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1229_321464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駭(二)/王嘉

                    2014-12-29 11:31:20
                        查領導和馬領導沉靜的臉上露出詭異的微笑。
                        “我們準備交出它,不是怕美國人?!辈轭I導緩緩地說,“這個不明之物,不管它是什么,它本身再重要,也比不上它的來處重要。它來自何方,是非常關鍵的信息,是可能改變我們文明的重大戰略情報?!?/font>
                        我想了想,覺得領導說得有道理,同時隱隱猜出他們讓我參與這件事的動機。只聽查領導又說:“在我們掌握到的情報中,我們得知,‘通天號’宇航員發送給美太空總署的報告中反復提到一個詞:ILA?!?/font>
                        “ILA?”
                        “美國宇航員推測那個神秘東西是由ILA發射來地球的。我們早就懷疑,‘阿爾法計劃’并不像美國人所宣稱的那樣簡單,現在看來,他們發射載人飛船,目的不是去偵測太陽系皮殼,而是和ILA有關?!?/font>
                        “ILA,”我喃喃重復,“那又是什么?真是個奇怪的詞?!?/font>
                        “我們推斷這個詞應該是首字母縮寫形式,至于具體代表什么,目前我們的情報渠道無法獲得信息,可見這是個絕密的事情。這就是我們為什么要你來的緣故?!辈轭I導向馬領導望了眼,馬領導說,“今晚我們已經面見了好幾個潛在人選,綜合來看,覺得你各方面條件比較合適。我們要你全程參與美方人員的科研工作,接近他們的核心科學家,力爭獲取關于‘阿爾法計劃’的幕后真相和ILA的情報?!?/font>
                        我突然明白,“咱們把那個不明物體轉交給美方,是有目的的……”
                        “不錯,我們當然不會無條件轉交,如果我們提出須有我方人員隨同進行研究,美國人估計會同意,而由于你年紀輕,美國人對你的警惕性和監視會比較松?!辈轭I導頓了頓,“另一方面,慕容同志,你是個孤兒,履歷清白,又沒有錯綜復雜的關系,組織上對你比較信任。這點你明白嗎?”
                        “我明白?!蔽颐φf。
                        馬領導說:“由于我們制度的優越性,美國人很擔心我們中國的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和軍事水平。你的任務涉及美方核心機密,成功與否關乎中美戰略較量乃至未來人類文明格局,意義重大,這點你明白嗎?”
                        “我明白?!?/font>
                        兩個領導滿意地點點頭。我說:“可是,現在我們還沒找到那個東西,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呢,如果萬一它是……”
                        這時卞領導突然開門闖進來,大喊:“找到了!那個東西找到了!”
                        已是半夜十一點,查領導、馬領導、卞領導、袁處長和我坐在軍用吉普車里,在沉沉黑夜中往Z縣西北郊行進。在我們的后面還有兩輛車,里面坐著技術人員和警衛。Z縣經濟落后,道路狀況很差,青白而陰森的車燈照耀著坑坑洼洼的地面,兩旁的土坡泛著讓人驚懼的刺目的紅光。
                        我感到了幾分倦意,頭腦雖然還在琢磨著整個事情,但已經迷糊起來。等到了封鎖現場,我又是被人推著叫醒的。我睜開眼,查領導他們已經下了車。在我們眼前不遠處,全副武裝的特種兵排成一列。
                        這地方一片漆黑,死寂無聲,我還以為我進了一個墳場,接著一道強光掠過,瞬間照亮了后面擠擠挨挨的人頭,原來好多看熱鬧的百姓聽到消息后從四鄉八村披著寒星戴著冷月匯聚在這里。他們黑壓壓一片,站滿了前面好幾畝地。人群周圍,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維護秩序的都是當地軍警。鄉親們屏住呼吸,滿臉興奮,有仰著脖子往封鎖區里看的,有回頭看我們的,可連一個敢議論的也沒有。
                        地委、區長、書記都在現場,幾個同志邊領著我們往里走,邊向查領導和馬領導低聲匯報:“那個東西墜落在薪火屯西面的一個土溝里,由于墜落發生在凌晨,當時沒啥人看見,等天亮后,附近村民薛風貴和張蠻子發現了它?,F在那東西就擺在薛風貴家的靈堂里?!?/font>
                        查領導一怔,“靈堂?什么靈堂?”
                        “薛風貴的靈堂?!?/font>
                        查領導、馬領導和我面面相覷。
                        地委解釋說:“因為搶奪該物時和張蠻子發生激烈爭斗,薛風貴死亡,張蠻子畏罪潛逃。薛風貴的兒子薛金狗私自就把那東西帶回,供在他爹的靈堂前?!?/font>
                        區長說:“薛金狗本來精神有點問題,他爹死后更是瘋瘋癲癲,說他家有天外飛仙,是他爹用命換來的,聽到的人都不信,我們也是剛得知情況,懷疑這可能就是我們正要搜尋的天外不明落體?!?/font>
                        地委和區長邊說邊領著我們一行人走到一個破舊的大院子前,門口已經被手持機槍的軍警圍起來。他們向領導們敬了個禮,我們魚貫而入。院里居然也有不少看熱鬧的群眾和維持秩序的軍警,正對面的大房里一盞大燈照出來,人們抽的煙變成霧狀的白色。見領導們進來,人群騷動起來,一個沙啞的男聲在人頭上四溢。      
                        “我看哪個敢拆我家房子!哪個敢奪我家的寶物……”
                        “事情咋會變這么亂?”查領導瞄了一眼周圍的人們。
                        區長悄悄說:“當地群眾都誤以為我們來是要拆房,還要搶東西,意見都很大,仗著人多支持,薛金狗不肯交出那東西,情況有些棘手,請兩位領導現場指示?!?/font>
                        “那個東西到底是什么?”
                        “還不清楚,模樣很怪異?!钡匚虼蠓坷镏噶讼?,“就在靈堂里面擺著呢。都說死者為大,我們還不太好強搶人家靈堂的東西?!?/font>
                        馬領導臉一沉,“什么叫搶?那是屬于國家的東西。他擺在自己家靈堂里,這叫私吞國有財產?!闭f著他不滿地看著區長,“現在全球沒有哪家媒體知道這里發生的這一切,卻跑來這么多閑雜人瞎看熱鬧,你們的安全保密工作做得很糟糕!他們只會亂事?!?/font>
                        區長忙說:“我們沒攔住是因為群眾來得比我們早。但馬局請放心,我們將對外宣傳那個不明物體是隕石,等會兒我們會教育群眾,不得向外透露絲毫消息?!?/font>
                        查領導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我們在軍警的保護下,走進靈堂,里面滿地是紙錢,我注意到門口坐著一個老頭,布滿皺紋的臉幾乎像用紫檀木雕刻而成,漠然地看著我們,他旁邊有個穿花衣的女孩呆呆倚著門,只有十五六歲年紀,面容略顯稚氣,兩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卻仿佛看不到我們似的。我注意到她的雙眼是灰色的,她是盲人。
                        一個濃眉大眼的青年在靈堂里舞動著雙截棍,他穿著件淺紅色背心,光著胳膊,咧嘴皺眉,雙截棍甩來甩去,嘴里不停叫罵,警告四周幾個虎視眈眈的軍警不得上前。他死死護住后面一個白布大桌,上面安放著一個死者的黑白照片,左右點著蠟燭,旁邊擺放著白紙糊的各式物品,家具、汽車、駿馬、別墅應有盡有。
                        桌子的正前方,用兩個農村唱戲用的鼓夾子支起一個奇特的物體,我們所有人的視線都不約而同地落在它上面。
                        我心頭一顫,它就是那個不明物體!
                                                  30196
                        它靜靜地擺在那里,暗黑色殼體的表面羅列著一層層褶皺,兩端尖細,中間膨凸,有些像紡紗用的紡錘,又好像是分別從兩端原點形成的兩只椎體,在呈現出波浪形的扭轉、曲折的奇妙形態后,沖擊凝聚在完美的中心,表面光滑,在搖動的燭火和燈光下煥發著一片水銀般的光輝。
                        我們目瞪口呆地看了它半天,查領導想上前仔細看它,被揮舞的雙截棍攔住。
                        區長聲色俱厲,“薛金狗!你不要胡鬧,這是上面來的大領導,趕緊讓開!”
                        薛金狗擺出一副不怕死的潑皮樣,其他人倒真不敢靠前,他氣焰囂張地說:“誰來也不行!我看誰敢拆我家房子!”
                        地委好言相勸:“我們來不是要拆你家房子。就你家這房子,鄉政府看不上?!?/font>
                        “那就是要搶我家寶物!我爹用命換來的,誰敢搶,我就跟他拼命!”
                        馬領導低聲吩咐了旁邊隨行的一個軍警兩句,那個軍警點點頭,然后掏出槍,沖著薛金狗“砰砰”兩槍,薛金狗應聲倒地。
                        門外人群聳動,所有的嗓門都驚恐地提到最高,混亂到極點?!皻⑷肆?!殺人了!”聲音傳出去,院外的百姓也騷動起來。門口的老頭哆哆嗦嗦伸出一個手指,指著我們,那個盲眼的女孩嚇得臉色慘白,身子搖搖晃晃要摔倒。我也吃了一驚,兩個軍警過去把薛金狗抬起來,他躺在軍警的懷里,氣若游絲地說:“我看誰敢……”
                        我身后的袁處長大聲喊:“大家不要亂,是麻醉槍?!?/font>
                        群眾們慢慢平靜下來?;杷赖难鸸繁惶ё吆?,查領導、馬領導、卞領導和袁處長趨上前仔細觀察那個物體。我也湊上前,近距離看它。
                        它長度大約和普通燈管相當,表面平滑細密,褶皺也是柔和的波浪狀,沒有瑕疵,通體密封,比例均勻。由于安全性尚不明確,我們難免有些顧慮,不過查領導還是壯著膽子摸了摸它。接著我也摸了摸,感覺手感森冷,而且非常堅硬,應是某種金屬制成。
                        任誰都能看出來,它確確實實、明明白白、毫無疑問地是個人工制品。
                        但對它如何進一步處理,我們都有些猶豫。經過領導們的現場討論,決定先對該物體進行現場安全檢測。因為它來自外太空,誰也無法確定它到底安不安全。
                        桌上擺放的黑白照片里,薛風貴瞇著一雙眼,無聲地注視靈堂里的每位領導。
                        早有準備的幾個技術員進到靈堂,圍在它旁邊。他們帶來了一大堆儀器,先測量了輻射,又測量了磁場,結論是沒有異樣,確定這物體不會爆炸,然后他們小心翼翼地把它從鼓架上取下來。
                        經過精確測量,它長59厘米,中心直徑23厘米,重4 357克。我們剛才看它時的銀黑色不是它的金屬本色,而是它表面布滿塵灰后在火光下的反射,擦拭干凈放在普通光下,它更接近純黑色,而且更仔細看的話,仿佛它的黑色表面還往外滲出一股奇特的血色,鬼魅般地流動著纖細隱約的美感。
                        卞領導建議馬上把它連夜運走進行研究,查領導卻陷入沉思,馬領導連連掐人中。
                        此刻已經是凌晨一點。我又餓又累,袁處長又取來碗面和熱水,剛才受到驚嚇的老頭和盲眼女孩悄悄躲在靈堂外面,袁處長見他們可憐,讓人給他們送去吃的。盲女孩捧著碗面,坐在院里板凳上,默默地喝湯。我邊吃面邊瞥了眼老頭和盲眼女孩,低聲問他們是什么人。袁處長也不知道,問了區長,才知道那老頭是薛金狗的爺爺。
                        盲眼女孩是薛金狗的遠房表妹,叫靈芝。她天生失明,父母早亡,原來有個親哥哥,在她九歲那年被拐賣到黑窯場,下落不明。我聽了心中暗暗嘆息,又是個苦命的人。
                        等我吃完宵夜,在旁邊屋里躺了一會后再出來,已是凌晨兩 點,在那盞電燈的照耀下,靈堂內仍通明如白晝,領導們圍站著,神情嚴肅,如果不是我事先知情,肯定以為他們是在集體悼念死者。
                        此時外面的群眾已經被勸散,但仍陸續有人趕來,卻是部隊的人。我聽見到處是軍靴的聲音,對講機忙碌的通話聲,還有高音喇叭重復著戒嚴令,禁止非安全人員靠近。
                        一個軍人跑進來,向查領導報告,說美國方面已經加緊了催促。他們判斷我們已經得到了那個不明物體,而且他們也已經把范圍確定在Z縣。美方提出三個條件,一、立刻把東西轉交給美方;二、絕對保密;三、就其他軍事技術輸出合作問題,可以同我方展開全面對話。
                        查領導點點頭,“你回去跟他們說,爭取再拖美國人一天?!?/font>
                        他轉身對其他人說:“局勢緊迫,沒時間轉移這個東西了,我們馬上聯系最高級別的科研人員,第一時間趕往這里,現場對這個東西進行研究,爭取在轉交給美國人之前盡可能地掌握有價值的科研資料?!?/font>
                        大家點頭稱是。當晚四面八方有更多輛軍車陸續趕到,甚至還來了直升機,幾道引導降落的光柱從薪火屯照射向漆黑的夜空,來回晃動。
                        我在袁處長的安排下,在旁邊的農舍里睡了一宿。翌日清晨,我來到靈堂門口,大家都眼睛通紅,顯然徹夜沒睡。許多穿白大褂的專家已經在現場搭建實驗臺,對那個物體進行研究。
                        查領導看到我,把我叫過來。我問:“他們研究得怎么樣了?”
                        查領導搖搖頭,“還沒有進展。那玩意通身平滑,表面無任何接縫的痕跡,也沒有任何可供解讀的東西,但他們相信,它是一個容器?!?/font>
                        “容器?那里面會是什么?”
                        “他們進行過透視,但目前還沒法透視出里面有什么?!辈轭I導沉吟著說,“假如它里面包含一至兩個全新的物理技術原理,那么很有可能會觸發一系列甚至整個新科技研發系統的面貌變革?!?/font>
                        我點點頭,“這是非??赡艿?,否則它怎么可能穿越這么遠的距離準確地來到地球?它內部一定有特殊的動力裝置,說不定包含自動星際導航的裝置?!?/font>
                        查領導臉上浮起微笑,“而在技術因素的背后,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是誰發射了它?”
                        我默默點頭,不禁浮想聯翩。查領導說:“慕容同志,經過討論,我們對你的任務制定出一個更好的方案?!?/font>
                        “什么方案?”
                        “據我們了解,薛金狗有個表弟,好幾年前失蹤,算起來年紀和你差不多,我們決定讓你冒充他,然后你和薛金狗一起,作為隨行人員跟著美國人走?!?/font>
                        我愕然得半晌無言。
                        “薛金狗?為什么讓他參與到這個任務里?”我艱難地問。
                        “因為撿到這個東西,他爹喪了性命,東西現在又擺在他家靈堂里,我們可以據此對美國人說,現在這個東西的所有權屬于人家,如果要拿走,人家放心不下,一定要跟著?!辈轭I導微笑,“昨天你也看到了,那家伙是個憊懶人物,撒潑耍賴,典型的文盲,這種無知無識之徒,對美國人沒有任何威脅,美國人不會把他放在眼里,只會把他當成個笑話?!?/font>
                        “可是……”我好像有些明白了。
                        “你作為他的‘表弟’,也一同跟著,這樣就掩蓋了你作為情報人員的身份。同時由于薛金狗在明里攪和,肯定吸引美國人的大部分注意力,你就可以在暗中趁機行事,竊取情報。孫子曰:‘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三十六計》里有一條,明修棧道,暗渡陳倉?!?/font>
                        我徹底明白了,口中連說高明,但心里隱隱覺得不妥,想到自己突然要當薛金狗的“表弟”,實在有些莫名其妙,不過身為情報人員,這種改換身份的事情,也很正常。
                        查領導見我同意,滿意地點點頭。我跟著他來到旁邊的屋子,區長正在和薛金狗談話,靈芝捧著一個碗呆呆坐在角落里。薛金狗昨晚中槍,醒來后虛弱了不少,但言語間仍是胡攪蠻纏。
                        “金狗,這是你表弟?!眳^長把我拉過來,看來查領導早已交待過方案。
                        “表弟?”薛金狗有些吃驚地瞪著眼睛,上下打量我。
                        “他好幾年前不是被人拐去黑窯洞了嗎,我們政府非常重視,后來派人經過多年積極營救,終于給成功救了出來。你看看,他是不是你表弟?”
                        我有些尷尬地把臉轉過去,薛金狗驚呼:“咋變樣了?不像???”
                        區長說:“咳,這么多年過去了,哪能不變樣?他這些天在政府的悉心照顧下,吃得好,有營養,人也長漂亮了?!?/font>
                        薛金狗拉住我的手,“真的是你??!”
                        我覺得這么欺負弱智有些不地道,但為了國家利益,從大局著想,只好堅定地點點頭說:“金狗,我回來了?!?/font>
                        這時我聽見角落里傳來碗“嘩啦”摔碎在地上的聲音。我回過頭,靈芝臉色蒼白,雙手哆嗦,她雖然盲眼,但也仰起臉看著我,她的眼比星星還亮。
                        “哥,是你嗎?”靈芝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向我走過來,沒走兩步,就要摔倒。
                        我這才想起來,她把我當成了她失蹤的哥哥,因為靈芝是薛金狗的表妹,薛金狗的表弟也就是靈芝的哥,這個并不復雜的關系一時間竟把我弄暈了。我忙上前扶住她。
                        “哥,真的是你?”哽咽之聲從她嘴里漏出來。
                        在這么近的距離,我能清楚地看到她的模樣。這是個略顯柔弱、面容帶著無邪的稚氣的年輕女孩。我有些吃驚地看著她那兩只又大又黑、卻什么也看不見的眼睛,心底某個脆弱的地方不知為什么軟軟地塌陷下去。
                        “是我……”我的聲音微弱得幾乎聽不見。
                        她的哭聲細弱,像只小蜜蜂。
                        “哥!你怎么才回來!這么多年你去哪兒了?你吃了不少苦吧?”
                        我提醒自己要冷靜,但當她凄惶地伸出胳膊,抱住我時,我感到一陣熱血在胸膛上涌起,我的眼眶忍不住發熱。她的臉緊緊地伏到我的脖子上。
                        “妹妹,是我,我回來了?!蔽揖谷灰策煅柿?。
                        “哥!”靈芝雙手捂住眼睛,幸福地哭了,淚水從她的指縫里流下來,我感到熱淚沾濕了我的胸口……
                        領導們滿意地笑了,薛金狗也呵呵傻笑。在這邊上演“親人”重逢這一幕時,靈堂里,科研人員們對不明物體的研究仍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但是整整一天沒有任何進展。他們進行的掃描和透視沒有成功,它像塊冥頑的石頭。有技術人員提出要用焊槍切開它,但被領導否決,因為需要完好無損地交給美國人。
                        直到次日凌晨,仍沒有任何辦法獲知它里面到底是什么。時間再也不能拖了,美國方面的壓力越來越大,查領導最后只好下令,停止研究。
                        經過領導做工作,薛金狗也被說通了。區長說這個東西讓美國人盯上了,想要,咱們為了國際友誼,不得不給,但不是白給,你把它給美國人,美國人帶你去美國,給你發綠卡。薛金狗其實也不是真傻,聽說區長這么說,他歪著腦袋想想,說那行吧,看在綠卡的份上,我家的寶物就給美國人吧。
                        眾人都笑了。查領導說給美國人時還要演一番戲,確保美國人真帶你走。當下就仔細囑咐薛金狗該如何如何。薛金狗緊皺眉頭,說記住了。
                        黎明時分,紅日初出,薪火屯外的空地上又站滿了黑壓壓的人群,兩邊土路上也排開了人的柵欄。春寒料峭,空氣也因此格外寒冷,人們嘴里冒出白霧。靈芝緊拉著我的手,我看見薛金狗的爺爺彎腰經過門口時,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老頭顯然知道我是冒充的孫子,但領導已經指示他不許揭穿,他不敢說什么。
                        鑼鼓喧天。一群人吵吵嚷嚷地走過來,為首是區長,后邊是十幾個干部,還有一大群不知從哪兒找來的手持紙制鮮花的小學生。小學生們在院子兩邊站好,手里揮舞著紙花,一遍遍大聲喊著:“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美國代表團終于露面了。
                        為首的穿著一身制服,是美國國防部總監察長羅伯特·布爾溫,鷹鉤鼻,一對褐色的眼睛。他對小學生們的歡迎視而不見,大踏步徑直向靈堂里面走。緊隨其后的是三名高大威武的高級軍官,他們后面還跟著若干個人。我數了數,美國代表團一共有九個人。陪同翻譯向查領導和馬領導依次介紹,跟在軍人后面的那個金黃胡須眉毛的是美國太空總署聯絡處主任伯登,頭發花白的是科學家格拉夫曼,然后還有兩個外交官。最后面是一個面容姣好的紅發女郎,脖上披著一件白色的、絲光閃閃的圍巾,下面是棕色的呢子大衣,黑色牛仔褲,腳穿一雙精致的女式軍靴,顯得英姿颯爽。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經過院子時,女郎有些好奇地快速瞥了眼那些拼命揮舞紙花的小學生,我看見她嘴邊露出有些溫柔甚至頑皮的笑意。所有人的眼睛都被她吸引了,我也不例外。我呆呆地看著她和其他人走過來,雙耳垂上懸掛著的翡翠耳墜微微顫動。據陪同人員介紹,她叫米霞,是太空總署的外事協調專員。
                        查領導陪著美國人往靈堂里走,薛金狗光著胳膊舞動著雙截棍大喊:
                        “我看哪個敢拆我家房子!哪個敢奪我家的寶物……”
                        布爾溫愣住,困惑地和其他軍官互相看了看,查領導解釋說:“這人是本地村民薛金狗,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他的家里。他因為父親被那個不明物體砸死,所以精神有些受刺激,不允許別人靠近?!?/font>
                        陪同人員翻譯了一遍,美國人恍然大悟。查領導指著薛金狗身后說:“你們要的東西,就在他父親的祭臺前面?!?/font>
                        布爾溫等人伸著脖子往里面看,我注意到,當他們看見那個東西時,眼睛都發亮了。他們剛要上前,薛金狗突然瘋狂地掄起雙截棍,嚇得美國人趕忙退開。
                        查領導說:“由于這個東西是他父親最先發現的,現在他認定這是他家的私有財產。我們中國法律從來都嚴格保護公民的財產和權利,所以不太好強行奪取,更何況你們也看到了,這里是他父親的靈堂,出于對死者的尊重,我們也不忍這么做。你們美國是最講人權的,這點不難理解吧?”
                        美國人聽明白后,面面相覷。
                        查領導又說:“我們如果當場擊斃他,強行奪走東西,當然從技術上可以辦到,但這嚴重侵犯普世價值,更違背了你們美國自華盛頓總統和林肯總統以來一直強調的天賦人權的偉大精神?!?/font>
                        說著查領導意味深長地凝視美國人半天,然后叫來一名軍警,讓他舉槍向張牙舞爪拼命保護靈堂的薛金狗瞄準。幾個美國軍官馬上攔住他。布爾溫想了想,說:“我們愿意給他補償。只要把東西安全交出來,什么條件都可以商量?!?/font>
                        查領導叫人跟薛金狗說了這個情況,薛金狗翻了翻白眼,說那東西是他爹用命換來的,給多少美元都不換,他看到它就跟看見他爹一樣,不放心就這么給外國人,必須讓他跟著,它到哪兒,他也到哪兒,要時時刻刻看著才安心。
                        聽完薛金狗的條件,美國人互相看著,有的人皺皺眉頭,有的搖頭,有的看著薛金狗暗暗發笑。查領導笑著說:“出于人道主義精神,我覺得也只能這么辦了?!?/font>
                        布爾溫和其他軍官低聲商量了半天,其中一個軍官說需要打電話向上級請示。過了一會兒,等軍官打完電話,布爾溫說:“好,我們同意。我們可以把他帶走?!?/font>
                        查領導把我叫過去,“這個是薛金狗的表弟慕容,他也要求跟著去?!?/font>
                        所有美國人上下打量我。我此時已經換了一身普通的農村青年裝扮,表情故意二二的,米霞臉上掛著矜持的表情,饒有興趣地看著我,我注意到她的眼珠是碧綠的,好像一只貓的眼睛。
                        我說:“我大伯因為這個東西而身亡,我也有權利要求監督這個東西。另外我表哥金狗的精神不太穩定,需要由我照看?!?/font>
                        我是用英語說的,故意說得結結巴巴,但仍引起了美國人的注意,尤其是引起了米霞的注意,她驚訝得抖了一下眉毛。
                        區長滿臉堆笑介紹:“人家是縣城大專畢業的,和你們外語交流沒問題?!?/font>
                        美國人都沒想到在這個偏僻落后的鄉村還有會說國際語言的人,不過他們可能也聽說過,在中國英語很普及,所以倒也沒太吃驚。布爾溫想了想,說:“那也好,就這樣吧,我們就把東西和人一起帶走?!闭f著他看了眼薛金狗,也忍不住笑了,“我們會讓他高興的?!?/font>
                        薛金狗聽說美國人同意了,呵呵傻笑起來。那個海軍軍官看到薛金狗舞得滿頭是汗,好心地把自己腰帶上挎的軍用水壺摘下來,遞給他,鼓勵地沖他擠擠眼,薛金狗倒不客氣,接過就往嘴里灌,然后用手背抹抹嘴,臉紅到脖子,“長官,喝了您這壺飲料,俺就跟您心貼著心啦?!?/font>
                        陪同人員把他的話翻譯一遍,美國人都哈哈大笑。其實薛金狗不傻,我心想,他這回是表演??傻人蛟谀莻€天外來物前面抹著淚喊“爹”的時候,我覺得他表演得有些過了。
                        但查領導感到很滿意,他眼含笑意,呵斥薛金狗,叫人把他架走。布爾溫和其他美國人的視線重新落到那個東西上,面色頓時變得鄭重,屏住呼吸,彎腰圍上去,仔細觀察了半天,格拉夫曼還掏出一個小巧的銀色儀器,輕輕地放在它上面,好像在測量什么,然后沖布爾溫微微搖頭。
                        當晚,查領導代表中國方面,布爾溫代表美國方面,雙方起草了一份秘密臨時協約。
                        協約規定,這個物體所有權歸聯合國,但委托美國太空總署保管,由后者負責進行研究,在對它的研究結果正式出來前,簽約雙方不得向外界和公眾透露相關消息。中方提出,出于人道主義精神和人權普世價值,美方必須信守承諾,保證薛金狗和我能夠時刻監督此物的現場研究工作,同時中方要派出一名專家進行協助監督。
                        美方同意,但提出,該物體本身將被帶到美國的屬地關島。
                        中方同意。
                        這個協議在24小時內草擬完畢,簡稱《2934協議》(《2934協議》的29代表年份,3和4代表月和日,系指不明物體降落地球的日期)。美國代表團效率很高,同時派人前往薪火屯西面的那個土溝,現場考察了物體墜落的地點,仔細測量了該物體射入時造成的洞裂,檢測了內壁的情況,確定與該物體的沖擊效果吻合。一名陪同人員還扛著長鏡頭攝像機進行了記錄。
                        接下來一切變得順利起來。布爾溫連夜向白宮報告了情況。報告內容包括概要、發現過程、現場描述、中美雙方人員意見的詳細分析、結論、附錄等六部分。白宮方面親自打來電話正式確認協約。很快中方高層也來密電,指示全力配合美方轉移該物體的工作。
                        3月12日早上,協約由布爾溫和查領導簽字,正式生效。薪火屯里特別舉行了送走該物體的儀式。烏鴉在靈堂的屋頂匆匆飛行,美方人員表情輕松,我方領導表情肅穆,但整體氣氛和諧和睦。
                        在美方人員的監督下,那個物體在精心包裹后,被安全放置在帶有美國國防部標志的黑色專車里。臨走的時候,薛大爺神志有些恍惚,悄悄拉住一個美國軍官的袖子,一遍又一遍地問,那個東西到底是什么。地委趕緊攔住他,說:“不是跟你說了嗎,是隕石,隕石?!?/font>
                        那個美國軍官點點頭?!笆请E石?!彼烈髌?,“這種隕石非常罕見,上萬年才降落地球一次,所以我們要帶回去研究?!?/font>
                        別人翻譯給薛大爺,他吭哧了半天,似乎相信了,喃喃說:“在俺不算短的到全國各處流離輾轉的一生里,各種無情天災人禍不計其數,百年一遇的洪水見過六次,千年一遇的地震見過兩次,現在居然見到萬年一遇的隕石,唉,不枉此生了?!?/font>
                        群眾們都被告知那東西是隕石,他們嘖嘖稱奇。只有一個農民不信,區長嚇唬他:“別瞎猜,有些事情不知道最好,你今天知道了,明天可能沒命?!眹樀媚寝r民面如土色。
                        我和薛金狗收拾好行李,準備隨身的衣物,跟著上了美國人的車。查領導、馬領導、卞領導、袁處長、地委、區長、書記都來送行。薛金狗囑咐區長一定要抓住害死他爹的張蠻子,區長連連答應。
                        查領導、馬領導目光復雜地看著我,查領導握住我的手,低聲說保重。我點點頭。昨晚半夜我和查領導已進行過談話,他秘密指示,命我要警惕美方控制局面,但我的身份是薛金狗的表弟,不可暴露出情報人員的底細,訥言敏行,留心觀察,按計劃搜集情報,有什么突發情況,可與另一個中方同志密切聯系。
                        當時我內心還有些隱隱不安,遲疑地問就這么把那個東西給美國軍方,會不會有問題。查領導溫和但堅定地說,除了獲取戰略情報的目的,高層制定這個方案時還有更深的一層考慮?,F今的世界,誰也不可能壟斷秘密。這個不明物體將來必將成為眾矢之的,我們不妨就丟給美國人,以退為進。
                        最后他又說,那個東西究竟是什么,本身也是一件值得包括中國人民在內的全人類關注的重要事件!我們相信,它是送給全人類的禮物!我們也非常期待調查結果!
                        靈芝呆呆站在遠處,有些不知所措地盯著她眼前的空地。她昨晚問我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又要離開,我沒有多說,只是告訴她我要有一段時間不能和她聯系。
                        車啟動那一刻,我目光迷惘,看著靈芝的盲眼,我想,她真的認定我是她曾經相依為命的親哥了。我久久看著她遠去的小小身影。她的眼睛是灰色的,但在我看來,那卻是世界上最美的一雙眼睛。而我卻不敢透過那些健全的眼睛往人類的靈魂深處望一眼,那里有太多的貪婪、自私、謊言和無恥。
                        我們離開中國前,在省城機場附近的酒店住了一晚。我和一個美國軍官住在一個房間,美國軍官以前從沒來過中國,他呆呆地看著電視,屏幕里演的是部武俠劇,那些人不借助任何動力在天上飛行,一掌拍出的威力相當于一枚小型導彈爆炸。我連續幾天沒休息好,又困又乏,早早就睡了,我夢見那個東西降落的情景,拖著長長的尾巴,仿佛向人們預示著動蕩不安的年代。
                        半夜時分,我恍恍惚惚聽見門外有動靜,警覺地翻身醒來。門外一個年輕女人和美國軍官在門外說話。我爬起來,披上衣服,躡手躡腳地走到門口,貼在門口聽。我聽出那是米霞的聲音,她低聲問,我有沒有什么異動。
                        我心中想,看來他們對我的身份始終懷疑,把我和薛金狗分開,其實有監視之意。他們壓低聲音,我聽不大清楚,聽那個軍官要回屋,我趕忙回到床上裝睡。后半夜我再也睡不著,心中思緒起伏,只想著如何瞞過美方,同時提醒自己身處敵營,要事事小心。到了凌晨我終于昏昏睡去。
                        等被美國人叫醒時,大家已經整裝待發。匆匆吃酒店的自助早餐時,我腦袋昏沉沉的。薛金狗吃飯時出了洋相,他家是薪火屯十八個村鎮里最窮的,從沒見過自助餐,聽說可以隨便吃,就胡吃海塞,還總嚷嚷,規規矩矩安靜吃飯的美國人暗暗發笑。我暗覺丟臉,上前勸他,他滿不在乎,“表弟,你也敞開了吃,反正不要錢!”
                        我埋怨他,“你說話小點聲,吃飯也堵不上你那張嘴?!?/font>
                        他呵呵傻笑,不說話了。
                        我們乘車去機場的路上陷入大霧的包圍,薛金狗不安分地東瞅西瞧,米霞坐在我們旁邊,板著臉,但不時用目光打量我們。到了機場后,相關部門接到上級指令,一律過關手續免除,我們直奔停機坪。
                        紅色的日光羞怯地從迷霧中涌出,遠遠照映出一架藍色大飛機矯健的輪廓,它樣式非同一般,雙翼上帶有四個螺旋,機身上面印著醒目的美國空軍的標記,我認出它是C-17大力神軍機,看來對方是緊急直接派飛來的。美國軍機竟然能直接開進我國境內,這令我有些目瞪口呆。
                        米霞把我的反應當成了從未見過飛機,目光中閃爍出笑意,薛金狗更是張大了嘴。在她心中,我和薛金狗是差不多的貨色,就算素質高點也有限。美國人用偽裝的熱情請我們上飛機。我手扶著艙梯把回望,我的皮膚感受著清涼但有些渾濁的空氣,心中泛起難以言表的情緒。
                        兩個軍官小心翼翼地把那個包好的神秘物體抬了進去。機上的幾個工作人員站在軍機通道里,手拿著掃描儀,按例檢查我們身上是否攜帶危險物品。輪到薛金狗時,突然嘟嘟大響,眾人都有些吃驚,布爾溫沉著臉上前扯開他的衣服,只聽稀里嘩啦,竟散落出一大堆餐刀餐叉,原來是他從酒店自助餐廳里偷出來的。
                        美國人把它們撿起來扔到垃圾桶里。米霞的矜持丟到了九霄云外,笑得彎了腰,我臉上無光。等合上艙門,大力神轉動發動機,飛離地面。薛金狗大呼小叫:“我們飛了……”
                        機翼下茫茫霧海,其他人沉默地靠在椅背上,薛金狗嘟囔著擺弄安全帶。米霞坐在我旁邊,更好奇地盯著我。
                        “你是第一次坐飛機吧?緊張嗎?”
                        我心里暗罵,老子各種飛機、直升機、艦艇哪個沒坐過,不過美國空軍軍機倒的確是第一次坐,她把我看扁了。經過剛才那一幕,這個洋妞恐怕更把我們當成了笑話,雖然這正是查領導要的效果,但卻讓我心中不很舒服。飛機升高,金光穿過舷窗,米霞的眼睛、鼻子、頭發在我眼前清清楚楚,她紅潤的嘴唇讓我想起一種新鮮的、嬌嫩的櫻果,讓我有種咬一口的沖動。
                        我故意木訥地點點頭,她笑了。
                        然后,我們下降,登上關島。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