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71221_666928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活動  >  心理學  >  2018電影中的心理學

                    從《至愛梵高》聊聊“瘋子·天才”

                    來源:中國數字科技館

                    作者: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 王日出

                    最近剛上映的電影《至愛梵高》是第一部油畫電影,電影的每一幀畫面都是一幅油畫。除了風格上對梵高作品的高度還原,整部電影更是用幾十張梵高各個時期的作品作為畫面的基礎——用肖像畫引出人物,用風景畫作為場景,每個“畫中人”都由真人扮演,先由真人演一次之后,將畫面轉化成了一幅幅油畫,最后以定格動畫的形式展現出來。

                    這部電影以一位送信人穿針引線,通過多位人物的視角,對梵高最后兩年的生活進行了回憶——梵高到底瘋沒瘋?他到底為什么自殺?梵高在世人的眼中是個“瘋子天才”,這次就從梵高來聊聊“瘋狂的天才”。

                    梵高到底得的什么病?

                    梵高在1888年,自愿住進阿爾勒的精神病院,在那里,醫生診斷他患有癲癇以及苦艾酒中毒(Absinthism),這是十九世紀很常見的對精神病患者的診斷。由于醫學的不斷發展,精神病的診斷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美國精神病學雜志2002年曾發過一篇論文,專門回顧了關于梵高所患疾病的討論。曾有超過150位醫生給出超過30種診斷,包括鉛中毒、美尼爾癥到各種精神疾患,大多數醫生認為梵高患有多種疾病。梵高住進精神病院時的診斷是癲癇,1956年學者更明確指出是病灶在顳葉(由于服用苦艾酒治療邊緣系統的早期病變而導致)。其他精神疾患的診斷包括了精神分裂癥、雙相情感障礙、神經性梅毒等等。

                    美國《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的第一版在1952年發表,隨后經歷過1968年、1980年、1994年的四次重大改版,2013年出版了最新的第五次改版。每一個版本都反應的是當時主流的精神病學理論,比如第一版和第二版主要受到精神分析理論的影響,更可以看成一本探討精神病癥狀產生原因的“理論書”,和現在的精神疾病劃分已經大不相同。從第三版起,DSM改用了醫學模式的診斷方式,這也使得“病”與“非病”之間有了明確的區分,成為了一本指導臨床診斷、區分疾病的工具書。DSM涵蓋的精神疾病越來越多,劃分也越來越細,在2013年出版的最新版DSM-5中,包括365種精神疾病,其中大部分甚至不存在于1952年出版的DSM-I,而DSM-I中的很多疾病也被新的標準和名稱取代。

                    因此,梵高到底得的什么病,從現在的眼光看肯定與當時有所差異。根據梵高留下的書信往來、周圍人對他的回憶,以及在阿爾勒住院期間的記錄來看,大多數人認為梵高更可能是罹患了精神分裂癥或者雙相情感障礙,也就是常說的躁郁癥(躁狂和抑郁交替發作)。

                      圖注:DSM的變遷

                    能從藝術作品看出藝術家的精神問題嗎?

                    藝術作品不僅表現了藝術家觀察到的世界,也映射了藝術家的內心世界和精神狀態。還是以梵高為例,他一共留下了800多幅畫作,這些作品很明顯出現了不同的風格。根據畫面的色彩和內容,有人把他的畫分為“藍色時期”、“玫瑰時期”等等。不少醫生認為梵高在“藍色時期”處于嚴重的抑郁時期,而“玫瑰時期”的畫家處于躁狂狀態。畫作的色調體現了不同時期的情緒狀態。

                    實際上,畫作中的灰暗不僅體現了抑郁患者的精神狀態,還很可能是他們眼中世界的真實表現。研究發現,抑郁癥患者眼中的世界的確比健康人更為灰暗,甚至有學者認為抑郁癥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感覺失調的疾病。在2010年發表的一項研究中,德國弗萊堡大學的研究人員找來40名抑郁癥患者和40名匹配的健康成人,為了了解抑郁癥與視力的關系,通過微電極采集神經電信號,對視覺細胞和神經在工作時的神經活性進行了檢查。被試者坐在一間昏暗的房間中,觀看屏幕上的黑白方格。這些黑白方格有6個階段性變化,對比逐漸降低,也就是畫面變得越來越灰暗。每個階段持續10秒,然后間隔一段時間再次重復實驗。結果發現抑郁癥患者的神經電信號較低。例如,當看到黑白方格出現時,健康參與者神經活性為抑郁癥患者的3倍,表明后者感覺對比度的能力較差。對色彩對比度的區分能力,也與抑郁癥狀成反比,抑郁癥更為嚴重的患者感知對比度的能力則更差。僅通過視網膜低對比度這個特征,可以準確分辨出92.5%的抑郁癥患者,排除77.5%的健康人。這個研究團隊之后對抑郁患者的視覺進行進一步研究,抑郁患者在經過抑郁癥治療之后,不僅抑郁癥狀得到緩解甚至消失,視力對于對比度的分辨也恢復了正常??梢娬且钟舭Y,讓病人眼前一片灰暗,當癥狀緩解,抑郁癥病人的世界又會恢復晴明。

                      圖注:梵高經常畫的主題之一——星空夜

                    與“藍色時期”相反,梵高的“粉色時期”畫作顏色更為鮮艷、明媚。從精神病診斷的角度,不少醫生認為這時的梵高處于雙相情感障礙的狂躁期。跟抑郁癥患者一樣,雙相情感障礙患者也有一定程度的視覺感覺損傷,他們對于運動物體的視覺感覺較差,尤其是運動物體對比度的感覺較差。換句話說,移動的物體需要和背景有更高的對比度,才能被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看到。

                    除了色彩,對于人物的表現也可看出端倪。梵高留下了很多人物肖像,這些肖像大多表情凝重,沒有笑意。是這些人不會笑嗎?這么多人,總有會笑的吧。那么這種普遍的嚴肅表情,有可能就是因為梵高本身“看不到”表情——很多精神疾病(包括抑郁癥、精神分裂等),都存在情感麻木的癥狀,對他人的情緒表現也較難區分。

                    不過,到底能不能從藝術作品中對藝術家的精神狀態進行判斷,下結論還為時過早。曾經有研究者讓12位精神科醫生對20名精神病患者(精神分裂癥、雙相情感障礙各10名)和10名健康人的繪畫進行判斷,分辨出哪些出自精神病患、哪些出自健康人之手。結果這些精神科醫生并不能有所區別。再讓這些醫生和12名普通人對4名有名的“瘋子畫家”不同時期的作品進行判斷,不論醫生還是普通人都可以從畫作中區分這些畫家的發病時期。由此可見,對于藝術家精神狀態的診斷還需要根據其他方面的癥狀進行判斷,僅從作品出發就只是輔助而已。

                      圖注:哪幅畫是畫家在發病之前畫的、哪幅畫是在發病之后畫的?

                    創造力與精神病

                    不只梵高,很多藝術家在普通人眼里都“精神不正?!?。梵高的好友高更就是一個例子,甚至梵高都覺得高更是個瘋子。英國詩人拜倫說的更直接:“我們這些藝術家就是一群瘋子?!?/p>

                    早期關于創造力和精神病的研究主要是對于高創造力個體(比如藝術家和科學家)的回溯性研究。比如最早對103位“天才人物”的傳記分析發現,其中4.2%的人曾在某一時期表現出躁狂癥狀,8.3%曾表現出抑郁傾向。藝術家們所具備的某些人格,跟精神病患者的人格特質相吻合,比如這兩類人都有較高的神經質及精神質。而在普通人群中,某些負面人格特質得分高的人,也同樣表現出較高的創造力,比如對4000多名管理者的研究發現,負面人格結構中的妄想和浮夸戲劇化得分高,創造力得分也更高。另一方面,某些精神病患者的認知加工特點,也符合高創造力的特征。比如思維奔逸就可能與發散性思維的某些特點相吻合,而在很多精神疾患中存在的高警覺特點也可能有利于藝術家對環境信息的“高敏感”加工。

                    有人說瘋子和天才只有一線之隔,他們在大腦結構和功能、神經分子層面都有相似之處,這可能是因為瘋狂和創造力可能有著共同的遺傳學基礎。Andreasen對30名作家進行了長達15年的跟蹤,結果發現80%曾經出現至少一次抑郁或躁狂發作,在他們的一級親屬中,不論是高創造力者的比例(53%),還是罹患情感障礙的患病率(18%),都遠高于普通人群(27%和2%)。而在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的后代中,創造性思維的得分也高于普通人群。瑞典一項對超過30萬人的家族譜系研究發現,在創造性行業中(包括科學家、藝術家、作家等),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精神分裂癥或者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的兄弟姐妹占比遠高于普通人群。

                      圖注:英國畫家Louis Wain從正常到精神分裂期間畫的各種貓

                    2015年一項來自冰島的研究對創造力和精神病并存的遺傳基礎提供了更明確的支持——創造性行業的人群中攜有導致狂躁抑郁癥和精神分裂癥的基因的比例更大。研究首先對86000名冰島人的基因進行了檢驗,發現一種基因的特定基因型(neuregulin 1 T/T基因型),攜帶這類型基因的人躁狂抑郁精神疾病和精神分裂癥的發病率是其他人的兩到三倍,它在藝術家中的攜帶率比其他人高17%。隨后,又對挪威和瑞典的35000人進行了檢驗,那些需要較強創造力的職業中(比如畫家、音樂家、作家和舞蹈家等),有25%的人攜有可能導致精神疾病的潛在基因,比例遠高于一些對創造力要求相對較低的行業,如農業,手工業和銷售業。

                    “瘋子”與“創造力”共存,還有另一種可能性:作品是瘋狂或者克制瘋狂的產物。創作是瘋狂的產物比較好理解。就像前面所說,精神癥狀發作時,人的感覺、情緒、思維都與正常狀態下不同,更不用說妄想、幻覺這些常人不會有的體驗,這樣的狀態下所呈現出的作品就表現出了“不走尋常路”,可能具有更高的藝術價值。另一方面,創作也可能是抑制不良的情緒反應和癥狀發作的一種方式。比如梵高就說高更:“畫畫并不是因為他瘋了,而是讓他遠離瘋狂”。一些精神科醫生就將藝術治療用于精神分裂、狂躁障礙的輔助治療,或當做恢復期的干預方式。而《至愛梵高》中出現的加歇醫生,也認為畫畫有助于梵高的康復,這可能也是梵高能在不到10年的畫家生涯中留下800多幅作品的原因吧。

                    《至愛梵高》詳細劇情

                    故事開始于梵高自殺去世一年之后,梵高生前寫給弟弟提奧的最后一封信還沒有送到收信人的手中。于是郵政局的老局長委托兒子阿爾芒將信送給提奧,已完成梵高最后的囑托,最重要的是解決父親的一個心結:在梵高自殺前六周,老局長還收到了梵高的信,說自己狀態平靜,怎么會自殺了呢?阿爾芒于是開始送信并探究梵高死因,他接觸到了在梵高生前最后六個星期所見到的人、所發生的事。阿爾芒先來到巴黎,找到了繪畫用品供應商,卻得到了提奧在梵高去世后半年也自殺而死的消息。之后阿爾芒來到了阿爾勒,梵高最后居住的南法小鎮,在那里,他見到了梵高所住旅館的老板女兒、梵高醫生加歇的女兒、管家以及加歇本人,還有鎮上為數不多的與梵高接觸過的人。通過他們的回憶,梵高的經歷和形象逐漸豐滿起來。但梵高之死,就像羅生門一樣,每個人都只看到了一部分的事實。最終梵高最后給提奧的信輾轉交到了提奧遺孀手里。梵高是不是自殺、到底為什么自殺?從提奧遺孀謄寫的兩封信中,阿爾芒也有了自己的答案。

                      圖注:《至愛梵高》中出現的“畫中人”

                    參考文獻:

                    1. BlumerD(2002). The Illness of Vincent van Gogh,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59, 519-526.

                    2. et al (2010). Seeing Gray When Feeling Blue? Depression Can Be Measured in the Eye of the Diseased, Biological Psychiatry, 68, 205-208.

                    3. Bubl E et al (2012). Effect of antidepressive therapy on retinal contrast processing in depressive disorder.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 201, 151-158.

                    4. Fitzgerald PJ (2013). Gray colored glasses: Is major depression partially a sensory perceptual disorder?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151, 418-422

                    5. Keshavan MS & Rao A (2006). Can Psychiatrists Recognize Mental Illness in Paintings?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63, 599.

                    6. 李亞丹等?!盎?腦-環境-行為”框架下創造力與精神疾病的關系及大數據背景下的研究展望,科學通報,2016,61卷,1233-1249.

                    7. Power RA et al (2015). Polygenic risk scores for schizophrenia and bipolar disorder predict creativity, Nature Neuroscience, 18, 953-955.

                    8. Kyaga S et al (2011). Creativity and mental disorder: family study of 300,000 people with severe mental disorder.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 199, 373-379.

                    本文來自:中國數字科技館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科普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其它相關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責任編輯:李鷺]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21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9775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t20171221_666928_taonews.html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