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71124_645650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活動  >  心理學  >  2018電影中的心理學

                    從《恐襲波士頓》談談恐怖主義

                    來源:中國數字科技館

                    作者: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 王日出

                    2017年10月14日,索馬里摩加迪沙,385;

                    2017年8月17日,西班牙巴塞羅那,13;

                    2017年5月22日,英國曼徹斯特,22;

                    2017年4月3日,俄羅斯圣彼得堡,16;

                    2017年1月1日,土耳其伊斯坦布爾,39。

                    以上這些時間和地點,是今年發生過的數百次恐怖主義襲擊中的極少的幾次。

                    波士頓馬拉松賽上的恐怖襲擊,在2016年被搬上了大熒幕,最近在中國上映了。

                      圖注:2013年,第117屆波士頓馬拉松賽發生爆炸案

                    波士頓馬拉松恐襲中3人罹難,包括來自中國沈陽23歲的女留學生呂令子和一名年僅8歲的男孩,還有一些人留下了終身的殘疾?!犊忠u波士頓》重現了波士頓馬拉松恐襲事件發生之后的救援過程、確定兩名恐怖分子并將兩人擊斃或捉獲的整個過程。其中的人物也大多基于真實人物,包括被兩名恐怖分子槍殺的校園巡警、被挾制的中國留學生、雙雙在爆炸中失去腿的年輕夫妻等。電影也對兩名恐怖分子,包括哥哥的妻子等人物進行了高度還原。整個影片使用了大量來自當時的真實影像,也對很多場景進行了還原,其中很多對話也來自當事人后來的回憶,比如兩名恐怖分子在劫持中國留學生之后,用槍指著對他說:“你知道波士頓馬拉松爆炸嗎?你知道是誰干的嗎?我干的!我剛剛還殺了個警察!”

                      圖注:在爆炸中罹難的中國留學生呂令子

                    恐怖主義早已成為了現在這個世界上最讓人痛恨的事情之一。帶給人們的傷害也是巨大的。幾十年來,恐怖主義的發展愈演愈烈,死傷也越來越大。2016年,僅是通過自殺式爆炸襲擊,全球的28個國家就發生過469起,共有5650人因此喪生??植乐髁x之所以讓人感到恐懼,原因之一是它們的攻擊沒有目的性,針對的往往是手無寸鐵的普通平民,而出其不意的攻擊會使得本來被認為是固若金湯的復雜體系瞬間損壞甚至坍塌、造成大量傷亡,這使得所有人都有可能成為被攻擊的對象,從而對其結果處于極度的恐慌之中。

                    恐怖主義組織是絕大多數恐怖事件幕后黑手。很多心理學家通過對恐怖組織的組織方式、招募人員等進行了分析,也對落網的恐怖分子進行了訪談,或者對已經確定身份、在襲擊中死掉的人的歷史進行分析,對恐怖主義組織是如何把普通人變成殺人惡魔,這些惡魔又為什么能去殺人不眨眼等,進行了研究。

                    恐怖組織如何招募人員

                    多數恐怖分子并不是被強迫才加入恐怖組織的。與人類其他自愿行為相同,做出這樣的決定也受到了大大小小各種因素的影響。從大的方面說,比如政治或宗教的原因,出于“民族仇恨”,認為自己所在的群體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是“受害者”,因而將憤怒向外發泄?!靶 钡脑蚩赡艹鲇趥€人或家庭,比如喜歡冒險、有歸屬感,或者有金錢或者其他的誘惑。從這些因素的內在動力來說,有些是“拉”的因素,也就有動力被吸引進恐怖組織。還有些是“推”的因素,換句話說就是“逼上梁山”。而恐怖組織要做的就是利用這些大大小小、或拉或推的方式,吸引更多的人加入。

                    網絡是恐怖組織招募人員的主要渠道之一??植澜M織建立了很多煽動性的網站也上傳了很多視頻,也會通過社交媒體,如臉書、推特等進行招募,這些消息往往會鏈接到網站或者視頻進一步對瀏覽者進行煽動。在煽動材料中,恐怖組織會采用大量的廣告技巧給潛在“伙伴”打雞血。比如,廣告中經常會有“當你使用XX產品時……”,實際上就是把觀眾已經當成了產品的使用者,這種技巧可以給消費者一種已經購買的預設,讓產品與消費者產生聯系,從而更為接受產品。而在恐怖組織的宣傳材料中,也經常會使用主觀視角,或者“同伙”的話術,讓看到的人將自己置身其中,認為自己已經成為了其中的一部分。除了社交媒體,恐怖組織還推出游戲,來吸引年輕人和青少年。而在所有這些材料中,醒目的組織標志也是廣告的手段——“品牌”效應,隨著形象的深入,讓好奇者更心動,讓害怕者更恐懼。

                      圖注:ISIS的宣傳漫畫(圖片來源:英國鏡報網站)

                    僅僅看到恐怖組織的宣傳材料、被刺激或煽動,還遠不足以加入組織??植澜M織會去發掘那些被煽動起來的人,主動加為好友,或者制造熱門話題從而吸引更多的人。當這些打了雞血的人湊在一起,就會發生群體極化。所謂群體極化,是指在當個體處在群體中,整體的態度會出現向著極端的變化。在群體中,個體之間不僅會互相強化彼此的信念,還會有所比較,只有更極端才能取勝。比如自殺式恐怖襲擊者往往都組成小組,同樣被選為襲擊者的幾個人就會在恐怖組織領導的安排下組成小隊,成員之間互相強化信念,讓自殺襲擊的念頭更加鞏固。最后是簽訂正式的社會契約,往往是通過錄像的形式進行盟誓,讓每個人在鏡頭前再次重申自己的信念和行動,讓自殺襲擊成為最終的選擇。

                    為什么恐怖分子會同歸于盡?

                    從911之后,自殺式爆炸襲擊案件呈現噴井式增長,恐怖組織也越來越多采用這樣的恐怖襲擊方式。之所以用的多,除了影響大、效率高之外,自殺式襲擊還是恐怖組織間的競爭。這些恐怖分子把自己的生命當成“終極武器”,不惜與無辜平民同歸于盡。很多人認為,自殺式襲擊者是瘋子或者有病態人格。的確,有的自殺式襲擊者有精神問題,但這遠不是全部,沒有研究支持心理變態或者某些人格是導致恐怖主義行為的主要原因。也有人認為,自殺式襲擊者都貧困并且缺少教育。的確,有些自殺式襲擊者來自貧民窟,自殺式襲擊可能為他/她的家庭帶來一筆可觀的收入,因而有經濟學家斷言,自殺襲擊是出于“機會成本”的理性計算。但是自殺式襲擊者并非都出自寒門或無親無故,不少人有著不錯的教育背景,而用永恒的死亡換取有限的利益,這怎么看都不是劃算的買賣。

                      圖注:恐襲波士頓的察爾納耶夫兩兄弟(左邊哥哥已死、弟弟被判處死刑)

                    心理學家Ariel Merari的團隊在上世紀90年代研究過34個自殺式襲擊者,絕大多數是20出頭的未婚男性,這些襲擊者在教育、社會經濟地位、人格特征和社會交往上都很正常,并非一無所有或者沒有選擇。2006年,Brym和Araj采訪了42名自殺式襲擊者和他們的家人,最后得出結論,自殺式襲擊者“總歸還是普通人”。社會環境、恐怖組織影響和個人原因的交互作用才讓普通人成了殺人犯。

                    在個人層面,大多數的自殺襲擊是理性決定。這種決定部分來自于恐怖組織內部的壓力和對恐怖組織的認同。洗腦和心理控制是恐怖組織對新成員的一貫手段。最近有人提出,“精神變態”雖然不是加入恐怖組織的原因,但可能是加入之后的結果。被狂熱的宗教、政治和組織氛圍所圍繞,潛在的襲擊者開始相信他們的死是為了更高的、更有意義的目標。

                    在社會層面,雖然自殺式襲擊者本人可能不窮也受過良好教育,甚至來自社會的中上層,但是“盛產”自殺式襲擊者的社會往往更貧窮,失業率更高。在一個貧窮的社會里,恐怖組織可以招募到更為合格的自殺式襲擊者,這可能是由于這些人更容易感到社會的不公平,進而變得更為極端。另外,自殺式襲擊者往往通過復雜的社會網絡進行招募,國際恐怖組織間的相互聯系也使得自殺式襲擊得以擴散。

                    恐怖分子能不能被發現、恐怖組織能不能被破壞?

                    在對抗恐怖主義這件事情上,科學家也在努力,有很多研究者對識別恐怖分子、瓦解恐怖組織進行了研究。

                    實際上,幾年前以色列創業公司faception稱,他們開發的人格預測程序,可以通過分析面部特征區分20種人格,其中就包括有犯罪傾向的人。該公司沒有介紹如何進行篩查,不過透露是根據了一些面孔特征與行為的基因關聯,他們通過機器學習和計算機視覺等AI技術進行訓練,識別不同的面部類型。通過統計模型,歸納出了15類面部類型,包括高智商者、科研人員、推銷員等等。比如推銷員的特點是“高度自信、可信賴、有魅力、高智力和優秀口頭表達能力的人”??植婪肿右彩瞧渲械囊活惷婵?,特點是“抑郁焦慮程度高、內向、缺乏情緒體驗、精于計算、悲觀、自尊低、情緒波動大”的人,他們認為該技術可以協助警察和保安篩查出危險人物,并表示其軟件能夠識別出2015年巴黎襲擊案中的9名恐怖分子(共11人)。

                    但是即便是最先進的面孔識別技術在面對海量樣本時的正確率也不理想。在去年的一項研究中,使用不同的面孔識別軟件在超過69萬人的大型數據庫MEGAFACE中進行識別,表現最好是Google的FaceNet、準確率為75%,其次是俄羅斯的N-TechLab,準確率為73%,有的在小樣本上準確率到95%的算法在大樣本中還認不出1/3。就像在《恐襲波士頓》中,作為爆炸案策劃者的哥哥塔梅爾蘭察爾納耶夫實際上已經上了FBI的監控名單。但就像前面提到的研究,恐怖分子“也是普通人”,不抓錯、不放過談何容易。

                      圖注:FACEPTION分類中的白領罪犯、恐怖分子、戀童癖者(圖片來源:FACEPTION網站)

                    個人不容易,那么群體呢?2016年《科學》雜志發表的一篇論文,研究者分析了2015年1月至8月196個支持伊斯蘭國ISIS的網絡自發群體和超過10萬的追隨者,并建立了統計模型鑒別支持者的行為模式。通過數據模擬發現,所有的“獨行俠”都會很快加入自發群體,如果反對ISIS組織不強、反對太分散,那么支持ISIS的自發群體就會呈指數增長組成超級巨無霸。而這些群體可能越碎片化(也就是群體成員越分散),群體內部消息就會向病毒一樣傳播,迅速傳遍世界。但是如果把自發群體分散成小群體,就可以將其小群體各個擊破。利用這個模型也可以發現可能出現的恐怖組織,提早預防。

                    恐怖主義不會打倒強大的內心:在波士頓恐襲中失去腿的夫妻倆在第二年,坐著輪椅又出現在同一條賽道上。在世界各國都在積極打擊恐怖主義的同時,利用科學了解恐怖主義,能夠知己知彼,也可能為打擊恐怖主義提供新的思路。

                      圖注:Jessica Kensky 和Patrick Downes夫婦攜手沖過2014年波士頓馬拉松的終點

                    參考文獻:

                    1. Brym R &Araj B (2012). AreSuicide Bombers Suicidal? Studies in Conflict & Terrorism, 35:432–443

                    2. Atran S (2003). Genesis ofSuicide Terrorism, Science, 299, 1534-1539

                    3. Gill P & Corner E (2017). Thereand Back Again: The Study of Mental Disorder and Terrorist Involvement,American Psychologist, 72, 231–241.

                    4. Horowitz M (2015). The Rise andSpread of Suicide Bombing. Annual Review of Political Science. 18:69–84

                    5. John NF et al (2016). New online ecology of adversarial aggregates: ISIS and beyond, Science, 352, 1459-1463.

                    詳細劇情及波士頓馬拉松恐襲回溯

                    《恐襲波士頓》的電影開始于2013年4月15日的清晨,這天是美國的“愛國者日”,幾個完全沒有關系的人物(其中大多數有真實原型)開始了普通的一天:有高興地去看馬拉松比賽的父子,有正在溫存的夫妻,有在推廣自己app的中國留學生,有給心儀對象送咖啡的校園巡警,有剛回到工作崗位上的警察……但他們的生活即將被另外兩個人改寫:這時這兩個中東相貌的年輕人正在看著自制高壓鍋炸彈的視頻、準備著什么。

                    幾個小時之后,當馬拉松選手陸續回到終點線時,兩聲巨響在終點響起,爆炸發生了。警察和救援者開始組織觀眾疏散、救治傷者,隨后聯邦調查局坐鎮、多個機構介入調查,根據現場殘留的痕跡,爆炸被定性為恐怖事件開始調查。由于用于制造爆炸的材料極為常見,無法從材料來源上進行排查,現場又是馬拉松賽的終點熱鬧非凡,調查人員只能從現場觀眾錄制的視頻、周邊的監控里尋找線索,100名分析員最終在70兆的視頻中鎖定了兩名帶著棒球帽的嫌疑者。

                    兩名恐怖分子此時正打算去紐約繼續進行恐怖襲擊,在得知自己已經成為警方追緝的對象后,兩個殺紅眼的罪犯在路上為了搶槍,槍殺了正在巡邏的校警并劫持了中國留學生孟盾的奔馳SUV將其作為人質。孟盾趁著加油,打開車門逃到旁邊的便利店,并向店主求助撥打911,也正是根據孟盾提供的車載GPS標號,警方確定了車輛位置,并將搜索范圍縮小。當警察發現奔馳車并展開追捕時,雙方發生交火,本來就打算去紐約炸時代廣場的兩兄弟把炸彈也用在了交火之中。在這次交火中,哥哥死亡,弟弟駕駛車輛逃離。多名警察負傷,其中一名警察身負重傷,在不久之后殉職。

                    弟弟在逃亡中棄車逃跑。警方通過車上留下的指紋確定了兩兄弟的身份。警察在近一天的地毯式排查快要無功而返時,接到市民報警,自家后院停放的游艇有異動,通過紅外掃描,人被發現了。在警察的槍火交織下,19歲的焦哈爾·察爾納耶夫舉手投降。

                    本文來自:中國數字科技館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科普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其它相關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責任編輯:李鷺]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21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9775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t20171124_645650_taonews.html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