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200225_941572_taonews.html
                    首頁  >  專題  >  媒眼看世界

                    第1期:從《阿麗塔:戰斗天使》看賽博格技術的發展

                    第1期:從《阿麗塔:戰斗天使》看賽博格技術的發展 0:00/0:00
                    最新發布時間: 2020-09-04   瀏覽數:
                    分享到:

                      2020年1月,中國科技館與《科普時報》合作開辦的“媒眼看世界”欄目正式亮相,專欄將聚焦媒體信息技術,談媒體發展,看世界變化。敬請持續關注!

                      本專欄面向科普工作者和社會公眾常年征稿(點擊“投稿說明”查看詳情),征稿郵箱:zhaozheng@cstm.org.cn 。

                      科幻電影里的善惡對峙通過炫目的高科技手段展現出觸目驚心的效果。人的各種欲望在科技放大鏡面前沖撞出令人瞠目結舌的后果,常常給一直忙于迭代更新的我們一個提醒:科技進步和道德秩序建構必須并行發展。電影《阿麗塔:戰斗天使》通過把兩者背向發展的惡果暴露出來,無疑暗示我們規訓科學文化良性發展有著重要的意義 。

                     阿麗塔;戰斗天使;賽博格;技術

                      電影《阿里塔:戰斗天使》是一個關于賽博格技術極端發展導致社會失序的殘酷寓言。在賽博格無所不能的人間世界,死亡也變得不是那么容易。生命可以不斷再生也就不值一錢。相反,更為值錢的是賽博格身上的智能機械。得到和研制更為智能的機械,則是生命擁有未來的象征。因而,用不法手段肢解賽博格身體上的智能機械賣錢,組裝更為強大的賽博格個體,組織強大的賽博格進行戰斗,將獲勝者送入如天堂般尊貴的浮空城市撒冷,這種種行為構成一條利欲熏心的生意鏈,并且這條生意鏈同時作為廢鐵城的邏輯而存在。直至名叫阿麗塔的女孩兒出現才將這個邏輯打破。她在撒冷弱肉強食的戰斗中敗下陣來跌入廢鐵城后,被挽救成一個賽博格。她熟稔撒冷的秘密,這讓她很快成為生意鏈幕后黑手維克特的眼中釘。阿麗塔識破了維克特暗殺自己的陰謀,并殺死了他。影片的結尾,好斗的阿里塔將手中的利刃對準了天上的撒冷。

                      結尾的阿麗塔以挑戰撒冷的姿態暗示她對這一騙局的仇恨。但其實稍稍仔細思考,我們可以想象,按照電影里的失序邏輯來推斷,即使撒冷消失,賽博格們一樣會在追求其他價值的路上瘋狂傾軋。因為一旦生命不死成為現實,生命只有一次的寶貴尊嚴或許將不復存在。與之相伴的,對生命的敬畏、對他人利益的尊重,甚至對包羅萬象、物種萬千的大自然的崇拜也許都將不復存在。

                      賽博格(cyborg)是生命有機體和智能機械的組合體,這種組合體某種程度上具有超越人體限度的可能,因而被想象成為一個無窮能力的載體。在半個世紀之前,銀幕上的賽博格就已經成功地被打造成戰無不勝的英雄。無論是上世紀70年代流行劇集《無敵金剛》岳史迪上校負傷殘疾后被改造為超級特工的故事,還是《星球大戰》盧克憑借類似于頭戴式雙筒望遠鏡的“瞄準計算機”鎖定射擊目標完成使命,讓我們看到智能機械的光明遠景。但毫無疑問,這種光明未來的預設是賽博格的技術掌握在正義力量的手中。這一邏輯在1990年的《機械戰警》化身為一個完美絕倫的人間神話。男主角被犯罪勢力殺害,但他的大腦保留了下來,他的全部軀干由智能機械組成。于是他成為了一名賽博格。他憑借戰警的職業敏感,以絕對超越人體限度的能力,完成了對罪惡的復仇。憑借對賽博格的美好想象,現實中的賽博格技術在信息技術和自動控制技術飛速發展的基礎上,正在一點點取得突破。智能義肢、外骨骼、甚至人體延展設備如虛擬現實裝備正方興未艾,人機交互已經展示出在拓展人類的活動范圍,并加強人類涉足自然的能力方面具備的強大優勢。并且智能機械在消除肢體、視覺殘障,甚至是大腦某些機能障礙方面,已經發揮出前景光明的巨大優勢。它們幫助殘障人士重新融入社會提供了極大的便利條件。涌現而出的日新月異的智能機械已經讓曾經影視作品里的很多想象成為了今天的現實。

                      我們當然希望電影里高度智能化的賽博格技術走向泯滅人性的邊緣是一種危言聳聽。這種無視社會文化建構,對片面追求科技高速發展,進而挑戰道德底線的擔憂一直伴隨科技發展左右。在19世紀初期,瑪麗·雪萊創作的《弗蘭肯斯坦》里就描寫了人造人因為孤獨走向崩潰,于是報復人類制造者的場景,似乎暗示人類對大膽開辟科學新世界的后果要承擔更多的責任和風險。上世紀四五十年代,阿西莫夫在其科幻小說里提出著名的“機器人三定律”。第一條就是機器人不能傷害人類。他仿佛預見到機器人技術的長足發展會有取代人的可能。而今天我們也已經看到聰明的機器人在下棋博弈或重復勞作無差錯等方面顯示出高“人”一等的本領。如今在云計算和大數據等信息技術的有力支持下,人工智能、自動識別和自動控制技術讓機器擁有“大腦”并自主行動,看起來也不是什么遙不可及的夢想。有關人體生理自身的科學研究或者模擬人體發展出來的科技成果免不了構成對倫理道德秩序的新挑戰。而新挑戰能不能解決得好也會反過來影響科技發展的節奏和方向。

                      也許這正是人類的偉大之處。人類善于通過勤勞和智慧不斷創造奇跡,也善于預見諸多挑戰從而積極應變,改變自己的命運。解決好科技發展給社會整體文明發展提出的新問題,人類或將取得更多突破,贏得更多福祉!

                    (作者:耿嫻 中國科技館影視科普中心講師)

                    (專欄編輯:李競萌 趙錚

                     阿麗塔

                       (本文轉載自:《科普時報》2020-1-3(第2版)“媒眼看世界”欄目)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