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80504_761720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活動  >  心理學  >  2018電影中的心理學

                    從《后來的我們》聊聊從鄉村到城市的人們

                    來源:中國數字科技館
                      
                     作者:王日出 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

                             五一檔期最火的電影要數劉若英的導演處女作《后來的我們》。這部電影講述的是兩個從外地來到北京打拼的年輕人,跨越十年的故事。電影中男女主人公的初次見面發生在人潮洶涌的春運的火車上。春運,號稱是世界最大規模的年度人口遷徙運動,而中國的人口遷徙也遠遠不只是春運。這次就來聊聊“北漂”。
                            為什么選擇來到城市
                            移民,或者說遷徙,在動物中很常見。每年到了一定的季節,動物們就會不辭辛苦、不遠萬里,進行遷徙。動物遷徙的目的,是為了生存和繁衍。而人類最初的遷徙,原因也是如此。人類的遷徙,我們現在叫做移民,是人從一個地方到另外一個地方的運動。中國歷史上就經歷了多次大移民,比如唐朝安史之亂后中原漢族人口南遷、明初洪武年間從山西大槐樹向各地的大移民等等。在改革開放的三十年間,更是有大量的農村人口向城鎮流動。根據目的地的不同,又分為國內移民(比如從農村到城市)和國際移民(比如從中國到外國)。
                            隨著社會的發展和進步,移民的原因也越來越復雜,包括了經濟、社會、政治、環境等方方面面。在電影中,小曉來北京打工,見清來北京讀書。一般來說,這些原因里既有“拉著走”的,也有“推著走”的。拉著走,指那些新地方的吸引之處,人們被吸引到了新的地方。比如大城市里更多的就業機會、更豐厚的收入、更好的社會服務(比如醫療、教育)、安全(少犯罪、少自然災害)、環境適宜、社會穩定等,這些因素讓人“趨之若鶩”。推著走,指那些老地方的厭惡之處,把人“逼走”。比如家鄉的落后貧窮、缺乏工作機遇、生活條件差、莊稼謙收、社會不穩定,甚至家庭關系不和諧等等,都可能讓人“避之不及”,希望及早逃離。在城市發展早期,“推”和“拉”兩個力量的共同作用,導致了移民的出現。而隨著城市生活遇到的問題越來越多,“推”和“拉”可能來自同樣的地方,現在大批曾經的“北漂”、“上漂”紛紛逃離“北上廣”,也是因為這些大城市在吸引的同時,也有大量的困難,而家鄉的吸引力則增大,不少人選擇了返鄉。
                            “拉-推”模型主要是從人的微觀環境進行考慮,從稍大一些的角度,則需要考慮到社會關系和社會網絡。比如以中國來說,由于家族的觀念,很多長輩在子女安定之后,會跟隨他們來到新的地方,這種移民就是基于家庭紐帶。也有一些地方是通過社會網絡,比如一個人來到新地方后,會吸引很多老鄉的到來。從更加宏觀的角度,則要考慮到整個社會的經濟結構,移民是經濟發展的產物,是社會格局調整、資源分配、資金流動的契機、過程和結果。
                            但也并不是生活在同樣環境下的人都會選擇來到城市。人類的價值觀和性格表現在個體的方方面面,也是行為的動機。在成年后,決定在哪里生活、工作也可能跟個人價值觀有關。在外國的研究中發現。持有國際主義、重視自我成長和解放的子女,會搬到離父母家更遠、離故鄉更遠的地方。比起守在父母身邊的人,離開家鄉的人開放性更高(獨立思考、更愿意接受新鮮的事物),移居大城市的人宜人性更高(富于同情心、樂于助人、重視合作),但情緒波動大(神經質高)。根據我國對于流動農村人口的調查,流動的農村人口與常駐的農村人口在性格方面有明顯差異:農村常駐人口更為保守、內向,而流動人口焦慮性更高??偨Y而言,離開家鄉的人更加獨立自我、喜歡冒險;而留在家鄉的人更加傳統保守、重視家庭。性格和價值觀的不同自然也導致了歸鄉者與留在本地的人之間的差異與矛盾。
                            城市的遭遇
                            《后來的我們》里,小曉在初識見清的時候說:有人說來到一個地方五年就可以扎下根,兩人都已經來了四年,還有一年就能扎根。但即便十年之后,買了房、成了家,兩人依舊有種漂泊感。
                            不論移民的原因為何,進入新的文化中,人們都需要有個適應的過程。上世紀50年代,Sverre Lysgaard提出了文化適應的U型曲線變化理論,他認為人們到達一個新文化中,會經歷幾個階段的變化:首先是蜜月期,什么都新鮮、充滿熱情,所以感覺良好;然后是危機期或者文化沖擊期,興奮過去了,實際困難突現出來,也會開始想家;之后是適應期,人們逐漸克服困難,重新找回自信,人們逐漸適應新的文化并懂得行事;最后是融入期,可以在新文化中應對自如。
                            有人進一步擴展這個模型,提出沖擊是不斷出現的,因此對于新文化的適應也有起伏,適應過程是W型的。Edward Hall提出“冰山”模型,認為文化就像浮在海面的冰山,我們能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但隱藏在海面之下的還有更大的內在文化,就是一個社會的信念、價值、社會形態等等。這個模型類似意識和潛意識,社會行為由這兩部分共同驅使,社會內在文化只能通過長時間的參與才能了解。當我們只看到表面,就很容易觸礁。
                    Edward Hall的文化冰山模型(圖片來自網絡)
                            文化適應有不同的方面,每個方面又有不同的角度。比如工作適應,就包括新的任務、新的角色、新的環境等。而人際適應則被認為是最難的一方面,包括在工作和私人環境中與“本地人”的交往等。文化適應是一個頗有壓力的過程,也會影響移民的身心健康。單就心理健康而言,Berry提出居住時間和心理健康成正比,也就是居住時間越長、心理健康越好,也有人提出是上升趨勢逐漸平緩。移民心理健康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包括社會經濟地位、性別、教育程度、社會支持等等。比如成年的城市移民,男性收入越高朋友越多、心理健康水平也較高,但女性的社會網絡就較少收到收入影響?!蹲詈玫奈覀儭分?,小曉幾乎沒有朋友,而見清的朋友也是幾個同學老鄉。對于國際移民來說,精神健康水平總體較本土人差,而且也與經濟水平、社會融入度有關。另外較晚移民的人由于更難適應新的環境、找到新的朋友,精神健康水平較差。
                            很多初到城市的人,可能會遭遇各種困難,“歧視”可能是其中之一。電影《甜蜜蜜》講述的是兩個從內地到香港的青年男女的故事——來自廣州的李翹想不明白,明明自己跟香港人一樣說著廣東話、從小看香港電視劇、聽香港歌曲,但為什么還是會當成“鄉巴佬”而被歧視。聯合國對歧視的界定包括:雖然有很多不同的形式,但是所有的歧視都包括一定形式的排斥和拒絕。歧視,英文是discrimination,就源于拉丁語的“與之區別”。這個詞根提示我們,“與之”,就是自己和“之”是不同的,歧視就是在“我(們)”和“他(們)”之間劃出的一條鴻溝。2015年美國壓力調查顯示,69%的成年人曾經歷歧視,47%曾經歷嚴重歧視,如政策不公、不合理被解雇或得不到升遷、醫療不公等,而歧視與壓力和較差的健康狀況有關。
                            歧視可以基于不同的因素,比如種族、性別、年齡、性取向、宗教信仰、殘疾、疾病、語言等等。
                            造成歧視的原因,也有不同來源,包括:
                            1.真實的競爭:基于自己的利益,目的是為“我們”獲得物質資源(比如食物、領土等等);
                            2. 社會的競爭:基于自尊,目的是為“我們”獲得較“他們”高的社會地位;
                            3. 贊同性的歧視:基于對“正確性”的需要,反應了穩定合理的社會地位結構(比如歧視地位低的群體因為地位低)等。
                            與歧視息息相關的另兩個概念是刻板印象和偏見??贪逵∠笫侵父鶕后w身份的過分概括化的印象,偏見是指認同刻板印象并且有厭惡等負面情緒,歧視是指對群體或群體成員的不公正對待。這三者分別表述了一件事情的三個方面:認知(刻板印象)、情感(偏見)和行為(歧視)。對待“外地人”的刻板印象包括“地圖炮”——來自某個地方的人都有一樣的特點,在情感上則表現為疏離、害怕甚至厭煩。而由于刻板印象造成的認知定勢以及情感上的疏離,也就妨礙了進一步接觸和了解。而另一方面,由于現實情況的差異,比如城市高額的消費,也會造成外來者和本地人在生活上的隔離,比如《后來的我們》里,就反應了住在格子間的“蟻族”生活。心理、認知甚至生活空間的隔離,也加深彼此之間的鴻溝。
                            回鄉的隔膜
                            跟古代的舉家移民不用,現在中國的人口流動,很多是只身一人來到城市,而原本的家庭還在故鄉。這也就造成了每年春節期間大量進城務工人員返鄉的春運狂潮。對于常年漂流在外的游子,春節的時候渴望回家,但是真正回到家又會“水土不服”:由于過年放假,日常生活作息被打亂,很多人的睡眠有了大變化:不用一早起床擠地鐵,到日上三竿才回家。這樣的變化,使得過年前后需要不短的時間來“倒時差”。但是心理上的“時差”更難克服:由于異鄉和故鄉在生活習慣、觀點、人際相處模式等方面的不同,讓久居異鄉的人或已經適應了他鄉文化的人,回到故鄉的模式下,會產生很多不適應。有人稱這種從異鄉到故鄉的不適應,叫做“家庭時差”。
                            跟一般意義上的時差一樣,兩地的差異越大、不適感越顯著。規律的飲食、作息,按照當地的習慣安排時間都可以幫助克服生理時差。同樣的策略可以用在克服“心理時差”上:保持自己習慣,根據環境做出調整。
                            長期生活在外地的成人子女跟留在故鄉的父母存在“時差”。從畢生發展的角度,父母和成年子女處于不同的發展階段,面對著不同的核心沖突。從文化變遷的角度,生長在不同時代的人有不同的價值觀念和行為標準。在《后來的我們》中,田壯壯飾演的老父親寧愿守著小店,甚至是一臺已經壞了的老電視,也不愿意跟見清到北京住大房子。
                            子女和父母存在矛盾是很正常的事情,成年子女和父母之間的矛盾主要發生在六個方面:溝通和交流的方式,習慣和生活方式的選擇,撫養子女的方式和價值,政治、宗教、社會觀念和意識形態,工作態度和方式,家庭觀念和標準。如何“求同存異”是父母和子女都需要思考和努力的問題。
                            電影里,小曉和見清的愛情走散了,“后來的我們什么都有了,但卻沒了我們”。來到外鄉,很多人也會面對這樣的變化甚至是迷失,有些人選擇回鄉,有些人選擇堅持。其實沒有哪種選擇是一定錯或者一定對,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路,便是最好的選擇。
                    本文來自:中國數字科技館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科普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其它相關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責任編輯:李鷺]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21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9775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t20180504_761720_taonews.html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