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200225_941577_taonews.html
                    首頁  >  專題  >  媒眼看世界

                    第6期:致敬最美逆行者——觀美劇《血疫》有感

                    第6期:致敬最美逆行者——觀美劇《血疫》有感 0:00/0:00
                    最新發布時間: 2020-09-04   瀏覽數:
                    分享到:

                      20201月,中國科技館與《科普時報》合作開辦的“媒眼看世界”欄目正式亮相,專欄將聚焦媒體信息技術,談媒體發展,看世界變化。敬請持續關注!

                      本專欄面向科普工作者和社會公眾常年征稿(點擊“投稿說明”查看詳情),征稿郵箱:zhaozheng@cstm.org.cn 。

                    致敬;最美逆行者;血疫

                      南希:爸爸,你能挺住嗎?我真的很想過來,但接下來的36小時很關鍵,當前有很多事情要做。

                      爸爸:不,你得待在那里,他們需要你。沒有人比你更勝任這個工作了,你頭腦冷靜,心地善良。很多生命處于危險之中,現在是你展現自己價值的時候。

                      南希:爸爸,你要為我挺??!

                      這一段對話來自于2019年的美劇《血疫》,它改編自一本描寫埃博拉病毒的同名暢銷書,該書作者是擅長撰寫傳染病主題小說的理查德·普雷斯頓。故事中的女主角南希是美國陸軍傳染病研究院的一名上校,在劇集中由金球獎影后朱麗安娜·瑪格麗絲飾演。

                      故事發生在1989年,美國華盛頓,南希所在的實驗室收到一只猴子血液的樣本,檢測出令人聞風喪膽的埃博拉病毒。南希沖破重重阻力,第一時間帶領秘密軍方組織試圖阻止病毒擴散,最終證實這次病毒是埃博拉病毒的溫和變異,只在猴子之間傳播,并不傷害人類。

                      在劇中,埃博拉病毒的多次出現被稱為“怪獸回來了”?,F在,就讓我們一起來了解一下這個“怪獸”吧。

                      埃博拉病毒的形狀不同于常見的球狀病毒,而是一種絲狀病毒。它從哪里來?劇中講道:“病毒不是憑空冒出來的,幾千年來它一直生活在豬、蝙蝠、猴子體內,當人類摧毀動物的家園,動物相繼死去,它們就得換個宿主?!彼渴裁磦鞑??主要依靠血液、體液等傳播。它的威力到底有多大?

                      我們不妨把它跟大眾熟知的SARS冠狀病毒、艾滋病毒對比來看:從生物安全等級角度來衡量,SARS和艾滋病毒的等級為3級,而埃博拉病毒的等級為最高的4級;從死亡率角度來看,SARS的死亡率為10%,而埃博拉的死亡率最高達90%。高死亡率足以讓人不寒而栗,更可怕的是,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人會被侵蝕內臟,出現體內和體外出血的情況,因此埃博拉疫情也被稱為“血疫”。

                      44年前,也就是1976年,埃博拉病毒最早出現在人類的視野中。那一年,病毒瘋狂吞噬了非洲埃博拉河沿岸附近的55個村莊的百姓。劇中也再現了這一歷史背景,當時的非洲對于這一致命病毒一無所知,把病毒的侵襲當作神靈的詛咒。由于醫療衛生條件極其簡陋,人們共用針頭,加速了病毒的傳播,令疫情的發展雪上加霜。

                      面對埃博拉這種極其兇險的病毒,科學家需要進入生物安全4級實驗室進行研究分析,這也是全球生物安全最高級別的實驗室。此類實驗室一般由更衣區、過濾區、緩沖區、消毒區、核心區組成。在實驗室的核心區,總共有10道門,最里面的7道門要互鎖,避免空氣流通。世界衛生組織早在1983年就出版了 《實驗室生物安全手冊》,嚴格劃分了傳染性微生物的類別,制定了規范的生物實驗室等級標準和操作程序等。

                      病毒雖然可怕,但總有勇士直面兇險。在《血疫》中,有牢記肩上責任,雖牽掛著生命垂危的父親,但也只能忍痛堅守一線的傳染病學家南希。在現實生活中,有無數不計生死、逆向前行的抗疫一線醫護人員,就像南希父親說的那樣,“頭腦冷靜、心地善良”正是他們的真實寫照,是他們,用生命為人民筑起一道堅固的防護線。

                      哪有什么歲月靜好,只不過是他們在為你負重前行。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的張定宇院長,在身患重疾、妻子被感染的情況下仍沖鋒在前,身先士卒。他這樣說到:“我必須跑得更快,才能跑贏時間;我必須跑得更快,才能從病毒手里搶回更多病人?!?武漢市第五醫院的呂小紅醫生,由于密切接觸確診患者,自己本就是高危人群,擔心連累家人不敢回家。獨留家中的幼子只會煮泡面,除夕夜,她拜托親戚炒一個菜放到兒子樓下。想到此情此景,每一個母親,都會淚目。在武漢,來自全國的“白衣戰士”已有近兩萬人,數以萬計的父母和子女忍痛支持著自己的親人奮戰前線,他們都無愧于偉大二字。

                      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逆行者堪稱最可愛的人。他們最美,舍生忘死,逆行前進;他們最累,不分晝夜,拼盡全力;他們最強,救死扶傷,感動世界。希望我們重拾對自然的敬畏,以行動表達對最美逆行者的崇高敬意,愿你們早日歸來,一切安好!

                    (作者:趙志敏 中國科技館網絡科普部助理研究員)

                    (專欄編輯:李競萌 趙錚)

                    致敬;最美逆行者;血疫

                    (本文轉載自:《科普時報》2020-2-21(第2版)“媒眼看世界”欄目)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