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70216_463065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學姐來了  >  第176期

                    你好,我是最后的穿山甲

                    來源:中國數字科技館

                    你好,我是穿山甲。在這顆藍色星球上,我的家族史超過5000萬年。

                    我身披磷甲,身長40~50厘米,還有一條30厘米長的尾巴,體重1.5~3千克??雌饋黼m像爬行動物,但其實我是哺乳動物,和你們人類一樣。在堅硬的磷甲之下,我有著柔軟的身體,和一顆善良的心。我性情很溫順,不會攻擊動物或人類,讓我看起來顯得勇猛剛烈的磷甲只是我的防御裝置。在我感知到危險時,我會縮成一團,堅硬的磷甲讓敵人無計可施,即便是老虎、獅子等頂級狩獵者也一樣。

                    所以,在自然界中,我幾乎沒有天敵。

                    直到人類開始對我感興趣。

                    曾經,我有一個大家族。雖然我們穿山甲是唯一有磷甲的哺乳動物,是哺乳動物中的少數民族,但我們內部也有8個不同的種類,分別是中華穿山甲、印度穿山甲、馬來穿山甲、菲律賓穿山甲、大穿山甲、樹穿山甲、南非穿山甲和長尾穿山甲。我們主要居住在亞洲和非洲南部的熱帶和亞熱地地區。我是一只中華穿山甲,我的家族成員曾遍布廣東、廣西、福建、湖南、貴州、海南等中國南方各省。在中華大地美麗的丘陵上,我的先輩們曾自由地打洞、穴居、晝伏夜出、吞食白蟻。

                    是的,我們不吃草,不吃小動物,我們只吃白蟻和少量其他昆蟲,食譜簡單且單一。為了捕食白蟻,我們需要刨土、尋找蟻穴。我們的爪子很強壯、很鋒利,適合開掘和刨土;身上的鱗片能豎起,形成無數“小鏟子”,用以鏟土和把鏟下的土帶到洞外;我們舌頭很長,能用舌頭碰到自己的臀部,蟻穴再深也逃不出我們的“舌尖”。

                    此外,我們還有其他捕食的絕技。我們可以散發一種特殊的腥臭味,躺在地上偽裝成腐肉,吸引一些貪吃的昆蟲。等它們來時,我們伸出長舌捕食。有時候,我們還會豎起鱗片,一些昆蟲會鉆進鱗片的間隙,然后我們出其不意收攏鱗片,再下到水中,張開鱗片,讓蟲子們漂到水面上,我們就能盡情享用了。成年的我們,一頓可以吃掉300~500克白蟻,可以守護250畝林地不受白蟻威脅,維系生態平衡。你們人類稱我們為“森林衛士”。

                    但是,現在,你在中國的土地上,已經很難尋覓到我們的蹤影了。別說人類,連我自己,也很久沒有遇到另一只同類了。我們穿山甲是獨居動物,平時都是自己生活,需要繁育下一代時才會和異性待在一起。大多數情況下,一個穿山甲媽媽一胎只能生下一只穿山甲寶寶,一年生一胎,可見,我們種群的繁殖能力并不強。而且我們對環境很敏感,人工圈養的我們很難存活,你所知的、你能見到的人類交易市場的任何穿山甲及相關制品都來自野生穿山甲。

                    我還記得,我在6個月大以前,趴在媽媽的尾巴上,跟著媽媽外出覓食。那是我最幸福的時光,長大后我離開媽媽獨自生活,再也沒有與媽媽重逢過,也沒有見到過任何一只我的同類。

                    這些年,人類的社會經濟發展迅速,自然生態環境卻不斷惡化,我們的棲息地被嚴重破壞,家族成員就少了很多。

                    還有更多的家族成員進了偷獵者的布袋、非法交易市場的倉庫、人類的餐桌和藥房的中藥。

                    人類的報道說,2016年的第17屆《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即CITES)締結方大會,將全部8種穿山甲從附錄II提升至附錄I,也就是最高保護級別,禁止穿山甲及其制品的一切國際商業貿易。這么做的原因就是我所屬的中華穿山甲的幾近滅絕以及其他地區穿山甲的大范圍滅亡。

                    人類還報道說,穿山甲是全球受到非法貿易威脅最嚴重的哺乳類動物,超過了犀牛和大象。穿山甲的主要走私流向是從東南亞、非洲流入中國。在過去9年間,僅在中國執法部門查獲的走私案件中,就有相當于近9萬只穿山甲被殺,并走私到中國。大規模的走私給我在東南亞甚至非洲的眾多同類帶來了滅頂之災。

                    中國的巨大需求是導致我的家族走向滅絕的主因之一。

                    有一些中國人,認為穿山甲的肉很美味,他們不顧穿山甲是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的事實,寧可犯法,也要嘗嘗鮮。他們還把吃穿山甲當成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發布到網上。他們難道不知道,201711日起,根據新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不僅是捕殺和交易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的人會受到法律制裁,為食用而購買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的人也會被處罰嗎?

                    還有很多中國人,相信穿山甲,尤其是穿山甲的鱗片有藥用價值,能夠治療多種疾病。一些中醫理論強化了人們的這種認知,中藥傳統方劑和古代醫術中穿山甲起主治療效的方劑多達489個;2010年版的《中國藥典》記載穿山甲片具有“活血消癥,通經下乳,消腫排膿,搜風通絡功效”。

                    我們穿山甲的鱗片真的這么神奇嗎?我不太確定,我只知道,穿山甲用于治療人體疾病的具體機制至今仍不清楚,能有效緩解病癥的確切成分也尚未可知;而且,很重要的一點是,人類現有的實驗研究表明,我們穿山甲片和豬蹄甲的提取物化學成分相似且含量接近,豬蹄甲和穿山甲片一樣,也具有促進乳汁分泌、抗凝血和抗炎作用。我就想問一句,與其用瀕于滅絕的穿山甲入藥,為什么不考慮用豬蹄甲呢?與其冒險犯法花大價錢食用穿山甲,為什么不多吃點豬蹄甲呢?

                    人類說,在中國、在印尼、在印度等許多地方,已經看不到穿山甲了。我也很久沒有遇到另一只同類了。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中國國土內的最后一只穿山甲,只知道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目錄》里,中華穿山甲和馬來穿山甲屬于極度瀕危物種,距離滅絕只有一步之遙。大概,也許,可能,再過一段時間,如果我還活著,我會成為這里的最后一只穿山甲。

                    渡渡鳥、藍馬羚、大海雀、斑驢、巴厘虎、卡羅萊納鸚鵡、袋狼、云豹……這些美麗的生靈已經滅絕,還有更多的動物、植物正在走向滅絕。

                    地球上的人越來越多,地球上的人類越來越孤獨。

                    孤獨的人類是可恥的。

                    你好,我是最后一只穿山甲。在這顆藍色星球上,我5000多萬年的家族史即將終結。

                     

                     

                    (本期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

                    本文來自:中國數字科技館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科普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其它相關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責任編輯:云光]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9775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t20170216_463065_taonews.html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