片。對于政府而言除了等待絕對坍塌,沒有更加穩妥更加明智的辦法。它們不是不作為,恰恰相反,這就是國家機器的最大作為。
                        “博士,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希望我們都能離開這個該死的謊言研究所,也許,在絕對坍塌來臨之前……”小吳的聲音越來越小。
                        我閉上眼,窗外的喧嘩聲似乎也在變小。
                        不知不覺間我竟然在看完信后睡了一覺。多久沒這樣睡過覺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夢里,我的腳下是堅實可靠的土地,我在開滿小花的草地上奔跑,有個聲音告訴我它永遠那么可靠永遠不會坍塌,于是,我擁抱著安靜的大地哭了個稀里嘩啦。
                        等我醒來時,穿黑袍子的人已經散了大半,天空飄起了雨。那個失去孩子的母親還在怔怔地守著深不見底的大坑。
                        我打開車門,給她拿了一把傘,對她說:“這把傘是巧克力色的,您的孩子一定覺得您撐起來很漂亮?!彼ь^,向給我露出了一個濕淋淋的微笑。
                        回到車上,我倒轉車頭。在回家的路上,我給蒂娜打了一個電話:“我的黑發女士,請幫我告訴大家一個消息,我辭職了?!睊鞕C時我聽見蒂娜的尖叫。她大概覺得小吳留下了一封被詛咒的信吧。然后我給我生氣的妻子打了電話:“親愛的,我們去逛街吧,順便再買點你喜歡的花。接淘氣鬼回來,對,不上學了,咱們進行吹泡泡比賽?!?/font>
                        中國人說的沒錯,在絕對坍塌來臨之前我是得做點什么。
                        一個月后。
                        “我說無線電專家,你確定這機器一監測到條件適合就能激活?”來自美國的生物學家問。他裹在一身黑袍子里,黑袍子的標志是一個奇怪的泡泡。這個新興教派最近在全世界各地遍地開花瘋狂壯大。好在如今全世界的政府對宗教分子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在很多國家宗教分子比一般人還要自由得多,哪怕這個宗教里都是些“奇怪的人”,比如前著名生物學家或者前無線電專家。
                        “不,我不確定。一切都交給了上帝。也許,下一個生命的輪回,壓根不會有我們的影子。我們留下的這些‘諾亞方舟’也許只會變成一堆莫名其妙的石頭片?!蔽一卮?。身上的黑袍子在喜馬拉雅冰冷的風中飄成一面旗??茖W的身上披著宗教的皮,不知道這算命運的嘲諷還是其他?
                        “要是成功了,豈不是跟圣經中說得一樣?——方舟、泥土中拋灑的生命。天啊,我們是印證神話的人嗎!”約克博士道。
                        “是啊,太神奇了——哥們,這些‘種子’就算逃過了絕對坍塌也要在方舟里待上幾千年、幾萬年甚至幾十萬年的時間,存活的幾率還不如我去買彩票?!钡罓柭柭柤缯f。
                        “但不管怎么樣,我們已經盡力了?!眮碜匀鸬涞目茖W家笑著說。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