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80710_822118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活動  >  心理學  >  2018電影中的心理學

                    深度解讀《動物世界》:他們玩兒的游戲是什么?

                      進入暑期,國產大片也洶涌而來,最先搶灘的是改編自日本漫畫、腦洞大開的《動物世界》。電影的主人公鄭開司是一個小丑演員,要靠自己微薄的收入維持母親高昂的藥費。由于輕信朋友李軍而傾家蕩產還欠了一大筆債務,以債務為要挾,鄭開司被帶上了名叫“命運號”的賭船,開始進行一場生死博弈。在這里,人不再是人,而是弱肉強食的動物世界。

                      賭船上的游戲是最簡單的“剪刀石頭布”,規矩也很簡單:每個人都有一定的牌和籌碼(星星),在四個小時的游戲中,要進行若干次兩兩對決,打出牌、贏取或輸掉籌碼,最終打光所有牌并保持籌碼數就可以安全上岸,輸掉所有籌碼就要置身死地,而到最后還有最后交易的可能,換取更多利益或解救他人??此剖琴€徒間的單打獨斗,但為了勝利則要與人聯盟合作,考驗的是合作者間的信任和博弈?!秳游锸澜纭防锩娴暮芏嗖┺膱鼍?,都可以在心理學實驗中看到,包括人際信任實驗中經常會采用到的實驗范式。

                      囚徒困境: 鄭開司與張景坤的第一次博弈

                      張景坤是鄭開司在賭局開始后第一個碰上要跟他合作的人。此時鄭開司的想法很簡單:活著下船,他只要在玩完所有局數且保持不敗的情況下,就可以完成這個目標。張景坤提出了合作:兩個人只要每局出一樣的牌,兩個人一直平局,兩個人就都可以平安下船。這像極了囚徒困境。

                      小知識:囚徒困境 (Prisoner’s dilemma)

                      警察抓獲同伙作案的兩名嫌疑犯,警方將他們分別放到兩個房間里隔離審訊。他們彼此都不知道同伴跟警察說了什么。

                      警方的政策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1.如果兩個人都認罪,各判5年;

                      2.如果兩個人都不認罪,則各判1年;

                      3.如果只有一個人認罪,那么認罪的這個人將被釋放,不認罪的那個人要判10年。

                      如果你是其中一名囚徒,你會怎么選擇?

                      在囚徒困境實驗中,如果雙方想獲得共同的最大權益,就是雙方都咬定不招供,這樣一共只需要坐牢兩年。但從自己出發,最好的結果是對方不認罪而自己認罪,這樣自己就可以無罪釋放。這就出現了個人利益與共同利益的矛盾。當只追求個人利益時,往往會出現損人不利己的情況。

                      電影中的情景跟囚徒困境稍有不同:合作則收益為零、損失為零;不合作則一方獲利、一方受損。在零和博弈中,鄭開司目的是規避損失,而張景坤的目的則是擴大收益,自然也就做出了欺騙鄭開司而讓自己獲利的選擇。

                      有趣的是,在現實中,囚犯比非囚犯更愿意選擇合作,這可能是因為他們的合作或獲得更大的收益。這也解釋了在“命運號”這樣監獄一般的賭船上,鄭開司與李軍、孟小胖的合作,以及其他人之間的合作關系。

                      最后通牒:鄭開司與張景坤的第二次博弈

                      當鄭開司再次遇到張景坤,張景坤只差一點就可以達到自己的目的:有足夠多的籌碼(星星)、并順利打出所有的牌。此時鄭開司也不再是剛上船時的菜鳥,張景坤想獲得他想要的必須要付出一定的權益。因此張景坤提出用自己的星星交換鄭開司手上的一些牌,這樣兩人都可以安全下船且有收益。雖然是利益交換,但從本質來看,也跟最后通牒游戲有相似之處:為了讓響應者接受條件,提議者讓出部分利益,以換求雙方最終利益最大化。如果雙方都以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動機考慮,提議者會提出給自己盡可能多的分配方案,而響應者則會接受任意的分配方案。

                      小知識:最后通牒游戲(ultimatum game)

                      在該博弈中,參與的一方(“提議者”)提出一種任意的獎金分配方案,另一方(“響應者”)可以有權接受或者不接受該方案。如果響應者接受該方案,雙方可以按照提議者的方案分配金額。如果響應者拒絕該方案,則雙方都將會一無所獲。

                      如果你是提議者,你會如何分配?

                      如果你是響應者,你會接受怎樣的分配?

                      在實驗中,提議者平均會將獎金的40%分給對方,而有50%的響應者會拒絕僅獲總額20%左右的收益。在電影中,鄭開司同樣也沒有接受張景坤的條件。也就是說人的決議并非按照絕對利益最大化來進行決議。會導致未按照絕對利益的原因在心理學上有不同的解釋。比如“規避不均”,其內核是嫉妒和內疚本能。人們不僅關心自己的收益,還關心自己與他人的差異——既不愿比別人分配的少而感到嫉妒,也不愿比別人高而感到內疚。提議者正因為了解自己的內疚,同時以己度人知道對方存在嫉妒,因此不會將分配方案制定得過于偏向自己;響應者也不會同意過于極端的分配方案。

                      但這種理論并不能解釋鄭開司的選擇。這時響應者考慮的,不僅是是否公平,還有對提議者動機的歸因。如果將提議者提出的分配方案歸因為惡意或者故意行為,就會增加響應者反對分配方案的可能性。

                      獨裁者游戲:鄭李聯盟與孟小胖的最初合作

                      李軍是鄭開司在“命運號”上唯一認識的人,也正是害鄭開司上船的人。由于是朋友,兩人馬上結成了聯盟,但為了取得勝利,他們還要再找一個人入伙,這個人就是孟小胖。在三人同伙成立之后,馬上就取得了第一輪的勝利,這時候鄭開司要做一個決定:是自己拿著全部的牌和籌碼再去賭博,還是把牌和籌碼分給其他兩人。這看起來就是獨裁者游戲的翻版。

                      小知識:獨裁者游戲(Director’s game)

                      獨裁者游戲與最后通牒游戲有相似之處,也是兩個人進行獎金分配,提議者提出兩人間獎金分配的比例,但是響應者沒有“一票否決”的權利,也就是無論響應者同意與否,提議者都能獲取自己分配的獎金。

                      那么這時,如果你是提議者,你會如何分配獎金?

                      與最后通牒游戲不同,獨裁者游戲不存在“魚死網破”的情況:提議者不用擔心響應者“一票否決”,響應者得到多少完全在于自己的一念之間。在實際的心理學實驗中,提議者平均會給響應者20%的獎金,自己保留80%。

                      在電影中,鄭開司在完全掌握分配權的時候,還是將籌碼進行了公平分配。他的同伙李軍曾提出不同意見:因為不信任臨時入伙的孟小胖,所以提出籌碼還都由鄭開司掌握。鄭開司和李軍的判斷顯然都不是單純的“分配獎金”,李軍受到了對于響應者此前行為的影響、而鄭開司則是考慮到了未來三人利益的最大化。實際上,給響應者更多收益的做法是一種利他行為,而這種利他行為可能帶來的是總收益的增加。也就是說,這里不再是零和博弈,而可能出現1+1>2的情況。

                      有限理性決策

                      從上面的幾個例子中我們已經看到,人們并不按照“利益最大化”的經濟人原則進行完全理性的決策。諾貝爾經濟學獎獲獎者司馬賀指出,人是“有限理性”的。研究者們也屢屢發現,決策時人們常常會違背理性決策原則,更慣于使用“啟發式”的方法、根據已有的經驗進行判斷。

                      有很多情況可能會影響人們在博弈中的“利己”或“利他”行為,除了上面所說對于博弈游戲中其他對手的判斷之外,自己的內在動機也可能影響行為。比如社會地位需求越高,人們會做出更多的利他行為。這可以看成是一種交換:為了提高自身的社會性需求,人們會表現得更加慷慨大方,而當社會地位需求低的時候,人們則會表現得更加自私自利。

                      對于環境的分析也可能影響決策判斷,比如在不確定的情況下,更多的人會選擇合作而非競爭。實際上,根據理性的判斷,在不知道對方是競爭還是合作時,自己采取競爭,才能取得最大利益。之所以人們在不確定時更愿意采取合作,研究者認為,這是由于“不確定性”干擾了人們的因果思維,而“合作”在人類進化中起到的積極意義,使得人們更傾向于與人合作、而非競爭。

                      再上船,鄭開司還會面對哪些挑戰?

                      如果看到影片結尾的彩蛋,你就會知道,故事還遠未結束,鄭開司還會回到“命運號”開啟新的賭局。那么從以上實驗在心理學中已經有的研究中,我們可以預測一下,哪些“變數”可能會在后續中出現,導致游戲中個人選擇的改變。比如在這部中,“命運號”上所有的賭客都是男性。那么如果出現女性,情況會有什么變化?

                      我國的研究發現異性之間可能更容易產生信任,并且進一步有更多的合作行為。根據光環效應,漂亮的人往往會被認為具有更多的積極品質,比如更聰明,因此研究者也對目標的漂亮程度進行了控制。通過圖像軟件,對面孔的漂亮程度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改變。正如光環效應所假設的,漂亮的面孔被認為更可信任。而在控制了目標個體的漂亮程度之后,研究發現,無論是態度、行為傾向和真實的行為,男性都更傾向于信任女性,而女性也更傾向于信任男性。對于同性之間,相比男性對同性的信任,女性對同性的信任度更高。

                      這個結果顯然和西方不同:在西方的研究中發現,男性更信任陌生男性,其次是兩性之間,女性最不信任女性。在最近一項對科研人員合作態度的研究中,在接到陌生人提出的請求時,男性科研人員更傾向于向男性分享學術成果。這可能源于“男性戰士”假說:在狩獵時代,男性之間需要通過彼此合作來取得狩獵成功,因此從進化學的角度,男性更愿意在工作中進行合作。而作為收集者的女性,并不需要與其他女性進行合作,反而在撫養后代方面需要得到男性保護,并對其他女性“嚴防死守”,因而更不容易合作。

                      但是,也有研究發現,在對待上級時,女性下屬更尊重女性上級,工作也更努力。根據社會身份理論,人們傾向于更信任和自己具有相同社會身份、有相同屬性的個體,這種群體內的信任與合作,在與外團體發生競爭時更為顯著。由于女性在工作場合往往因為性別而受到限制甚至受到歧視,因此同樣受到外界壓力下,女性之間更能感同身受而產生合作行為,產生類似“蜂王”與“工蜂”的緊密聯系。

                      除了性別、文化、上下級關系之外,年齡也可能影響信任。研究顯示相比壯年人,老年人更容易輕信他人。其實這點在這部電影中已經有所體現:有一位提前出局的老人就是被他人所騙,成了別人的工具。

                      作者: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 王日出

                    本文是中國數字科技館(www.aiamp.net)原創內容,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否則我們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
                    [責任編輯:王煥君]
                     收藏:0
                    分享到:
                    文章排行榜
                    ©2011-2021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